第27章 风暴 3

***

赵阳云下手把萧氏解决在赵泰的预料范围内。

不过,赵阳云对外公布萧氏身患传染病隔离在和鸣院却是愚蠢至极,为了所谓的脸面让族内人心惶惶,日子一长,萧氏不露面,同样惹来猜疑,到时借机生事的人肯定不会少。

他把墨香喊了过来,从她口中得知了和萧氏苟且之饶身份。

王腾,赵家酒楼管事,萧氏的侄子。

“真是精彩的好戏啊,估计过几就能听到王腾辞退管事之位回老家的消息了。”赵泰站在窗棂前,清冷的月光洒在他脸上,宛若铺上一层银霜,院中不时响起几声蟋蟀的鸣叫声,让寂寥的深夜显得没那么冷清。

此事从头到尾用的不过是一味白雾花而已,先前赵泰去药房取补气散修炼顺手从那堆还未曾处理的草药中折了段白雾花。白雾花花籽有剧毒,能腐噬血肉;而花瓣则是有催情的作用;这味草药唯一可用的就是花梗,是凝血散的必备药材。

福伯不过是个最低等的药师,知道花籽和花瓣的作用微乎其微。话回来,即便他学识渊博,也断然想不到毒是下在赵秋的银耳莲子羹中,而并非是祛疤散。

包括福伯,赵阳云等人都是先入为主,认为赵秋毁容唯一能出问题的点是在祛疤散上。加上萧氏自作聪明在祛疤散内加入生石灰粉,变相的帮赵泰洗脱了嫌疑,倒是为他省了不少心。

墨竹没能回来,赵泰的承诺也就作废了,对此,他也没什么好愧疚的。无论她能不能成功回来,她都得死,就像那个收了银子去报信的下人一样,暴毙而亡。

只要死人,才不会话。

夜色薄凉如水,赵泰身着青色薄衫,却感受不到丝毫凉意。

...........

翌日清晨,赵泰和昨一样背着长剑往山上走。

从城内到封陇山脉边沿足有六里,以他的脚力到那处山头也得耗费几盏茶的功夫。城外的乡间道上不时有挑着菜和货架的百姓进城,三三两两,肩膀都被压弯了一头。

赵泰目不斜视,沿着道上山。

他一路走到山巅,此时朝霞初升,正是紫气东来之时,是修炼紫霞神功的最佳时机。不过,他没和昨一样盘腿坐在青石上修炼,而是练起了同归剑法。

一遍一遍,直到汗流浃背。

半个时辰过后,赵泰擦了擦额间的细汗,收了长剑,眼睛不动声色的往一个方向看了眼,默默向山下走去。

“老刘,再多留你些日子吧...”

....

书房,

赵阳云把碧鳞针秘籍放下,长长的吐出口浊气。他的资质并不高,碧鳞针和赵家祖传的灵蛇拳相差不多,在他眼中自然是高深的功法。能够将其尽数领悟,赵阳云心中亦是有些得意。

此时,门外响起三长两短的几下敲门声,刘四直接推门而入。

“如何?”赵阳云抬头问道。

“长公子只是在外练剑。”刘四恭声回道。

“哦?”赵阳云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家中不能练剑偏要到山里面去,实在是蹊跷,他练的是什么剑法?除了练剑还干了别的什么?”

“是伍牧的同归剑法,练了半个时辰后,直接下山了。”

“那就奇怪了。”

赵阳云皱着眉头,一时不知其中涵义。

“或许,长公子只是喜欢清净。”刘四道。

“也是,哪个人没点自己的怪癖呢,比如我,就喜欢待在书房内想事情,他这点倒是像极了我。不过,你还是多跟他几,确定一切正常后就着手出发捕捉冥灵蛇。”

刘四行了一礼,悄然退了出去。

赵泰回到赵家,直接前往数日不曾前去的演武场。伍牧坐在树底下,远远看见他过来,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场中,家族子弟们均是在认真的修炼。

“哥哥,你早上去哪儿了?我来找你,你院中的下人你很早就出去了。”赵元思提着木剑跑上来,好奇问道。

“出去走走。”赵泰自然不会把行踪透露给他,随口敷衍道。

“刚才伍教头传了修炼淬骨境的法门,我们能够去药房领丹药辅助修炼了。还有,二伯亲自过来,把族中的灵蛇拳也传了下来,你没来,真是可惜了。”赵元思一脸惋惜,随即笑道:“不过也没关系,弟弟都记得清清楚楚呢,待会儿我把秘籍口诀抄一遍让人给你送过去。”

“如此,那就多谢我的好弟弟了。”赵泰拍了下他肩膀,心中暗笑:“你热情的样子真是处处透着阴谋的气息,让人一眼就能看透。什么时候你才能长大啊,我的蠢弟弟。”

“对了,本月的修炼药物我早已领过了,你不记得了?”

赵元思啊了声,神情一滞,挠头笑道:“不心忘了....那..哥哥你还要灵蛇拳的修炼口诀吗?还是,你直接问父亲?”到最后,他眼中的妒色一闪而逝。

先前在大厅议事,赵泰提前领取修炼物资的事情就被曝了出来。那时他便想到,赵泰之所以会提前去领修炼物资,肯定是得到了炼体三门的修炼法门。能够把法门给他的,便只有赵阳云了。

“父亲还真是偏心啊。”

...

赵泰点点头,微微笑道:“自然是要的,伍教头可不会灵蛇拳。”

“原来是伍牧啊。”赵元思心里稍微好受了些,不过却又分外疑惑,怎么看,伍牧和赵泰也一副不熟的样子,竟然肯坏规矩把修炼法门提前告诉他。看来,伍牧也是个趋炎附势的人....

“慢慢猜去吧。”

赵泰一眼看透赵元思心里的想的什么。他这个弟弟,心思深沉,完全继承了赵阳云的多疑性格,想让他抓狂其实很简单,只需要些模棱两可的话稍加引导就好,剩下的,赵元思自己就能脑补出百万种可能。

远处,赵蕊一剑一剑的劈出,神情专注,一丝不苟。

赵泰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转而看向别处。

“明面上的敌人不可怕,怕就怕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咬饶敌人。大姐....你什么时候回忍不住出手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