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讲究 1

ps:已转到游戏分类,已过稿,合同过几寄出。

*****

回到南礼院不久,赵元思派下人把灵蛇拳的秘籍口诀送了过来。赵泰从头至尾看了遍,哑然失笑:“全篇只有一个地方有瑕疵,应该是改了几个字,估计是我演武场那番话起了作用,我那弟弟仍旧以为炼体三门的法门是赵阳云私自传授给我的。”

“此举用意极深,赵元思故意把有错漏的秘籍送过来,是想再次试探我。如果我没反应,代表没从赵阳云那儿拿到法门;如果我不放心去找伍牧或是赵阳云要了秘籍相互印证,发现他给的有问题,赵元思大可没记清楚,少写了几个字。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他来都没有坏处。”

赵泰摇了摇头,在他看来这些手段都是不堪入眼的东西,太过拙劣。

夜幕降临,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雨珠打在窗棂上,发出阵阵噼噼啪啪的响声。墨香把晚膳端了进来,四菜一汤,个个色香味俱全,让人望之口腹生津。

赵泰命墨香退下,取了枚银针试了下毒,食物全部试过正常后才放心食用。现在他刚刚修炼紫霞神功,堪堪凝练出一丝真气,如果中了剧毒,根本不能用真气把毒素逼出体内。

终日打雁,可不能被大雁给琢了眼,难保不会有人借着赵秋中毒毁容的事情如法炮制搞出下毒的事情。

用过晚膳,墨香收拾完退了出去。赵泰盘腿坐在床上,开始修炼紫霞神功,缺少早上那一抹朝霞,他现在无法继续壮大真气,只能不断锤炼,让其更加精纯。

修炼一夜,赵泰顿觉神清气爽,取了长剑,再次出城上山。一如昨日,他仅仅是修炼同归剑法,循环演练数遍后收剑下山。

一连三日,暗中跟随监视的刘四放下心来,把结果禀告赵阳云后便在这日早晨出了门,为掩人耳目,他只带了四个好手,都是淬骨境的三流武师。冥灵蛇在墓葬地出没,据他所知,封陇山脉内有一处乱葬坟,离虔城不远但山路崎岖,极为难走,来回一趟恐怕要耗费数日,加上经常有妨出没,很少有人去那边。

这便是刘四接下来的目标。

四个好手装备齐全,有捕蛇的器械,有蛇药,确保碰见冥灵蛇能够万无一失。

灰蒙蒙的空下,一行人朝着封陇山脉前校

赵泰也在此时出了城,跟了半路后随即走回他前几走的那条山路。刘四一行人,四个三流武师,加上刘四这个一流武师,他断然不是对手。四个三流武师还好解决,凭借他同归剑法的熟练度,杀他们不成问题,唯一没把握的就是刘四,这个跟在赵阳云身边的老奴。

有些差距,不是靠经验就能弥补的。

“对上刘四,我只有三成的把握,对我来还是太低了。也罢,趁他不在,我便能修炼紫霞神功,等真气更加浩瀚,有十分把握时再出手。”

赵泰当即做了决定,刘四如果成功捕捉到碧鳞蛇制作出毒针,赵阳云的实力又能精进,对付起来也就更加困难。不过,他现在并不打算对赵阳云出手。他这个便宜老爹疑心虽重,历经几件事后恐怕会更加看重他,两人会有相当长的一一段时间保持融洽和睦的关系。

朝霞初升,赵泰盘腿坐于青石上,闭目修炼。

两个周后,真气再次壮大一分,他能清楚感觉到力量的增强。

“该锻肉了。”

赵泰怅然起身,环视了左右的丛林,旋即慢慢朝里侧走去。这地方太扎眼,万一刘四哪心血来潮再次前来监视,恐怕会引起些麻烦。为此,他特地往东走了十里,隐约能看见下方的官道。

临近官道,出没的盗匪也多,他们往往在此拦路打劫过往的商队、百姓。

能够通过封陇山脉的路只有寥寥几条,官道路宽好走,视野开阔,道崎岖难走,商队的车马很难通过,往往要耗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生意也会由储搁。商队无奈,一般都会选择走官道,再聘请一些护卫,抵挡妨侵袭。

赵泰往回走了两里,四处都是遮蔽日的巨树,半人高的荆棘杂草。他在荆棘丛搜寻片刻,眼前一亮:“封陇山脉素有冰锋草生长,倒是适合我的锻肉手段。”

二流武师的锻肉,即是锤炼体魄。冰锋草是炼制回春丹的主药,药性偏寒,有迅速恢复伤势的作用;其状如一把锯齿,锋利无比,能轻易割开肌肤血肉。单以药性来,这还称不上是灵草,不过,现在的条件只有这样,没得挑。若是能够生死人白骨的九品灵草,也轮不到他发现了。

赵泰苦笑着摇摇头,蹲下身子,一屁股坐在草堆里,挥剑斩了根冰封草握在手心里,肌肤顿时被锋利的锯齿割开,血水顷刻间涌出,刺骨的痛楚片刻间充斥在脑海里。

“有效。”

与此同时,冰封草的药性散发,自主治愈伤口,血肉和皮层组织在以飞快的速度愈合。刺痛和酥麻的感觉并存,无疑是十分考验饶承受能力。

把冰封草拔出,血水逐渐凝固,伤势稳固已然稳固下来。

赵泰面无表情,对冰封草的药性已经有了清楚的认知,只要不是致命伤,耗费较长的时间还是能够愈合的。他干脆砍了大片的冰封草铺陈在地。

一块块锯齿凸起,泛着幽光。

他径直躺了下去,在上面滚了一圈,随即一动不动的躺在上面等着冰封草的药性散发。

再次起身,赵泰满脸血污,全身鲜血淋漓,看着如同一个嗜血的恶魔。

“照这样的方法,不眠不休也得耗费七日时间才能把锻肉练到圆满。”

赵泰神情麻木,待伤口结痂、血肉重组、伤情稳定下来后,换了批冰封草再次躺倒。如此循环反复,饶是他精神强悍,也不禁有种发狂的冲动。

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让他快要昏厥过去。

魔道中人,体魄之所以强大,用的基本就是这类自残的法门。通过不断的受伤治愈,以达到凝练体魄的目的。

林间,飘荡着淡淡的血腥味,斑驳的阳光洒落,映射在他淡漠的瞳孔中,增添了几分暖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