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讲究 2

苍茫的林海中,血色弥漫。

一地的冰封草锯齿上鲜血淋淋,旁侧躺着个面容苍白的褐发青年。

“体魄增强了,不过,此处生长的冰封草也被用光了。”

赵泰揉了揉太阳穴,挣扎着坐在地上。他低眉扫了眼地上的冰封草,就地挖了个土坑,把已然成了废料的冰封草用长剑斩成碎泥一脚踹入土坑中,填土,踩实,转身离开,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讲究人!

时间匆匆而过,一晃三日。

每日清晨赵泰都进封陇山脉寻找冰封草磨炼体魄。简单的事情重复做,收到的成效或许会超乎想象,经过几的修炼,他的体魄已经达到一种可怕的地步,冰封草的锯齿已经不能割开他的肌肤,重重一划,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赵泰斩下一堆冰封草,开始用长剑切割血肉。

把先前的流程重复一遍后,他怅然起身,整个饶气势变的更加内敛。

“以我如今的体魄应该算是锻肉圆满了,而且和大部分人相比,体魄都要强上不少。”

赵泰讲究的把用过的冰封草废料埋入土坑中,眼中精光流转。

现在,他可以是到了炼体三门的第三境-凝血。

凝血境是凝练体内血液,需要辅助凝血丹修炼,别是赵家,即便是以药材为营生的姜家,一个月都不能炼制出两炉。首先,炼制凝血丹的药材都十分名贵,虔城各大家族都没有如此深厚的底蕴能够日以继夜的开炉炼丹;其次,凝血丹极难炼成,加上几大家族手下都请不起厉害的药师,自然是产量稀少。

赵家的福伯,一个月只能炼制出一炉凝血丹,且需要耗费十副药材,成功率只有可怜的百分之十。尽管如此,福伯在家族中的地位也很高,可见,一名优秀的药师在南岭皇朝多么受重视。

赵家每个月的凝血丹首先是供家主等凝血境的武师用,逐一分下来剩下的估计只够下一辈的子弟分到一粒。

“我应该是最快入凝血境的子弟,他们的那份现在刚好给我用。”

赵泰微微一笑,背着长剑往山下走去。

行至半山腰,前方一道背着行囊的人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刘四?真是空不作美啊,竟然让你碰见了我。”

赵泰低声笑了句,快步上前。

刘四很敏锐,赵泰尚未走到近前他已然回头。

“长...长公子?”刘四一脸诧异,他监视过赵泰数日,以往这个时辰赵泰都已经在赵府了,今却是出乎意料的晚了近半个时辰。

“见到我很意外吗?”赵泰微微笑道。

刘四很快回复从容:“长公子整日在院中闭门不出,在外看到确实很意外。”

“你背上背的是什么呢?”赵泰不动声色的扫了他一眼。

“一只野兔,打回去打牙祭。”

“哦?正好我有些饿了,不如我们就在这儿吃了怎么样?”

刘四讪讪笑道:“这是家主要的...长公子如果想吃,晚些时候老奴再去山里捉便是。”

“既然是父亲的,我也就不夺人所好了。”赵泰微微颔首。

“多谢公子体谅。”

刘四行了一礼,转身便走。

与此同时,一道寒光惊现,从赵泰手中斩了出来。

剑光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瞬息间将刘四的后背心洞穿。

刘四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赵泰会忽然发难。赵泰前些日子才刚修炼,而且据他观察,赵泰现如今不过是三流淬骨境,剑法练的倒是娴熟,可断然不是他的对手。

也正为如此,刘四压根没有防备,让他想不通的是,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樱

惊骇!恐惧如潮水般涌入心郑

“你最不该做的,就是把后背留给别人。”

赵泰缓缓抽出长剑,血珠顺着剑锋滴在脚下的土壤中,黑土地宛若染上一层艳红色的染料,分散蔓延形成一个暗红色的圈。

“为....为什么?”刘四捂着和后背心对应的伤口,踉跄着跌倒在地,胸口剧烈起伏。

“看您也是个讲究人,那就如实和您了吧。”赵泰举起长剑,手指轻弹,沾着血渍的剑身发出一阵轻吟。“第一,你背上背的是冥灵蛇吧,那是我想要的东西,碧鳞针并不只是赵阳云会;第二,你三番两次监视我,害我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关键是耽误了我的修炼进度;综上,你该死。”

“最后,答疑。很意外我能杀了你?因为我现在是凝血境,你老眼昏花,看不清了。”

几句话完,刘四怒目圆睁,眼眸中神色复杂,有震惊、有愤怒、有恐惧....他心中憋着的那口气也由此溃散,哇的出一大口血,倒地身亡。

“抱歉了。”

赵泰面无表情的用剑拨弄了下刘四的衣襟。

几两碎银,一瓶回春丹,一粒凝血丹,除此别无他物。

“身家颇丰啊,看来赵阳云还真是非常看重你,竟舍得拿凝血丹给你一个下人用。”

赵泰冷笑了声,剑锋一挑,那只鼓囊的麻布行囊登时被挑起。他打开一道口,一股阴冷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里面装的,不是冥灵蛇还能是什么?大概数了下,有十多条。

去时刘四一行五人,回来只剩刘四一人,用四个饶性命换来了这十多条蛇,代价可谓是惨重。

“刘四啊刘四,你运气实在不佳,我本不想从你手中取蛇,没想到你偏偏撞上门来,我也会很无奈,你扰乱了我的计划你知道吗?不过没关系,我是个讲究人,会把你尸体处理好的。”

赵泰把麻袋系在腰间,拖着刘四的尸体进了丛林。

封陇山脉的树木遮蔽日,即便是边沿地带,也是古木参。他随便找了株数人环抱的巨树,促动真气挥剑在树干上挖出个凹槽,随后和处理冰封草一般把刘四的尸体斩成数段丢了进去。

把树表皮归置回树干凹槽处,虽一眼便能看出痕迹,可也算是入木为安了。相信刘四九泉之下得知不必暴尸荒野,应该会很是欣慰。

半刻后,山中响起一道嘹亮的歌声,一青衫少年背负长剑,腰系麻袋,神采飞扬的往山下而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