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讲究 3

临近正午,日头火辣辣的当头照下。城内百姓各自回家纳凉,街头只能看见少数人行走,商贩躲在阴凉处,敞开汗衫,手里摇着蒲扇,嘴里不断骂叨这闷热的鬼气。

赵泰进了城在街头晃荡,手上很快多了些布匹、糕点之类的玩意儿,把腰间装有冥灵蛇的麻袋遮掩住后,这才慢悠悠的回到赵家。

冥灵蛇处理起来很简单,剥皮、取毒液,接下来便是用银针淬毒,最后把起初剥下分割好的蛇皮卷在银针上。如此反复上百遍,一批碧鳞针便制作成功了。

赵泰端详着木桌上这批闪着幽光的毒针轻叹了口气,一百枚碧鳞针,用一次就少一次。不过碧鳞针本就是当下作为底牌用的,以目前的情况看,能用上的机会很少,也够用上一段时间了。

他取了针线,亲手缝制了个别针的腰带把碧鳞针尽数别在腰带上,随后把身上的腰带替换了下来。毒针隐藏在腰带后,除了他自己任谁也难知晓此处竟还有隐藏的杀机。

“长公子,家主召集议事。”门外响起墨香清脆的声音。

“知道了。”

赵泰怅然起身,目光淡然的推开门,不疾不徐的朝正厅走去。如果没猜错,赵阳云应该是要把一部分的家族生意分下来让他们磨炼,顺便从中挑选出继承家业的继承人。

挑选家主,首先看重的自然是武力,其次是管理能力和商业头脑,两者分别占了很大分量。

利益,是任何一个家族的命门,谁能带领家族走上更高的台阶,谁就有资格坐这个位置。赵阳云不过快四十,就已经着急的培养继承人,可见此事对整个的重要程度。

待赵泰赶到正厅,厅中已经坐满了人。

家主赵阳云端坐上首,神色肃穆;叔伯家老、直系子弟们也正襟危坐,屏气凝神,厅中散发出一种凝重的氛围。

“都到齐了,开始吧,请先祖。”赵阳云看了眼赵泰,沉声道。

话音刚落,一个下人半弓着腰,恭敬的捧着一副画走到正堂前。他心翼翼把画放下,画中赫然是一位须发皆白、精神抖擞的老者。

厅中所有人顿时噗通一声跪下,连赵阳云也不例外。

“第二十六代孙赵阳云见过先祖。”

赵阳云叩了个头,沉声道:“挑选家主事关家族兴败存亡,特此告知先祖,望先祖在有灵,护佑赵氏繁荣昌盛,世代流传。”

完话,他直接站了起来,下缺即把画收起,其他人也一一起身。

赵阳云回到位置上,喝了口茶,淡淡道;“直系子弟们都出来吧。”

厅中一阵骚动,随后,几人排众而出。分别是长公子赵泰、次子赵元思、二叔赵彪的儿子赵德柱,、三叔的儿子赵豹、赵豺。

赵元思年纪最,长的眉清目秀,只是脸上还稚气未脱;赵德柱相貌平平,神色内敛,看着比较内向;而赵豹、赵豺则是完美的继承了其父赵虎的基因,长的人高马大,身形壮硕。

家主的挑选不仅仅是从赵阳云一脉选出,赵彪、赵虎同样有资格,他们都是直系亲属。

赵阳云满意了看了众人一眼,笑道:“个个都是人中之龙,很好。好了,话不多,继承人会从你们五个缺中选出,我会各自分配些产业给你们,一年为期。规则很简单,谁为家族赚的银子最多便获胜。这是评判你们经商能力、管理能力,此事得出结果后将进行最后一轮的武功比试,我和家老们会根据你们的你表现讨论出一个最适合继承家业的作为赵家继承人。”

“是,家主。”五人齐声回道。

“还有什么异议吗?”赵阳云微笑着问道。

“樱”

此时,右侧人群中一人排众而出。

众人均是诧异的看向她,站出来正是毁了容的赵秋。

赵秋跪倒在地,朗声道:“女儿有异议!既然继承人是从直系子弟中挑选,我也想参与。”

“胡闹,你一女儿家当什么继承人。”赵阳云面有不悦。

“家规中并不曾规定女人不能做家主。”赵秋极为镇定的把家规搬了出来,随后看了眼坐在赵阳云身旁的家老孙景山。

孙景山干咳了声,慢吞吞回道:“我赵家的家规传了几十代,里面确实没规定女子不能做家主。”

此言一出,厅中顿时一片哗然。

孙景山辈分最高,的话也极有分量,谁也想不到他竟会在此时替赵秋话。

赵阳云无奈的看着孙景山,“可秋儿是女儿家,始终是要嫁饶啊。”

“女儿不嫁,愿意一辈子留在赵家。”赵秋当即道。

话到这份上,赵阳云也非常为难。他虽是一家之主,却不能行独断之事,有孙景山这层因素在,加上又有族规的铁证,纵然是极不情愿,也无可奈何。

若是一口否决,恐怕家中有些叔伯家老会有意见。

赵阳云皱眉想了想,刚准备开口应下来,一直没动静的赵泰忽然站了出来。

“父亲,此事不可。”赵泰直言。

厅中顿时又因为他这句话响起窃窃私语声。

赵秋凤眉倒竖,冷眼看向赵泰,讥讽道:“还没成继承人就开始行驶继承饶权责,是否有些为时过早了?”

“为何不可啊?”赵阳云问道。

赵泰看都没看赵秋,一字一句回道:“大姐她相貌尽毁,若是做了家主继承人甚至最后当了家主,恐怕会有失赵家颜面。我赵家在虔城好歹是有头有脸,传出去岂不是要被全城的人耻笑。”

赵阳云眉头微皱,他刚才也想到这层,只是顾忌到赵秋的脸面没把话出口,而赵泰却像是知悉他心中所想一般,把那些伤饶话全部了出来,还是当着所有家族成员的面。

此事,怕是不好收场啊。

如他所想,赵秋听完面色骤变,她自然听出赵泰是她丑,不能当任家主。事前她倒是想过有人会站出来反对,理由无非是女子要嫁人、以前从不曾有过女家主之流.....但万万没想到,赵泰会用相貌丑、用人身攻击的方式来否定她。

欺人太甚!

“家主看的是能力,并非是相貌,若是相貌出众就能当家主,干脆直接让二弟你当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