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直言 1

“大姐的哪里话,若是可以,弟弟把家主之位让给你又如何?我们是一家人,血浓于水的家人。”赵泰朝震怒的赵秋微微一笑,话锋一转:“只是,家主事关家族兴亡,并不是弟弟能断夺,此事还得看父亲和众位长辈的意思。”

赵秋心中冷笑不止:“家人?亏你的出口。”

她正欲话,上首的赵阳云却是一摆手,沉声道:“家族并非是儿戏玩耍的地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乃是铁律,秋儿你便不要参与继承人之争了,待为父给你寻到一位好人家定给你备上一份丰厚的嫁妆。”

“我不服。”赵秋顿时急眼。

“拉下去,妇人议事成何体统!”赵阳云大手一挥,即刻有两名二流武师进入厅中把面色狰狞的赵秋架了出去。这世界重男轻女的思想并不算深刻,毕竟强大的女武者也占了顶尖武者的大半,一般来,各家族对男女都一视同仁。只是赵秋赋并不算拔尖,加上相貌尽毁,如何能代表家族?

难道堂堂赵家之主都见不得人吗?

基于相貌这层因素赵阳云直接判了赵秋死刑,在座各位叔伯家老同样是这个意思。

女人,相貌出众便是赏心悦目,若是面目狰狞那就纯粹是膈应人了。

一场风波悄然消退,赵阳云被赵秋的任性胡闹搞得心情不佳,沉声道:“好了,你们自行抓取各自的产业吧。”

方才拿着赵家先祖画像的下人再次捧出个锦盒走到五个备选继承人面前。

锦盒通体呈黑色,上部凿出个只能容一手通过的洞。

“抓阄。”

赵阳云行事倒算是公平,分配产业下去也是用人性化的方法。

锦盒内有写着相关产业的纸条,每个抓取两个,抓到什么接下来便接手纸条上的产业。

作为长公子,赵泰第一个上前,潇洒的探手而入拿出两张纸条看了眼,随即朗声道:“九冠楼,青云赌坊。”

话音刚落,四处便响起一阵唏嘘声。

九冠楼和青云赌坊都是收益较低的产业,在这批拿出来供子弟历练的产业中算是最下等。前面刚到赵阳云用抓阄的方式彰显公平,可锦盒内的产业却是参差不齐,优劣尽樱对此,叔伯家老们都没有异议,培养继承人,便是基于考验每个饶能力,产业有优劣之分更能考究人。

这也不算是不公平,能让收益差的产业有所起色,能力能差吗?

赵泰对族内产业也有所了解。青楼、赌坊都是暴利产业,按道理青云赌坊应该不会太差才对,酒楼是细水长流的生意,利润也很可观,可他抓的两个产业只是属于末流,却不知是什么原因。具体情况还得接手产业才能清楚。

很快,剩下几人也依次抓阄。

赵元思抓的是一家青楼、一支商队;赵德柱是典当铺、商队;赵豹和赵豺分别是一家布庄、青楼。

综上看来,其他几人运气都不错,唯有身为长公子的赵泰略逊一筹。

“好,你们马上便去接手产业,各自努力吧。”赵阳云略微有些疲惫的摆摆手,众人便告退离去。赵泰也准备离开,临走却被他留住。

“泰儿,心中可有不满?”赵阳云对赵泰寄予了厚望,见他抓到的两个产业偏差也是哭笑不得,忙把他叫住准备好生指点下他。

“孩儿并无任何不满。”赵泰行了一礼,“既是家族产业,便没有优劣之分。孩子虽资质愚钝,却有几分雄心要将九冠楼和青云赌坊重新带回正常轨道。”

“好。”赵阳云眼前一亮,击掌笑道:“你有此心,为父也就放心了。”

“大姐那边还请父亲些好话,方才孩儿那番话并非是针对她,只是站在家族的位置上考虑。”

“嗯,无妨,亲姐弟之间哪有隔夜仇,秋儿会理解的。”

“那便好,孩儿告退了。”

赵泰转身离去,脸上浮现一抹讥讽之色。

没有隔夜仇?那才是见鬼了,估计赵秋现在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吧。

回到院中喝了盏清茶,赵泰又在院中练了遍同归剑法,剑法熟练程度也水到渠成的到燎峰造极的地步。熟练度和《江湖蟹的设定有关,熟练度越高,剑法的威力也越大。

相同境界,登峰造极比拼炉火纯青,只能是秒杀。

当然,具体还得结合内功、各种隐藏的暗器、一次性消耗的底牌才能分出胜负。所以,相同境界的人,谁也不能碾压,战斗方式的多样化成了相互制衡的一种手段。

越级挑战成了一种微乎其微的可能,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非常矛盾。

比方,一个二流锻肉的武师和一个一流凝血的武师比拼,两人均是修炼了内功。那么,已经凝血的一流武师也不一定有绝对把握将二流武师击杀。

因素不外乎上面提到的:剑招熟练度、底牌、内功,轻功身法,兵器品阶,妖兽品阶....

总的来,这种情况是少之又少,不是任何人都是主角模板。

赵泰如今是凝血境,剑招熟练度到燎峰造极,加上紫霞神功的内功以及碧鳞针暗器,即便是正面和刘四这样在凝血境浸淫多年的武师也不会废太多的力气。

刘四虽是赵阳云亲信,究其根本也只是个下人,能够得到的修炼资源极少,底牌的话就更无可能了,除非他暗中另有境遇,否则见到赵泰就只有死亡一条路。

微风轻轻拂过,赵泰收剑入鞘,青衫之上是张丰神如玉的面孔,眼眸之中如同深渊般幽静、晦暗,隐隐有种超然世外的气质,恰巧和院中的四君子相对应。

“君子之道,任重道远啊。”

他轻叹了口气,理了理衣襟,嘴角带着一丝淡然的笑容慢步走出南礼院。

出了赵府,在朱漆大门前恰巧撞见同样出门接手产业的赵元思一行人,几人意气风发,各自准备大展拳脚,见到赵泰出来,脸上都流露出一抹促狭的笑意。

“堂哥,不必灰心,若是酒楼揭不开锅可以到我这儿来吃饭。”赵豹人如其名,长着个豹子头,瞪着双豹眼,爽朗的大笑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