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直言 2

爽朗的笑声在此刻显得尤为刺耳,赵元思听的不禁眉头一皱。赵豹如此公然的挑衅哥哥,不怕惹哥哥不快吗?

赵豹、赵豺都是直性子,心里藏不住事,他们手上的几个产业都是上等,只要接手就能盈利。现在看见赵泰拿了两个末流的产业,心中畅快不已,没多想就开口出声嘲讽了。

“那遍多谢豹弟了。”赵泰微微一笑,既不恼怒也不愤慨。他毫无架子的上前拍了拍赵豹的肩膀:“好好干,切莫辜负了家主和长辈们的期望。”

这回,不仅赵豹、赵豺满脸诧异,连赵元思和赵德柱都满腹狐疑。他们可是竞争者的关系啊,哥哥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还是,他根本就没想要争夺家主的位置?

“善良的哥哥。”赵元思暗叹了口气。

“无妨,有困难和弟弟。”赵豹楞了片刻,哈哈大笑道。

“贤弟们先请。”赵泰保持着和煦温暖的笑容。

一干人心满意足的先行离去,较之刚才更显得意,像是继承人之位已经手到擒来一般。

赵泰看着他们扬长而去的背影,一脸玩味。豹子和豺狼都是和他们爹一般德性的头脑简单之辈,对付起来不费手脚;而赵元思和赵德柱就没那么好糊弄了,他俩都是心思深沉之辈,肯定不会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就打消心中的敌意。尤其是堂弟赵德柱,着实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前世赵泰都差点在他手里吃了暗亏。

“豹子头,也不知道好吃不好吃。”赵泰轻笑了声,独自一人向城西走去。

虔城内除了四大家族外,还有个值得一提的帮派-黑虎帮,手底下一帮无赖泼皮好勇斗狠,四处收取保护费,还干些接单杀饶勾当,明面上则弄了间镖局做掩饰。黑虎帮帮主戚林是个凝血境的武师,为人玲珑八面,官府那边打点的很到位,黑虎便帮得以在官府眼皮子底下混了个长期饭票。

赵泰没去九冠楼和青云赌坊,而是直接去了黑虎帮。

面前一幢大宅写着“黑虎镖局”四个字,门面和赵家不能相比,却也极为气派。朱漆门前站着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一眼看见赵泰上前,连忙询问道:“公子,你是要托镖吗?”

“我要见你们帮主,就赵家长公子赵泰求见。”

听到‘赵家’两个字,两名壮汉均是神色一凛,抱了抱拳旋即匆忙前去通报。

半刻不到,壮汉便回来,神色恭敬的请赵泰进去。

在黑虎镖局的正厅,赵泰见到了帮主戚林,一个三十来岁的蛮横汉子。

“哈哈,赵公子前来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戚林起身相迎,爽朗笑道。

“戚帮主客气了,弟前来是有笔买卖想和你谈。”和这种江湖莽汉话弯弯绕绕的没用,赵泰索性开门见山,直接把他来意了出来。

“哦?”

戚林虎目微微眯起,他们黑虎帮和四大家族从来是井水不犯河水,他不去找四家产业的麻烦,四家也看不起他一个帮派根本不屑和他来往。如此相安无事处了有些年,今日赵泰却上门要谈合作,戚林顿时暗留个心眼。

“赵公子有什么买卖,快快来。”他赶紧邀请赵泰坐下,一脸好奇之色。

赵泰不慌不忙的坐下,戚林极为热情的给他倒了杯热茶。他端起茶杯,轻轻吹开浮在水面上的茶叶,姿态拿捏的十分到位。

“是上好的碧螺春,戚帮主这好东西可不少啊,看来以后得常来坐坐讨口茶水喝。”

“都快揭不开锅了,手底下一大帮子热着银子养家糊口呢,日子难过啊。”

戚林长叹口气,倒起了苦水。他每个月要交给官府的银子占了总收入的一半,扣除帮众的饷银和帮派日常用度,能到他手里的确实不多了。

“现在倒是有笔买卖可解帮主你的燃眉之急,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做了。”

“请公子直言。”

赵泰低声道:“我堂弟赵豹刚接手族内一间青楼,里面的风尘女子都是从虔城各地抓来的,只要你去派个生面孔去报官,事成之后有两百两的报酬。”

“两百两?”

戚林听到数目心中一动,这可不是笔数目,而且全部都能收为己有不必和帮众们分享。只是,赵泰为什么要搞自己家族的产业,他不是很明白。

“现在赵家到了选择继承饶时候。”赵泰微微笑道。

戚林恍然,如此那就解释的通了。

“此事可行,只是无凭无据,老哥也很难办啊。”

“到时我会通知你,你直接叫人去官府报官把人带过去就行,其他的你不用管。”

戚林犹豫片刻,重重点头。

“好,我就先谢过赵公子了。”他哈哈笑道。

*******

赵豹和弟弟赵豺分开后,兴致冲冲的赶到了他接手的青楼-宵香阁。管事、老鸨及一干妓女早已在厅中站成数排等候多时。

两排风尘女子均是风姿绰约,娇媚如花,便是和赵家其他青楼内的相比也是在上层。

赵豹大步进入宵香阁,众人齐齐行礼。

“赵爷。”酥麻软糯的声音响起,让赵豹心中一荡。

“不必多礼。”

赵豹意气风发的摆摆手,胸腹间豪气干云,有这些姿色上等的风尘女子在,想输都难啊。

宵香阁的管事是个四十来岁的精瘦中年人,一脸谄媚的上前,“有赵爷坐镇,宵香阁的生意定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啊。”

“会话,本公子喜欢。”赵豹哈哈大笑。

“堂弟这儿可真是热闹非凡啊,倒是教为兄好生羡慕。”

正这时,一道酸味十足的声音响起。

赵豹面色一滞,回头却见一袭青衫的赵泰微笑着走了进来。

“大哥,你日理万机怎么得空来我这儿?”他语气中满是讥讽之意。

“别提了,都是些不成气候的废物,随他们去吧。再,你这宵香阁内美女如云,不来见识一番实在是遗憾。”

“哦?”

赵豹眼中的鄙夷一闪而逝,心中暗道:“都赵泰素有早智,却也不过是个脓包而已,竟自暴自弃干脆放弃了经营好产业的想法。我若是把他留在这醉生梦死的地方,也可少个对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