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直言 3

赵泰的目光在宵香阁数十位娇媚的风尘女子身上来回扫视,脸上满是炙热的欲望。

管事和赵豹对视一眼,上前一步轻笑道:“长公子,有喜欢的尽管挑。”

赵豹也附和道:“都是自家的产业,一句话的事情。”

“诶,我还是回去吧,若是父亲知晓我没去打理产而是在青楼中厮混,定是要失望的。”赵泰长叹口气,作势要走。

管事赶紧朝女人堆中一个最惹眼的妩媚女人使了个眼色,后者楞了片刻马上反应过来,莲步款款的追上赵泰,扑进他的怀里,娇声道:“长公子好不容易来趟,怎么舍得如此快就离开呢,烟烟还没和你几句体己话呢。”

赵泰低头看着怀中的姑娘,眼中滑过一抹痴迷之色:“自然是舍不得呢。”

“上面请。”管事笑眯眯的请两人上楼。

赵泰搂着烟烟上下其手,一副急色的模样。

看着两饶背影,赵豹嘴角微微上扬。

“不错。”他看了眼管事,赞叹道。

“还望赵爷多多提携。”

“嗯,带我去看看货色。”

“请跟我来。”

管事领着赵豹到了后院,打开一扇用铜锁锁住的房门,里面赫然坐着满屋子蓬头垢面的年轻女子,个个像是受了惊吓的竹鼠,相互依偎着不敢动弹。

赵豹迅速扫了眼,眉头微皱:“怎么还没调教好?

管事回道:“这一批都是刚抓回来的,估计还要些日子。”

“那个,我先试试成色。”赵豹指着一个明眸皓齿的姑娘淡淡道。

“是,赵爷。”

管事挥挥手,门外顿时冲进两个护卫进去把赵豹看上的那个姑娘揪了出来。

赵豹一把将她横抱而起,快步进了后院的房间,不多时,房间内便响起凄厉的哭喊声.....

管事和众护卫均是神色淡然,这种事情在他们看来再正常不过。

....

“长公子,烟烟来为你宽衣吧。”娇媚女子把赵泰乒在床上,娇滴滴道。

“不急。”

进了房间,赵泰眼中哪还有半分色中饿鬼的模样。他环视了眼闺房内的环境,伸手勾住这名叫烟烟的风尘女子,把她拉到近前。

娇艳的红唇和诱饶胭脂香味让人精神一震,他淡淡道:“想恢复自由吗?”

烟烟楞了楞,眼中浮现一抹喜色,她以为是被赵泰看上要带她回赵家,连忙回到:“奴婢愿意一辈子侍奉公子。”

“我不需要你侍奉,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就可以从宵香阁内出去,高海阔任你四处遨游。另外,我再给你一百两,当做报酬。”

“您是可以让我离开?”

赵泰微微一笑,“不想吗?”

“想,做梦都想,十二岁被抓进来那年就一直想。可是...”

“可是我赵家的护卫太过凶残,所以你不敢对吗?”

被中心事烟烟面色微红,点零头。

“被抓进来的女子关在哪儿?”赵泰低声问道。

“就在后院柴房呢。”

这答案让赵泰一愣,他真是高估了以前的管事,或者,赵家太过明目张胆,竟然连掩饰都不做,从各地抓来的女人就如此公然的放在后院柴房。

赵家和官府是有利益勾结,但他确信官府对此事并不知情。

赵阳云正是利用这层关系,一般官府不会闲得无事来查青楼中风尘女子的来源。市面上,奴婢买卖是常态,甚至很多家里揭不开锅的百姓会主动把女儿卖到青楼混口饭吃。加上赵家上面确实打过招呼,官面上的人都不会来为难。

“知道了,你且再待上两,本公子一向言出必行,到时自会打声招呼放你离开。”赵泰淡淡道。

“长公子的话奴婢信。”烟烟喜极而泣。

“嗯,叫吧。”

“啊?”烟烟一时没反应过来。

“叫,大声的叫,别忘了我上来干什么的。”

烟烟恍然大悟,连忙使出浑身解数叫了起来。声音抑扬顿挫,高潮迭起,一会儿似清风拂面,一会儿像暴雨骤临.....

曲终,烟烟满脸潮红。

“还要吗?”

“够了。”

赵泰算了下时间,估摸着有半炷香的功夫,理了理衣襟,径直朝门外走了去。

大厅内,赵豹和管事都不在,老鸨见他如此快就出来了,连忙陪着笑脸跑了过来。

“长公子可是不满意?”

“本公子还有要事在身,先离开了。”完,赵泰铁青着脸出了宵香阁。

老鸨看着他落荒而逃似的背影,撇嘴道:“应该是不行恼羞成怒了吧。”

*******

赵泰在街道上慢步,关于宵香阁囚禁姑娘的地点已经可以告诉戚林让他着手去做了,只是如今想来却是之前考虑的不周全。突兀的上门抓人,以知府和赵家的关系,估计会想要拿笔银子把事情化了。

他要的是一种压力,让知府也不得不秉公处理的压力。

念及此处,赵泰转身折返,朝赵家走去。

伍牧正在他独自的院落修炼灵蛇功,赵阳云在前些兑现了承诺,把内功心法传授给了他,并且已经把他的婚事敲定下来,未婚妻正是孙景山之孙女。

如此一来,伍牧算是正式捆绑在赵家的战车上。

灵蛇功在内功心法上属三品,和顶级的内功自然无法相比,但在虔城这弹丸之地,却已足够位列前茅。

赵泰进了院子,伍牧蓦然睁开眼,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他抬头见是赵泰,略微有些错愕,连忙起身行礼:“见过长公子。”

“嗯,有件事你去办下。”赵泰直接把事情吩咐了下去。

“此事有损家族利益,家主那边?”

“我不会在虔城留太久,日后,你可以是家主。”赵泰把身上的气息外放,淡淡道。

“凝血...境?”

伍牧一脸震惊,前段时间赵泰才刚修炼,如今竟已是凝血境的修为。再过段时间,岂不是要冲击先,成为虔城第一个先高手?

他恍了恍神,压下心中的悸动。

刚才赵泰的话透出巨大的信息量,如果还不能听懂他要干什么,那就真的白痴了。

“长公子要篡夺家主之位。”

伍牧不敢往弑父这面想,因为实在太骇人听闻了。

“属下马上去办,请公子放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