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计策 2

同夜,虔城大乱。

赵家所有的青楼管事尽数被官府抓走,其中包括赵元思、赵豹、赵豺。直系子弟当中只有赵泰和赵德柱两个没有青楼产业的人幸免于难。

官府铁血的四处抓人,让城内各大势力人人自危,观望到最后见只是针对赵家,均都是放下心来,幸灾乐祸的等待后续事态进展。

赵家,赵阳云震怒,当即召集叔伯家老们议事。

“官府突然针对我们赵家,肯定是事出有因,看来是其他几大家族想要动手了。”赵阳云脸色阴沉似水,如同只发怒的雄狮。

孙景山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抚须叹道:“刘卢把我们族内几个直系子弟都抓了,看来是不准备轻易平息事态了。事情刚发生之时我已派人去和刘卢谈,不过他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好个刘卢,真是欺人太甚。”赵阳云猛的一拍桌子。

厅中众人噤若寒蝉,赵泰面色平静的站在下侧,低头沉思。

这时,一直沉默寡言的赵德柱忽然上前几步。

“何事?”赵阳云问道。

“禀家主,午后长兄和赵豹发生过冲突。”赵德柱淡淡道。

赵阳云双眼微,叱喝道:“你什么意思?”

“根据侄儿下人汇报,长兄并不曾去九冠楼和青云赌坊,而是去了黑虎镖局。从黑虎镖局出来后则是去了赵豹的宵香阁,在那逗留了片刻,据还和那儿的妓女烟烟寻欢作乐。等他回去后不久,官府立马就派人去了赵豹的宵香阁捉人,此事极为可疑。”

赵德柱环视众人,语调平静,“一夜之间,三个兄弟被抓,最后得利的人是谁,我想不用我多了吧。”

话毕,满场皆惊。赵德柱的话无疑是在深潭中投下了块巨石,惊起惊涛骇浪。他明明白白的指控赵泰吃里扒外联合外人对付赵家,慈罪名足够让赵泰死上几百遍。

赵阳云还没开口,赵虎已然上前,一巴掌抽在赵德柱脸上,冷声叱喝道:“放肆,无凭无据你竟胡乱诋毁长公子,信不信我马上废了你这个逆子。”

赵德柱挨了巴掌,嘴角溢血,神色却仍旧平静,腰杆挺得笔直。

“你......”

赵虎气得浑身发抖,身上的腱子肉微微颤动,好会儿才平静下来。他为难的看了眼赵阳云,道:“大哥,德柱性子耿直,他既然如此坚持,想必是确有其事,也不知道泰儿去找黑虎帮究竟是什么事情。”

赵阳云心中冷笑,赵虎如此惺惺作态,其目的和赵德柱是一样的,都是为了逼迫他问责。

“泰儿,吧。”他看了眼赵泰,淡淡道。

赵泰朝众人行了一礼,一脸悔意:“孩儿去宵香楼确实是寻欢作乐,只因那叫烟烟的女人很合口味,一时没按捺住心中的欲望,便直接去了宵香阁。孩儿有负家族重托,实在罪该万死,请父亲降罪。”

“胡闹。”赵阳云瞪了他一眼,“万事还以家族生意为重,想要女人什么时候不能有?区区风尘女子哪当得起你赵家长公子垂青?”

“父亲教训的是。”赵泰连连认错。

“那你去黑虎帮又作何解释?黑虎帮素来和我们家族没有丝毫牵扯。”赵德柱再次问道。

赵泰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一脸无辜之色。

“黑虎帮一直是保持中立,我只是想和黑虎帮谈谈,看是否能把他拉入我们赵家的阵营。如今虔城内四大家族分庭抗礼,久久不能打破平衡,能争取到个中立势力很有可能就能把其他几个家族覆灭。我赵泰一心为了家族,还请叔伯家老们明鉴。”

“戚林那子油滑的很,看来你是没有收获了,其实我们早想过把他拉下水,可惜....你能想到这层确实不错...有心了。”赵阳云赞赏的看了赵泰一眼。

其他叔伯家老纷纷点头,在他们看来,赵泰这个年纪确实对女人没什么抵抗力,放下生意找女人也是理所当然。年轻嘛,有些缺点、不足很正常,关键是赵泰能想到拉拢黑虎帮,足以证明他处处为家族利益着想,有继承家主的潜力。

“孩儿惶恐。”赵泰行礼。

厅中气氛顿时缓和不少,但赵虎和赵德柱的面色却是铁青的可怕。

“行了,现在就剩下你们兄弟两个,还是少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下最重要的是先把元思他们捞出来,其次便是针对其他几个家族展开报复。”赵阳云冷静下来,转而看向孙景山,“待会儿我带些金银亲自去找下刘卢,他无非是想要银子。银子没了还能再赚,血脉断了却是于家族不利。”

“嗯,有理。”孙景山赞同。

“都散了吧。”

赵阳云一脸疲惫的摆摆手,让众人退了下去。

刘四数日未归,他身边连个话的人都没樱

“真是奇怪,到那处墓葬不过两日脚程,即便中间出了差池也该回来了。事情一件接一件,当真是不安分啊,既然你们想闹,我就让你们闹个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

咔擦,

一个茶壶直接被赵阳云捏的粉碎。

*******

赵泰回到南礼院,换上一身早已准备好的夜行衣,直接翻墙出了门。

街道上早已空无一人,唯有远处响起断断续续的打更声。

四周一片漆黑,赵泰完全融入到了夜色当中,悄然往姜家潜行而去。

此时,姜家仍旧是灯火通明,一片欢声笑语。

姜文柏宴请族内众人,赵家的事情对他们来无疑是件大的好事。青楼产业占了赵家大部分的收入,如今全部被知府暂时他查封,损失的银两是个不的数字。

“趁此机会,我们立马开几个青楼,把赵家的生意抢过来,到时候,哪怕他们重新开张,也比拼不过我们。”姜文柏灌了口酒,哈哈大笑。

“可是青楼不是赵家得产业吗?若是我们趁机抢生意,会不会引起两家大规模的斗争?”姜无道冷静的问道。

“以前是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玩各的,即便是看不过眼也是暗中使绊子。如今赵家即将倒台,我们若是联合其他两家,把他们一举击倒,青楼以后就只是我们姜家所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