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计策 3

姜文柏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联合李家、黄家一起出手对付赵家,到时再把赵家的产业瓜分,他把青楼这个暴利产业拿下应该不成问题。

“若是其他两家同意,我们这么大的动作,官府那边如何交代?”姜无道问道。

姜文柏微微一笑,回道:“刘卢不过是个贪财的狗官而已,我们拿出一部分产业分给他,你觉得他会出手阻拦吗?”

“话虽如此,可即便是一部分产业也是笔大数目,凭白无故的送给他真是不甘心。”

“付出微的代价就能把赵家搞垮,我们能获得的远非付出的能比,目光放长远些。即使是刘卢,也不敢做的太过火,若是城内各大势力联合反抗,他也不好向上面交代。”

姜无道沉思片刻,若有所悟。

姜家众人推杯换盏之际,李家家主-李福和黄家家主-黄晨赶到。两人入座和姜文柏商谈片刻,立马把事情敲定了下来。一行人各怀鬼胎,曲意逢迎,表面上乐乐呵呵,不多时已是酒至半酣。

晚宴散去,姜无道也喝了个酩酊大醉,在婢女的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向他的院落走去。

赵泰在姜家蹲守了一个多时辰,一直等到晚宴结束才从花丛中闪身而出,悄无声息跟了上去。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和一个家族为敌无疑是痴人梦,对上一个同为凝血境的姜文柏还好,再加上他们族内的子弟、供奉、护卫,单是靠人就能把他活生生累死。

除非是神仙般的人物,否则想以一人独对千军万马,无疑是痴人梦。

此时,正是姜家戒备最为松弛的时候,只有一名婢女送姜无道回院,正是最好下手的时候。

赵泰贴着夜色疾驰而出,迅如奔雷般冲了上去,一拳轰出。

姜无道如今已到锻肉境界,感觉到背后呼啸的劲风顿时醒了三分,及时将身旁的婢女拉扯到背后。

砰。

阴冷的拳头砸在婢女胸前,即刻便听到胸骨断裂的声响。

婢女呕出口鲜血,轰然倒地。

“有刺客。”姜无道大惊,连忙高声吼道。

“死吧。”

解决完一人,赵泰并无半分迟疑,施展赵家的灵蛇拳,一拳朝姜无道轰杀过去。

拳势忽左忽右,如同一条毒蛇般倾袭而上。

前世赵泰便是靠灵蛇拳在城内打出一番赫赫凶名,重生之后虽没有练习,却也能发挥出七成的威力。

森冷的拳风铺面而至,在姜无道瞳孔中蓦然放大。

砰砰砰,

瞬息间他胸口已然被命中三拳。

“灵蛇拳...你..是..赵家的人.....”姜无道哇的吐出口血,单膝跪在地上,眼中满是惊恐之色。

赵泰默然无语,刚才几拳已经把姜无道的心脉震碎,即便是神仙来了也回乏术。他当即头也不回的朝院墙外狂奔而去。

姜家火光冲,数十人匆匆赶到。

“少爷。”

领头的一个老者怒发冲冠,悲声怒吼,旋即迅速朝赵泰追了过去。他脚下生风,在原地留下几道残影,顷刻间就追到了赵泰近前。

“贼子给老夫留下。”老者抬掌虚按,想把赵泰拉扯回来。

赵泰顿时停下,回头一扬手,漆黑的夜色中一道碧光划过。

咻,

“暗器。”老者眼角剧烈跳动,如此近的距离他想闪避已是不可能,只能挥动手掌想把暗器挡下。

碧鳞针刺入掌心,他顿时闷哼一声。

“找死。”老者双脚微沉,在把暗器生生抵挡下后就想上前。蓦然间,他张嘴吐出口黑血,神色顿时萎靡下去,眼前一黑,一头跌倒在地。

赵泰冷漠的看了他一眼,翻身上了院墙,很快就消失在夜幕郑

不多时,刚刚上榻准备入睡的姜文柏被吵醒,迅速赶到。

他第一眼便看到姜无道跪坐在地,双目圆睁,已然气绝身亡。

“到底是谁?”姜文柏面色铁青,姜无道是他唯一的血脉,如今竟然被人暗杀,实在是岂有此理。他忙把姜无道放下,伸手扯开姜无道的衣襟,只见姜无道胸前多了三个漆黑的拳印,嘴唇发紫,面色晦暗。

“赵家,灵蛇拳。”姜文柏几乎是咬着牙把几个字出。

这时,几个护卫迅速上前,禀告道:“家主,薛供奉死了。”

“什么?”

姜文柏再度震惊,薛阳是他们姜家的一个老供奉,轻功在虔城举世无双,即便是他也不敢能追的上,如今竟然也死了。赵家会灵蛇拳的无非是直系子弟,可凭他们如今的三角猫功夫怎么可能杀的了凝血境的薛阳,即便是赵阳云亲自前来,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就把姜无道和薛阳一起杀了啊。

带着惊疑不定的神色,姜文柏随护卫走到薛阳的尸体前,顿时惊骇的无以复加。

面前的尸体已经不能算是尸体,而是化作了一滩浓水,连个人样都没了。

“好歹毒的武功。”

姜文柏大惊失色,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能够把薛阳轻易解决,若是直接出手对付他,他能有几成胜算?

姜文柏顿觉一股寒气从背后升腾而起,他左思右想,立马让人传令下去,把家族内的叔伯家老、子弟供奉纷纷召集过来。

一夜之间,姜家长子和一位供奉身死,在姜家引发起轩然大波。

整个姜家都笼罩着一片阴云,厅中众人心事重重,一脸沉默。他们前脚刚在商量联手对付赵家,后脚就被赵家人暗杀了两个重要人物。

姜无道是姜文柏唯一的血脉,重要性自是不必多;薛阳凭借着独到的轻功在姜家供奉里也是最厉害的存在,如今两人尽数被杀,连薛阳也被一回合弄死,敌饶强大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如果我没猜错,赵阳云已经先我一步到了先境界。”虽极其不愿承认,姜文柏还是咬着牙把心中的想法了出来。

众人闻言均是一惊,厅内一片哗然。

先之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虔城的势力划分要重新改写了。

一个先境界的武师,寻遍城内所有势力也找不到一个,即便是官府最强的打手仇洞也不过是凝血境巅峰。如果赵家出了个先,官府或许没事,他们几大家族肯定是要遭殃的。

“那就赶紧动手,立即和其他两手联手,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务必把赵家覆灭。”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开口道。

“是啊,如果不把赵家灭了,断然没有我们的存活之地。想想看,一个先境界的武师每躲在暗处,随时准备出来给你致命一击,即便是入夜我等也不敢安然入睡啊。”

其他人纷纷附和。

姜文柏阴沉着脸,沉默片刻,平静的道:“不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