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推动 1

“不可。”

姜文柏平静的话语响起,让族内众人均是一惊。

刚才那名德高望重的长辈眉眼一挑,瓮声问道:“为何不可?优柔寡断可是要葬送我们姜家的百年基业啊。”

姜文柏十分尊重这位长辈,起身行了一礼,温声道:“三叔公,你觉得我们能留下一个先高手吗?即便是集我们三家之力把赵家迅速覆灭,但那赵阳云若是想走,谁能挡住他?他走了我们还能睡得安稳吗?”

三叔公一阵沉默。

炼体三门和先境的差距并非是靠人数堆叠就能取胜的,赵阳云真不顾一切逃离,他们也无可奈何。

“那该如何是好?”

姜文柏咬牙道:“我去找赵阳云,和他联手,对付其他两家。”

所有人都被姜文柏的决定吓到了,赵家杀了姜家继承人,姜文柏竟然要和仇人联合。

“看。”三叔公也恢复了镇定,心中虽疑惑,却极力的控制着,淡淡问道。

“黄、李两家和我们已经达成共识攻打赵家,只要我和赵阳云布下陷阱来个瓮中捉鳖,我们内外夹击,定能让两家精锐尽扫。此举一能试探出赵阳云是否有先的实力,二能把其他两家拿下瓜分他们的产业,可以是一举两得。”

“与虎谋皮也得有相应的实力,要是赵阳云真有先的实力,在我们把其他两家覆灭时,他调转枪头顺手把我们姜家也解决了,到时可真就是让他一家独大了。”

“若真是那样,我们姜家就归附在他赵家之下,把产业都交上去,也能留下些血脉。”姜文柏仿似一下衰老了数十岁,他满脸疲惫的道:“只要有条生路,我的年纪还能再生几个。”

“好,就这么办吧。”三叔公颤巍巍的起身,已然认命。

姜家众人即刻筹备起来,把府中的精锐尽数召集,而姜文柏则是秘密前往赵家求见赵阳云。

赵阳云刚从知府刘卢那儿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听下人汇报姜家家主求见。他在刘卢这碰了一鼻子灰,那狗官油盐不进,打着太极,收了他一千两才兜了个底,是要等这阵子风头过了才能把人放出来。另外,除了直系子弟,其他青楼管事都要问罪给百姓一个交代。

此时,赵阳云正是心中烦闷之时,没好气的摆了摆手,呵斥道:“我和他没什么好谈的,告诉他,手底下见真章吧。我们赵家即便是鱼死网破,也要让他们姜家半死不活。”

下人连忙跑着出去。

赵阳云坐在太师椅上,指尖抵在太阳穴上轻轻揉按着。

如今看来,刘四应该是死了,至于是怎么死的,他现在已经没闲心去考虑了。当下最重要的是把目前的局面摆平,几个直系子弟被捉,青楼产业尽数封闭,对家族来是致命的灾难,其他几家若是联手他们赵家将是危在旦夕。

赵阳云感觉到冥冥之中有只手在主导这一切,可现在局势是一团迷雾,他想了几个人,都是一头雾水,了无头绪。

“家主,姜老爷有要事要见你,请你务必见他一面。”下人匆匆跑进来汇报。

赵阳云眉头紧蹙,沉吟片刻,摆摆手:“让他进来。”

片刻后,一身华贵服饰的姜文柏一脸焦急之色的步入厅中,开口便道:“赵兄,出大事了。”

“哦?”赵阳云动都没动,他和姜家明争暗斗已经闹得不可开交,表面上的客套自然被他免去了,对姜文柏也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

“赵兄啊,你还真是坐得住啊。”姜文柏自顾坐下,长吁短叹。

赵阳云心中冷笑,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干脆不回应等着他的下文。

姜文柏对赵阳云的态度不以为意,继续道:“再过两个时辰,黄、李两家将精锐尽处,和我们姜家联手杀到这里。”

赵阳云勃然变色,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姜文柏苦笑着摇摇头,刚才他偷偷观察赵阳云发现他仅仅是凝血巅峰的修为,虽如此,他却不敢冒然翻脸。其一,世间有很多遮蔽气息的秘宝、武功,万一赵阳云便有幸得到呢?那种诡异的暗器毒功在前,容不得他不心谨慎;其二,倘若赵阳云没有先的实力,可杀死姜无道的饶确用的是赵家的灵蛇拳,也就赵家族内必定出了个先。

无论哪种情况,姜文柏都不能冒险。

“赵兄切勿动怒,老弟我也是被其他两家威逼,若是不虚与委蛇同意,他们就会联手对付我们。不过,老弟我早已不齿他们两家的做派,此番前来一是报信提醒,其次便是想和赵兄通力合作把黄、李两家一网打尽。”

“不感兴趣。”

姜文柏忽然上门献殷勤,赵阳云心中疑窦万分,他第一反应便是-这是个圈套。

“我赵兄啊,你可千万别因为先前我们两家的摩擦便错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老弟跟你透个底吧,我之所以不同意是有私心,灭了你们赵家我们三家共同瓜分产业,还得分一部分给官府,到手的没多少;可和你联手,把他们两家吃了,我能拿到更多,两相取舍,你觉得我会帮谁?”姜文柏苦口婆心劝到。

赵阳云神色一动,姜文柏坦诚的是为了利益,他心中的疑虑便打消了几分。各大家族家主之所以能做到如今的位置,都是无利不起早的角色。如果姜文柏的是其他理由,他肯定是不信的。

“即便是我们合作,和他们两家相争也是对半的胜算,此事不可为。”赵阳云斟酌片刻,沉声回道。

“赵兄糊涂啊。”

姜文柏起身走到赵阳云面前,微微笑道:“前两个时辰我们已经商定好了细节,路线、人手都在老弟这儿装着呢。”他用手指点零脑袋。

“你是....设伏,瓮中捉鳖?”赵阳云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现在还有足够的时间布置,到时我们姜家忽然反水,和你内外夹攻,定然能把他们两家啃的骨头渣都不剩。”姜文柏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的眼睛。

赵阳云沉吟片刻,当机立断,“好,就听你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