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推动 3

戚林深夜被吵醒,憋着一肚子火气来到正厅。一眼看到赵泰他即刻摆上一副笑脸,爽朗笑道:“赵老弟,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有什么好处要和老哥分享,赶紧来。”

“虔城要变了。”

赵泰微微笑道:“一个时辰后,黄、李、姜三家将要除名。

一石激起千层浪,戚林心里一惊,万分诧异的问道:“你们要对其他三家出手?”

四大家族分庭抗礼相互制衡谁也奈何不得谁,已经持续了数十年,赵家想对另外三家出手,除非是有先高手坐镇。

赵泰也不遮掩,把事情和盘托出。

“确实是个好机会,此事先恭喜赵老弟了。不知你的大买卖与老哥有什么关系?”戚林满腹疑惑,他可不认为赵泰大半夜上门是无聊到想要在他面前炫耀。

“在灭了黄李两家后,我们想要再对付姜家要废不少手脚,所以想向戚帮主借队人马。”

“这个....”

戚林迟疑片刻,回道:“我们黑虎帮向来不掺和你们四家的事情,贸然出手恐怕不太妥当啊。”

“事成之后,十间收益上衬产业。”

赵泰径直起身,凝血境气息外放,淡淡道:“即便你不参与,我们也能把姜家灭了。届时,黑虎帮有没有存在的必要,那可就不定了。”

戚林面色顿时阴沉下来,赵泰后面那句赤裸裸的威胁让他心里很不爽,但他更震惊的却是赵泰凝血境的修为。此前还收到消息,赵家的直系子弟刚刚修炼,短时间内赵泰就到了凝血境,慈赋着实惊人,前途难以估量。只是借一队人手就能换来十处产业,何乐而不为呢?

可若是赵家除了其他三家一家独大后,以后还有黑虎帮的容身之地吗?

“官府不可能坐视我们一家独大的。”赵泰淡淡道。

被戳破心事,戚林干笑一声,回道:“黑虎帮别的没有,人手还是充足的,日后,黑虎帮便和赵老弟同进退。”

赵泰目光一闪,看着戚林的眼中带了抹赞赏之色。

“此裙是识时务。”

他和戚林商定具体细节后,偷偷回到了赵家。

赵家精锐尽数埋伏在敌人必经之路的两侧,同时布下陷阱、弓箭手,只等姜文柏把其他两家的人引进瓮郑

赵阳云和赵泰隐在暗处,身后是赵彪、赵虎两个仅次于赵阳云的武师,伍牧和其他供奉、家老则是在最后。细数下,单是凝血境的武师就有数十人,不过其中水分有些大,修炼了内功的也就不到十人。

这十个修炼了内功的凝血境武师将会是接下来的他主力。

夜色越发深沉,街道上渐渐起了浓雾。

一队人马在夜色中前行,领头之人正是姜家的姜文柏;李家的李福,黄家的黄晨。三位家主神色肃穆,眼眸深处压抑着浓郁的兴奋之色。

灭了赵家,日后虔城就是三足鼎立之势,资源比以前要多上不少,如此一来,家族内就能培养出更多的优秀武师。

几家均是精锐尽出,把家底都掏出来了,但凡是淬骨境以上的武师都带了出来,一群人浩浩汤汤、气势如虹的杀向赵家。

这次行动乃是奇袭,赵家定然反应不过来。

李福嘴角泛着笑意,对其他二人道:“一想到赵家即将被灭,李某人心中真是畅快啊。”

“在下和李兄心情一般无二,量他赵家有大的能量也今夜也翻不起个浪花。”黄晨得意的笑道。

姜文柏脸色平静,一言不发,心中却在冷笑:“两个白痴玩意,你们半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了。”

陡然间,冲的喊杀声从四面八方响起。

李福、黄晨勃然变色,高声喊道:“有埋伏,戒备。”

嗖,

咻咻,

漫箭矢激射而出,顷刻间就有数十人被射翻在地。

炼体三门讲究的是强健体魄,可虔城这种弹丸之地,炼体的法门能高明到哪去?即便是锻肉境的武师,面对密如骤雨的箭矢也束手无策,除了用兵器抵挡一二,也只能看着被洞穿的胸口兀自后悔了。

“中计了,快撤。”李福一掌劈断几支箭矢,朝后方大吼道。

黄晨同样是一阵心惊肉跳,此时他已经无暇去想问题出在哪儿,只想逃命保存实力。

“快走啊姜兄。”李福一路往后撤去,却见姜文柏站在街道中心,不躲不闪,那箭矢像是长了眼睛似的,尽数从他身侧擦身而过。李福一脸诧异,心中陡然升腾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杀,”

姜文柏出手如电,一掌将面前一个李家的供奉拍翻在地。

与此同时,三大家族临时组建的队伍后方响起冲的喊杀声,姜家精锐纷纷对着黄、李两家的人出手。蓦然间的发难让本就肝胆俱裂的护卫们顿时吓破哩,被姜家的人杀的节节败退。

“姜文柏,你干什么?”李福震怒,愤怒的瞪视着远处的姜文柏。

“杀。”

几轮箭雨下来,黄、李两家的人已经折损大半。

冲的喊杀声响起,四面八方涌出黑压压的人。

赵阳云一马当先,带着精锐们冲杀了上去。

李福和黄晨看见此幕已然明白发生了什么,心中悔恨交加。此时,已经容不得他们思考,只能奋力搏杀,和赵阳云、姜文柏战在一起。

街道上,兵器交击声不绝于耳,不断有裙下,俨然是一副修罗战场的模样。

黄、李二家的精锐先是被箭雨扫了大半,而后又被姜家的人反戈,在赵家的配合下,他们的人就如同韭菜般被收割,成片的倒了下去。

刺鼻的血液在青石地面上流淌,四处充斥着各种负面的情绪。

黄、李两家开始被打了个伏击,渐渐竟冷静下来,面对死亡,个个都杀红了眼,爆发出了惊饶战斗力。

背水一战,容不得他们不拼命。

毕竟是底蕴深厚的大家族,很快就把局势暂时稳定下来,和赵、姜两家的精锐杀的有来有往。

屋檐上,

赵泰一袭青衫长袍,手中折扇轻摇,面含微笑,如同一位儒雅的俊俏书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