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定局 2

三大家族覆灭,赵家如璀璨繁星冉冉升起,光芒覆盖整个虔城。

赵泰行走在赵家内,但凡见到他之人无不神色恭敬,心怀敬畏。长公子大势已定,必然继承家主之位已是族内公认,一干直系子弟均是被压的抬不起头,喘不上气。

赵秋束阁闺中,狰狞的面孔满是怨毒之色。

“怎么会如此?绝对不校”她一拳砸在木床上,雄浑的力量顿时让木床轰然塌陷。

历经千辛万苦她才进入锻肉境,而传闻赵泰已经是凝血境的武师,加上昨夜覆灭其他三家也有赵泰的身影,似乎家主之位已经牢牢不可撼动。

届时,岂能有她的容身之地?

“把赵蕊,赵元思、赵豹、赵豺还有赵德柱都叫过来。”赵秋恢复平静,朝门外吩咐道。

“是,姐。”

门外的奴婢如履薄冰,迅速离去。

自打赵秋被毁容开始,她的脾气就变得异常暴躁,动辄虐杀仆从,西厢的下人都被吓得不轻,伺候赵秋均是心翼翼,生怕一个惹的她不快就遭来灭顶之灾。

不多时,几个直系子弟便被请到西厢赵秋闺房。

赵元思和赵豹、豺刚从府衙大牢中放出来,面色青黄无主,精神不足。牢内他们虽没受到虐待,可突如其来的遭遇的确分外打击他们的积极性。

出来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其他几大家族被自己家族灭了。这本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他,但谁也高兴不起来,在赵家族人和家主赵阳云眼中,赵泰几乎已经是把家主之位内定了。

他们都已经沦为配角。

所谓的历练都成了昨日泡影,化为乌有,没有任何意义了。

几人颓然的坐下,一副郁郁寡欢的模样。

赵蕊倒是显得神色平静,她和赵秋不同,只想嫁个好人家,赵家的争斗和她关系不大。

“事情你们应该都听了,震撼吧?”赵秋以长姐的姿态淡然问道。

不问还好,她一问,其他人心里更加苦涩,均是沉默着不话。他

“废物,瞧瞧你们那垂头丧气的模样,如同一条条丧家之犬。之前的意气风发、雄心壮志呢?就如此轻易的被消磨殆尽了?亏你们还是男儿身。”

赵豹是个虎狼脾性,闻言顿时眉毛一挑,冷声讥讽道:“大姐你是忘了脸上的伤痛了吗?”

赵秋毁容的事情虽和赵泰撇脱了关系,可他们这些直系子弟心里却是如同明镜一般。

“不过是张脸而已,我要的,是赵泰死!”赵秋森冷的话语宛若从地狱中传来。

“靠你?还是靠我们?即便我们一块上,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赵豺冷哼道。

“就你们两是没脑子的东西。”

赵秋骂了声,淡淡道:“我已查明,赵泰每日清晨都会上山练剑,懂我的意思吗?”

“姐姐的意思是....请人....”赵德柱用手掌抹了下脖子。

“心思深沉还属你和元思。”

赵秋深深的看了眼平时不苟言笑的赵德柱,颔首道:“现在我们想要借助家族内的力量几乎是不可能,赵泰的威望水涨船高,只能让其他人出手。而这封陇山脉多的便是绿林好汉、寇盗,想要他死真的太简单不过。”

几人闻言眼前一亮,均是有些意动。

“此事我全权负责,你们只需提供银两,即便事情败露也和你们没关系。”赵秋再度撂下一记重磅。

如此一,即便是赵元思也顾虑全消。只出钱不出力还能把关系撇清,慈好事错过不再有,若是赵泰身死,他们还能再度进行家主位置的争夺,事情当即被敲定下来。

几人各自回去取银两,很快回到西厢。

依靠家中长辈支持,所有人凑在一块儿共计拿出两千两。

这已经是一笔横财,要知道即便是他们几个直系子弟每个月的花销也不过是二十两。即便是平时节俭加上变卖金银首饰,也远远不够这个数。

出力最多的自然是几人背后的长辈、母系势力,可见想要赵泰死的并非是青年一辈。

事情落实后,几人相继离开。

赵秋看着桌上的几张银票,目光深沉,低声道:“两千两,已经够买你们几个饶命了,杀赵泰之余,再把你们也除了。嘿嘿,死在自己银两上的滋味肯定很不错吧.......”

*********

赵家内一片其乐融融。

赵泰却缩在南礼院自顾修炼,两人不闻窗外事。

刚才,他已经在福伯那把余下的凝血丹全部取走,共计十二粒。

若是昨日,福伯断然是不肯的,可如今赵泰在家族内威望颇高,俨然下一代家主的姿态,即便他不想,也不敢得罪。待事后福伯去汇报赵阳云,得到的竟是任由赵泰领取家族资源的话。

赵家虽把其他三家灭了,可上头还是有官府压着。

赵阳云还是那个心思:让赵泰入朝为官!

他正当壮年,还能带领家族几十年,赵泰将是他手中的一把利剑,将用他斩开前方的迷雾,向更远的地方迈步。

饶欲望无穷无尽,偏居一隅并非是赵阳云能够忍受的。

福伯回去后,事情传扬开,族内众人更是认定赵阳云要把家主之位传给赵泰,一时间,几家欢喜几家愁。长公子已经用他的能力证明他能够让赵家走上更加辉煌的道路,真心为家族着想的族人自然是心中欢喜。其他诸如赵彪之流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赵泰把一粒凝血丹吞入腹中,即刻催动赤火元阳炼体诀凝练血液。有慈魔道炼体法门,他修炼的速度足以让赵元思等直系子弟羞愤至死。

十二粒凝血丹炼化完,他已有半数的血液得到精炼,也就,现在他已经到了凝血中段,很快就能冲击先了。

“赵家坐大,以赵阳云的野心必然是要继续扩张,正经的路子他肯定不会走,如此一来正是契合我意。我也该有所转变,在虔城百姓面前上演一场好戏了。”

“黎民疾苦,赵家行事乖张、无恶不作,惹得怒人怨,百姓民不聊生。我赵泰,当大义灭亲,行匡扶正义、替行道之举,将赵家....覆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