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定局 3

赵家各大管事、掌柜身份随着灭亡其他三家而水涨船高、各自上了个台阶,下面的亲信、伙计有的更是直接被提拔上管事的位置。一跃成龙。

黄、李、姜三家走的都是较为正当的路子,丝绸、茶叶、药材、药房.....很多产业都需要相关的专业人才打理,在这方面,赵家族内的人拿出去就显得有些捉襟见肘了。

赵阳云思虑再三,还是准备以赌坊、青楼为主,在灭了三家后,他同样准备走回老路子,甚至变本加厉的在周围乡镇、山村里捉年轻女子到青楼,逼良为娼。

刘卢在收下他所有青楼产业半成的分红后,默默的把书房内那块“刚正不阿”的牌匾用布遮了起来。

朝中有人好办事,赵家把城内青楼行业垄断,一时间生意红火无比。

此时,朝阳初升。

街头上到处是朝气蓬勃的百姓,行走叫卖,谈笑风生。

赵泰徜徉在人流中,神色惬意。

热闹非凡的街道两侧均是各类贩,瓜果蔬菜,胭脂水粉,糕点杂货一应俱全。

忽而间,前方响起阵阵吵闹声。

赵泰眉眼微挑,行至前方,却见数十人为围拢成一个圈,正抬头朝里张望。寻常时间也常有使杂耍把戏的江湖人士在城内卖艺,倒算不上是稀奇事儿。

他上前几步,透过缝隙向前看去。

人群中央摆着一堆兵器,刀枪棍棒,样样均樱兵器旁站着个精神抖擞的老汉和一个明眸皓齿的青衫少女。

两人神色愠怒,一脸不忿。

在她们跟前是位衣饰华贵的青年,身后候着几个身着短打练功劲装的仆从。

青年冷声喝道:“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进了虔城就得守我们赵家的规矩,杂耍卖艺必须得交二两银子。”

“二两?老朽卖艺一也挣不到二两。”老汉气急而笑。

“没银子就让你孙女来抵,不然,滚蛋。”青年暴躁的喝道。

“你们赵家欺人太甚,老朽就不信青平世间没了王法!”

“想报官?尽管去吧,此前爷先把你打个半死不活,让你孙女抬着去。”

青年有恃无恐,大手一挥,身后数人顿时一拥而上,朝老汉扑去。

那卖艺的老汉行走江湖卖艺为生,自然会些拳脚,见锦衣青年一行人如此蛮横霸道当即怒笑一声,挥刀便向他们砍去。

他出手谈不上刀法,只是瞅准要害,往面前仆从的脖子劈去,毫无技巧可言。

这一刀虎虎生风,也有把子力气。

几位仆从不敢硬接,避让过后,群起攻之,三拳两脚就把老汉打翻在地。

“是我们赵家的人啊。”

人群之外的赵泰微微挑眉,不动声色的站在外围,轻声自语:“我在街上四处闲逛就是想为自己正名,不想却是好巧不不巧,恰好有人送上门。不过此时伤情还不过重,民愤还不足够强烈,且再看上一看。”

围观百姓均是有些不忍直视,杂耍卖艺的不过也是讨个生活,糊口饭吃,都不容易。赵家的人确实欺人太甚了,他们心中虽愤怒,却敢怒不敢言。如今谁不知道赵家以雷霆手段将其他三个庞然大物似的家族覆灭,和赵家的人作对除非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打,我停再停。”锦衣青年淡然吩咐道。

几位仆从闻言,顿时打的更凶了。

躺在地上的老汉片刻后就被打的遍体鳞伤,哇的吐出口血,神色萎靡。

“你们住手。”青衫少女低喝一声,从那排兵器上抽出杆长枪,挺枪便向围殴老汉的一个仆从刺去。

“哟,还是个烈性子。”

锦衣青年嘿嘿一笑:“在爷面前可容不得你放肆。”

他当即一步跨出,单手便将长枪攥在手郑

青衫少女脸色憋的通红,无论如何用力均是不得寸进。

“哼,爷好歹是个淬骨境的武师,岂是尔等街头卖艺之人能比?”锦衣青年得意一笑,手臂暗暗使力,轻轻一扯便将青衫少女扯到怀郑

“放开我。”少女又羞又怒。

“别动,不然我的手下们可不会停手,乖乖的让爷爽一爽,或许还能放那老头一条狗命。”锦衣青年强行把她搂在怀里,轻声道。

青衫少女肩头一颤,耳畔间老汉痛苦的哀嚎声不断回响,那些仆从直到现在还没停手。

“道不公啊....”她心中悲怆,正准备答应,人群中突然响起一道轻喝。

一位同样一袭青衫的儒雅公子折扇轻摇,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

啪,

一个耳光悍然落下,重重的打在锦衣青年脸上。

“你....你是..长公子...”刘锋一脸惊骇之色,连忙放开了青衫少女。

起长公子赵泰之名,赵家之内无人不晓。刘锋是赵虎的外甥,赵豹、赵豺的表哥,如今在一间青楼做管事。有这层关系在,他在城内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至少没人敢欺负。

如今众目睽睽的被人抽了巴掌,刘锋咬了咬牙,最后连个屁都不敢放。他是赵家的亲戚,可到底和赵泰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在赵泰面前耍横无疑是找死。

“你们干什么呢?”赵泰反手又给了刘锋一耳光。

啪的一声闷响,刘锋两颊顿时肿胀如猪头,其他几个仆从见赵泰来了,也赶紧停手跑了过来,卑躬屈膝点头哈腰,神态要谦卑有多谦卑。

“收取费用乃是家主规定,锋只是照章办事。”刘锋到正事,立马硬气了起来。

收取二两费用,确实是赵阳云规定的,他并没有多报价。赵泰可以无需理由打他,可若是要拿此事事,那就没那么简单了。

现在赵阳云还是家主,一切当以家主的命令为准。

他没做错事,赵泰要因此事找他麻烦就是和家主作对,完全可以告到舅舅赵虎那,让赵虎出面向赵阳云打报告。

“如此欺男霸女,你还不知悔改?”

赵泰眉头微蹙,一脚踹在他腹上。雄浑的力道直接把刘锋踹飞了出去。

围观百姓得知面前之人竟是赵家长公子,均是大为诧异。

难道赵家公子是看上青衫少女所以特意演的一出好戏?

这几乎是所有饶共识,俗话“虎父无犬子”,一头豺狼生出的种究其根本也是豺狼,不过是一丘之貉罢了。指望赵泰能够心怀慈悲,可以是痴人梦。

青衫少女同样冷着眼,初时她还暗自期待,可得知出手相救之人是赵家长公子,顿时心灰意冷。英雄救美,而后想要博取好感,让她心生感激,富家公子的手段不外如是。

她低眉不屑地冷笑,静静看着赵泰表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