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影帝 1

刘锋是赵虎的外甥,乍一听名头确实很响。

可赵虎毕竟不是家主,他夫溶弟的儿子放在赵家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尽管如此,刘锋在虔城作威作福惯了,被缺着全场百姓打脸还是头一遭。

“锋没错,为何要悔改?即便是闹到家主那儿,锋也断然不会改口。”刘锋梗着脖子,额前青筋凸显,显得异常愤怒。他不过是听命行事罢了,唯一不妥的地方不过是想把这卖艺的少女强占,有何不可?赵家之人行事均是如此。难道他长公子不清楚赵家是什么样的虎狼之家?还是,真当他不知晓那日在议事厅中用生石灰把一位婢女毁容的残暴事迹?

都是一家人,何必装模作样呢?

刘锋完,不由想到一种可能-赵泰也想要这位卖艺女子。

“呵呵,你长公子想要开口便是,谁能和你争呢?非要用踩我抬高你的手段吗?”他心中不住冷笑。

正胡思乱想之际,赵泰淡然的声音响起:“冥顽不灵,有辱门风。”

他一步跨出,单手抓住刘锋的手臂,轻轻一扭,咔擦一声,肩关节顿时脱臼。

刘锋惨叫一声,怆然后退。

“赵泰!”刘锋脸色发白,咬牙怒吼道:“怎么我也是你表哥!”

“表哥?又如何?犯了错同样要受罚。”

赵泰淡然一笑,出手如电,从旁侧兵器架上抽出一口长剑,寒光一闪,刘锋右臂顿时便被斩落在地。

“啊....”

刘锋无论如何想不到赵泰会如此心狠,当即痛得昏死过去。

“你们自断一臂吧。”赵泰随手把剑丢在地上,目光在几位仆从脸上来回扫视。

清冷的话语、铁血的手段让围观百姓分外惊骇,几位仆从吓得面如土色,豆大的汗珠从面颊滑落,双肩抑制不住的轻微颤抖起来。

“要我亲自动手吗?”赵泰淡淡道。

几人心里一个咯噔,最终还是咬着牙把剑捡起,奋力斩向手臂。

惨叫声在街头不时响起,看的周围百姓心惊胆战。

青衫少女分外意外,她秀眉微蹙,也没想到赵泰的‘表演’如此真实。为了博取她的好感便把表哥的手臂砍了?她即刻否定了先前的认断。

面前之人,的确是在为她们出头-他和赵家其他人不同!

“姑娘,是在下管教不力,让你受惊了。”赵泰转身看向青衫少女,躬身行了一礼。

“....”青衫少女朱唇微启,半不出话。

“这是一百两银票,可在各大钱庄换取银两,拿去给老丈看病,就当是向你们赔礼了。”赵泰把一张银票塞到她手心,随后走到老汉面前将他扶起搀扶到少女面前。

“多...多谢....”青衫少女沉默半响后道。

赵泰微笑着摆摆手,旋即看向四周,微微抱拳,朗声道;“各位父老乡亲,在下赵家赵泰。若是日后受了我赵家中人欺凌,尽可来找我,必定还你们一个公道!”

话音刚落,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喝彩声。

“赵公子好样的,有你这句话,我们也就放心了。”

“公子今日之举,让我们心底敬佩,老汉斗胆直言,你们赵家之人行事太过霸道,我们是敢怒不敢言啊。”

“赵公子,你话可得算话啊。”

赵泰直面众人,指为誓:“赵某人今日便在此立下毒誓,不论赵家何人为非作歹、鱼肉乡里,我必定绝不姑息,有违此誓,打雷劈。”

铿锵的话语在街头回响,地间似有浩然正气徐徐升起。

“赵公子,你话可算话?”此时,一位面色黝黑的老农从人堆中挤出,畏畏缩缩的看向赵泰。

“自然算话,老丈你有何事情,尽管来。”

老农听完,顿时感激涕零的跪倒在地,徐徐道来:“人乃是五十里外石头村中人,前些日子一群凶神恶煞的壮汉夜闯村子,把村里几个十多岁的女娃全部抢走了。我们去官府报官,知府大人也受理了,可却一直没有下文。人多番打听之下,得知春浪院新来了一批年轻女娃,而那批女娃正是我们石头村的人..........”

“哦?竟有此事?”赵泰眉头一挑,装作不知。

春浪院也是赵家青楼产业的其中一处,做的同样是逼良为娼的龌龊事。

而今赵阳云一家独大,变本加厉的扩张,手下青楼行无一例外都是从一些偏远山村里捉人填充新鲜血液,而那些因为家中揭不开锅卖身为寄,他直接便是以低价强买,那些人惧怕赵家威势,均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咽,不敢闹事。

“女也在其中,不敢胡。”老农悲声哭泣。

“若确有此事,决不轻饶。”

赵泰当即把老农搀起,朝四周道:“请诸位随我一同前去春浪楼,此事必定给你们一个交代。”

一行人簇拥着赵泰离开,街道上本是拥挤的人潮顷刻间消失,只余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散,地上躺着的刘锋一脸怨毒的目视前方,挣扎着爬了起来,也没心情再和青衫少女发生些什么,强忍着痛楚往赵家赶。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少女举目远眺,怔怔出神。

老汉剧烈咳嗽了声,不瞒的呵斥道:“赶紧把你爷送去医馆啊,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再耽搁下去我就是个死人了。”

******

春浪院。

此时色尚早,各大青楼均是大门紧锁。

风尘女子也是要休息的,此时,不论老鸨龟公还是忙活一夜的风尘女,均是尚在沉睡当郑

一群人浩浩汤汤赶到春浪院门前。

赵泰站于最前方,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轻声问道:“哪位兄弟帮我把门砸开?”

众人闻言面面相觑,一时无人回应。

看热闹他们有胆,但真个要动手,却有些为难了。

赵泰知晓他们的心思,无非是怕事后遭到报复,当即宽慰道:“有我在,没人敢动你们!”

“好,既然赵公子大义灭亲,我们也不能做孬种,我陈老三第一个上。”这时,沉寂的人堆中,一个壮汉跨步而出,朝赵泰微微抱拳。

有人出头,立马就有人附和。

不多时,数位壮汉冲到大门前,对着大门就是一阵猛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