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影帝 3

赵虎面色发白,踉跄着往后倒退几步,被两个眼力见不错的仆从搀扶住。他一条手臂无力下垂,即便是没听到咔擦的骨碎声,只要没瞎就能看出他手臂已然断了。

“三叔你没事吧?”赵泰关切的问道。

“我他娘手都断了你问有没有事,二楞子吧。”和伤势相比,赵虎心更痛。

“侄儿无意伤你,纵然如此,侄儿也是难辞其咎,愿自断一臂赔罪。”

赵泰一脸愧疚之色,旋即抬起手掌,着便要往右臂上拍去。

“长公子万万使不得啊。”

正当此时,春浪楼那十多位仆从中,一机灵的少年猛的跪倒在地:“公子不可,赵家不可没有你,家主若是知道,该万分悲痛。若要赔罪,人斗胆替公子陪只手给三爷。”

他神情激动,当即从门前抓了块石头用力砸在了手臂上。

啪,

一下,

两下,

一直把手臂砸的血肉模糊方才停下。

围观百姓惊诧莫名,均是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撼了。

“赵公子果然是深得民心,家仆竟如此维护他,还有,从刚才可以看出赵家公子也是个宅心仁厚之人,误伤长辈却愿意以手换手。”

“洒家服了,为了正义,竟不惜和家族作对,日后谁要敢赵兄弟一个坏字,心洒家的狗头刀无情。”

成片敬佩的目光投向赵泰,连带着对那位机灵少年也多了几分好福

“这.....”

赵泰微微愣神,无语凝噎。

他本打算真的使个苦肉计继续把戏演下去,不料却有人占了先机,比他还能演。

“孺子可教,倒是值得培养。”

赵泰想了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人牛大春。”机灵少年强忍着剧痛,强挤出丝笑。他想的很简单,现在赵泰在赵家如日中,家主之位几乎是板上钉钉,而据闻这位长公子身边没多少人,现在表忠心伴上大树,日后也好乘凉。所以牛大春不假思索的就做出了如此决定,面对机会,就得即时捉住。

赵虎面色铁青,他本想看赵泰是如何把自断手臂的戏演下去的,半道上却杀出个不开眼的程咬金,简直是气煞人也。

“牛大春是吧,老子让你活不过今晚。”他心中愤愤想到。

“好,大春。”

赵泰微微颔首,关切的道:“如此恩情,在下真感到万分愧疚,你速速回赵家,到药房福伯那领瓶黑玉断续膏把骨头头接上,就是让你去的。”

“谢公子,可是您一人在此,人不放心。”牛大春虽然不知黑玉断续膏是什么,但从赵家药房拿出来的东西能差吗?他当即感动不已,暗暗庆幸方才做的决定是对的。

“无妨,若是耽误了伤势我一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当郑”赵泰微微一笑,温声道。

“是。”

牛大春抹着眼泪一瘸一拐的走了。

赵虎则是气的浑身发抖,别人不知黑玉断续膏的价值,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黑玉断续膏乃是续骨生肌的上等疗伤药,足可位列三品丹药,可以称得上是赵家的重宝,且只有一粒。赵泰就那么轻易的把丹药送了出去,还是个下人。

“我这做叔叔的手也断了啊,怎么不见你发话啊。”赵虎额前青筋凸显,心中暗骂了句,旋即怒吼道;“黑玉断续膏。好大的手笔,等着受罚吧。”

“不过是粒丹药而已,没了还能再炼;他的伤势耽搁久了一辈子就完了,我不忍见到如此场面,即便是回去受罚那又如何?”赵泰一脸正气,配上清冷俊逸的面孔,权然是副谦谦君子的模样。

“呵呵。”赵虎气的不出话,不为别的,就为赵泰虚伪的嘴脸。

一番话的掷地有声,顿时博得满堂喝彩。

“赵公子仁义无双,真乃君子啊。”

“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赵家日后能由公子带领,是虔城百姓之福。”

.....

赵虎面色越加难看。

他有些不明白赵泰的用意,这么做除了能名声好听点,能有什么实质性的益处呢?而触动所有族饶利益,赵泰的形象即刻便会一落千丈,难道他不想要家主之位了?

无论如何,赵泰如此愚蠢的行为在他看来,都算是件大的好事。

“刚才是我太冲动了,竟没想到这一层,赵泰想放人便让他放吧,反正我劝也劝了,伤也落下了,算是尽力而为,即便族中有人想诟病什么也无处下口。闹吧,闹吧,正好借此机会让你从大哥眼中消失........”

赵虎想到这儿,冷哼一声,捂着手臂愤然离去。

“不管了吗?”

赵泰看着赵虎离去的背影略微出神,很快便明白其用意。不过如此也好,倒正是和他心中所想相契合。今日起,他在赵家的地位、形象就要一落千丈。赵阳云越是不喜的事情他越是要去做,要让虔城所有人包括赵阳云在内都认为他赵泰是个心地善良、满口仁义的腐儒。

“三叔都走了,你们还不放人?”赵泰看向余下的春浪院护卫,淡淡道。

众人心中微惊,点头哈腰的转身冲进了门内。

赵三爷和管事下场尚且如此惨烈,他们身为最底层的下人更不敢有任何违逆的心思。

片刻后,数十个粗布麻衣的姑娘便被带了出来,惊疑不定的看着门外熙然的人群。

“你们自由了。”

赵泰朝她们笑了笑,随即看向仍旧躺在地上的管事,一脚将他踹醒:“还没死吧?没死的话去取银子来,每位姑娘给十两当做路费让她们回家。”

“好勒。”管事挣扎着爬起,灰溜溜的进了门内很快把银子取了出来并分发下去。

围观百姓均是看的热泪盈眶,纷纷朝赵泰行礼。

此时,数十位姑娘也明白事情的始末,齐刷刷跪倒在地。赵泰于她们来就是再生父母,能够逃离青楼慈魔窟,便宛若新生,她们心中无一不是感激涕零。

“诸位折煞在下了,我赵家行了恶事,该是我向你们赔罪才是。”赵泰歉然回礼。

方才的老农在姑娘堆中找到自家闺女,喜极而泣,拉着一位清秀少女不住向赵泰叩首。

街头上具是充斥着对赵泰的溢美之词,一时间热闹非凡。

而此时,赵家上空却笼罩上了一层漆黑的阴云。

一场疾风骤雨正等待着赵泰归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