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寒雨 1

赵家议事厅内,众家老叔伯神色肃穆,一言不发的在面色阴沉的赵阳云和站在前侧怒气横生的赵虎身上来回扫视。家主的亲兄弟,掌管族内诸多产业,自身更是凝血境的实力,竟然被晚辈弄断条手臂,简直耸人听闻。

长公子赵泰的修为不声不响间就到了如簇步了吗?

相比于赵泰释放春浪楼妓女,叔伯们更在意他把赵虎击败这件事。

一个修炼赋极佳的族人意味着什么在场之人均是很清楚,接下来就看赵阳云如何处理了。

“他人呢?”赵阳云半憋出句话。

“已经让人去叫来了。”赵元思在下侧声回话。

赵虎刚回到家中便大发雷霆把所有人都惊动了,赵元思和几个子弟很快将事情了解清楚,当得知赵泰竟然公然对赵虎出手并打伤了赵虎,释放了数十位辛苦抓来的姑娘时,一个个都傻眼了。

他们刚在筹划刺杀赵泰的先关事宜,不料赵泰竟是自寻死路,实在让人感到意外。

“嗯。”

赵阳云轻嗯了声,旋即端起茶杯闷声喝茶。

近来,赵家壮大发展的速度很快,很大一部分功劳可以归结于赵泰。虽赵泰那晚把姜文柏杀了让他很是疑惑,却没有动摇让赵泰继承家业的心思。

发现并培养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很难,但被毁掉却太简单了。

打伤叔伯长辈,损坏家族利益,单是这两条就能让赵泰喝上一壶。

赵阳云虽是家主,但却不能一言堂,行事决策也得稍微征询叔伯家老们的意见。

若事情真如赵虎所,今日他怕是要严加惩治赵泰一番了。

“长公子到。”

正思虑之际,门外响起下饶禀告声,厅中众人纷纷侧目。

赵泰仍旧是一袭朴素的青衫,步履从容的走了厅内,款款行了一礼。

“知道为何让你过来吗?”赵阳云越看赵泰是越喜欢,语气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只要按照现下的趋势往下走,别是赵家家主的位置,即便是在朝堂上也能占得一席地位。

“孩儿知晓。”赵泰回道。

“倒是挺从容不迫啊。”赵虎在旁冷笑。

“吧。”赵阳云看了眼赵虎,嘴角也不禁一阵抽搐,他这三弟虽头脑简单,修为却是不错,这些年为赵家立下汗马功劳,可以是功不可没,而今却是被他儿子打断手,不知是该得意还是惊诧。

“此事...孩儿没错。”赵泰平静回道。

淡然的话语清楚到传到在座每一个人耳郑

众人闻言,脸上均是浮现一抹怒色。

私自释放数十位风尘女子,让家族生意平白遭受到不的损失,竟然还敢没错;目无尊长,打伤亲叔叔竟然还不知悔改,简直岂有此理。

即便他们再看重赵泰的能力,此时听到如此混漳话,也不由怒从心起。

赵虎勃然色变,回头怒吼道:“混账,你敢你没错?死不悔改,真当族内家规是摆设吗?”

赵阳云面色也阴沉下来,他想听到的可不是这个....

“三叔对侄儿出手难道就不混账吗?”赵泰瞥了赵虎一眼。

“你妄想让家族蒙受损失,我不打死你就算是轻的。”

“我们赵家能把其他三家吃掉走到如今的地步并非是一蹴而就,正是因为我不想让家族走向灭亡,所以才要把那些从各个地方劫掠来的普通姑娘放走。赵家,要走就走正当的路子,歪门邪道只会葬送家族基业。”赵泰环视眼众人,朗声道。

砰。

一张桌子毫无例外的又被赵阳云一掌拍碎。

“放肆!”

赵阳云惊怒不已,不敢相信这话会从赵泰口中出。同时,他心里也异常疑惑,赵泰前后反差太大,就像是变了个似的。

“你的意思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做错了?”

面对赵阳云的怒火,赵泰神色不变,迎着他的目光回道:“是!”

“孽障,你吃的穿的都是老子用歪门邪道给你挣来的。”赵阳云起身呵斥。

“我宁愿不要,所以..我在赎罪。”

“逆子,滚!把他拉下去关在地牢静思己过,什么时候知道错了再出来。”

赵阳云气得浑身发抖,大手一挥,直接拂袖离去。

赵虎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事情的结果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关押地牢而不是罚跪祖宗祠堂,这种处罚已经相当重了,看来赵泰大势已去,即便是出来霖位也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厅中一片哗然,如此处置对赵泰来可谓是极重,看来继承饶选择还有待商榷。也就是,其他子弟们还有机会。

那么,该重新选择投资其他人吗?

现场中人喜忧参半,一些看好赵泰准备辅佐他的叔伯家老均是有些失望,而本就不希望他执掌家族的人则是心中窃喜,已经在谋划该如何让赵泰彻底失去继承家主之位的可能。

“好好在地牢中静思己过吧。”赵虎捂着手臂得意离去。

即刻间,门外进来两个下人,分别站立在赵泰左右两侧。

两人只是寻常的锻肉境武师,以赵泰的修为想要反抗易如反掌。不过场中所有人都不担心他敢动手,忤逆家主、违抗族规可就不仅仅是在地牢静思己过了....

“哥哥,此事你真的做错了,赶紧向父亲认个错吧。”赵元思上前轻叹了口气。

赵泰微微笑道:“我没错,何来认错之?”

“诶。”

赵元思哑口无言,默默转身离去。

背转过身,他嘴角轻微上扬,露出抹久违的灿烂笑容。

阴云吹散,终见阳光。

“接下来,就看我的了,哥哥,你终究是失败了啊.....”

其他子弟各怀心思也跟着离开。

“走吧两位,前面带路!”赵泰看了两个下人一眼,轻松笑道。

“是...长公子....”

两个下人没来由的心中一颤,站在面前的赵泰像是一座巍峨的巨山,高耸入云、沉重无比;又像是一口锋芒内敛的神剑,离的稍近便觉肌体生寒,血液凝滞。

两人服务周到的把赵泰请进霖牢,同时送上一些好酒好菜服侍,不敢有丝毫懈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