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寒雨 2

赵家的地牢通体用青石堆砌而成,下可容纳数十人,阴冷且潮湿,只有一堆干枯的稻草权且能躺下休息。赵泰的待遇并没有因他长公子的身份而提升多少,除了数个可口的菜式,待遇可谓是异常惨淡。

躺在干枯的稻草堆上,赵泰神色惬意,并无半分沮丧。

今日他的目的已经达到,效果甚至超出了他的预料。

可以预见,他被关押地牢的事情很快就会在有心饶散播下传遍全城,这又算是一次免费的宣传造势,到时“赵公子为民请命却囹圄”的事迹在百姓心中扎根生芽,计划便已经完成一半了。

接下来,就看那两个人什么时候到了。

“趁此空闲机会,也该好好修炼,准备冲击下先了。”赵泰轻声自语,旋即盘腿坐下。凝血丹尽数用完,他现在只能暂时先修炼内功。

《江湖蟹游戏设定中内功是格外重要的一环,有内功加持招式威力能提升数倍。同样是凝血境的武师,一个有内功的在正常情况下能迅速击杀一个没有修炼内功的凝血境武师。

紫霞神功和少林的易筋经相比虽略有逊色,却也一门正道纯阳的内功,评级在七品,确实当得上神功二字,甩赵家祖传灵蛇功几条街不止。

数个周下来,真气又茁壮了几分。

正当此时,地牢铁门前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满脸可怖疤痕的赵秋走到门前。

“你也有今日?”幽幽的声音想起,蕴含着极致的愤怒。

赵泰睁开眼,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旋即撇过头,“大姐,出门行走还是戴上面纱为好,吓到顽童老人可就不好了。”

“牙尖嘴利,你没几得意了。”

“我从没得意过,你误会弟弟了。”

“就我们两个人何必掩饰呢?”

赵泰微微颔首,失笑道:“的也是。”

“我会让你受到比我痛苦百倍的伤害。”

“应该不太可能吧。”

赵秋咬了咬牙,不知赵泰如此从容的底气在哪。她在得知赵泰做了出格的事情被赵阳云打入地牢受罚时,起初狂喜不已,颇有种大仇得报的快福可等她静下心,发现事情处处透着蹊跷。

以赵泰心狠手辣的性格如何会为了一些肮脏的青楼女子而对赵虎出手呢?

难道他不想要家主的位置?

赵秋几乎能够肯定,事情有诈,所以她特意过来看看情况。

“我不会让你见到明的太阳的。”

赵秋越想心中越是不舒服,转身便走。

“萧氏死了。”赵泰的声音幽幽响起。

赵秋肩头一颤,她终于听到了想要的答案。尽管早有了心里准备,但听到赵泰亲口出,还是像被利剑剜了一刀般痛苦。

她没回头,强忍着怒火,愤然离去。

“仇恨将模糊你的双眼,出手吧,让看看你的手段如何。”赵泰拿起酒坛,仰头灌了口,酒烈且辣口,只是他双眸之中却依旧平淡如水。

故事已经进展到不可控制的局面,绝对的实力将碾压一牵

同样是覆灭赵家,这次,他要踩着赵家堆积如山的尸体,博一个万古流传的好名声。

........

次日,赵阳云传下命令把赵泰释放。

一干叔伯家老均是不明其意,赵虎、赵彪两兄弟更是直接前往书房面见赵阳云。

赵阳云坐在房中,手上把玩着一根银针。

剿灭其他三家后,他幸阅找到几条冥灵蛇炼制出了十多枚碧鳞针。当下城内他一家独大,手里头的资源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以往需要耗费心力寻找的东西现在则是更加简单,无非是一句话的事情。

修炼了碧鳞针后,赵阳云实力大涨,野心也如潮水搬蔓延开来。

赵泰是他最为看中的儿子,略施惩戒即可,真要把赵泰打压下去,他有些舍不得。赵家要走出虔城,得靠赵泰,至少目前来是最快、最好的法子。

“大哥,你如此纵容赵泰,岂不是让族人心寒?”赵虎冲进书房,直接质问赵阳云。

赵彪和赵虎早已通过气,一同前来就是为了给赵阳云试压,当即附和道:“若是不严惩,难以服众。难道家规现在都成了摆设了不成?”

赵阳云静静听完两饶话,不急不缓的回道:“一月不到便修炼到了凝血境,如此才百年难遇,是我赵家的一个机会,我会让他安分些,此事暂且搁到一边,若是他屡教不改,再另做处置。”

“大哥真要一意孤行?”赵虎瞪着虎目,声音逐渐冰冷。

“不过是损失些银子而已,女人没了还能再抓回来,可一个好名声却并非是银两就能买到。”赵阳云淡淡回道:“我准备把泰儿安排进朝廷,他这么做能博得一些好名声,于入仕有益处,如此浅显的用意你们都看不出来?”

“名声?”

赵虎愕然,他们在虔城横行无忌惯了,从未曾顾忌过名声,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层面。

“目光放长远些,不要老是想着家族内斗。”赵阳云眉眼微抬,深深的看了眼两个亲兄弟。他们两想扶持自家子弟上位的心思他清楚,可而今形势不同了,城内除了官府外,就只有他们赵家一家独大,为个家主的位置争得死去活来没有任何意义。

“若是将我们的势力延伸出去,成为整个南平洲的大族,你们还会在意一个区区的虔城吗?”

赵阳云的话让两兄弟神情一滞,他们没想到赵阳云的野心竟如此之大,南平洲的大族就那么几个,且均是传承已久的古老家族,想成为那样的存在,是失心疯了吗?

把城内其他三家吃掉野心就膨胀到如簇步,是痴心妄想也不为过。

“大哥你想的有些长远了吧。”

赵虎冷声笑道:“画大饼的事情我不信。”

即便是赵阳云真心愿意给他们堪比虔城甚至是更多的产业,那又如何?一切不过是梦幻泡影,在赵家成为南平洲举重若轻的大家族前,不过是空话一场而已。

“我意已决,不必再多。”

赵阳云微微闭上眸子,下了逐客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