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寒雨 3

夜幕徐徐落下,沉闷的空中响起几声闷雷,雨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回到南礼院中的赵泰站在窗棂前,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掌搁在窗外。冰冷的雨珠一滴滴的砸在手心,溅起几许细微的水花。赵阳云如此快便把他放了,稍微有些出乎他的意料。按理来,即便是看重他的能力也该做做样子给族中其他家老叔伯看才对。

“若是没错,他还是一如前世般想让我走仕途。可惜,前世我便选了魔道,今世也不能如你所愿了。”

赵泰目光幽幽,缓缓缩回手掌。

雨后春笋齐齐破土而出,露出尖细的冰山一角。院中一道黑影快步走到窗前,压低声音道:“大姐这几日一直上封陇上脉,和一处贼寇有联系。”

“哦?她想请人杀我。”赵泰微微挑眉,旋即笑道:“你的任务完成了,回去歇着吧。”

“是,公子。”黑影抱了抱拳,转身便退了下去。

赵泰抬眼看向窗外的雨丝,良久才叹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

清晨,

雨下了一夜,院中竹叶上的几滴雨珠晶莹剔透,在阳光下灼灼生辉。

赵泰如常背着长剑踏上了前往封陇山脉的路。

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城外路上是三三两两顶着蓑衣的百姓,他们肩膀挑着货物,步履艰难地踩在泥泞的道路上,溅起星星点点的泥屑。

上山的道路崎岖难走,加上连夜大雨,地面湿滑,即便是经验老道的猎户也不会选择在此时上山打猎。赵泰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朝时常去的那处山巅走去。

行至山巅之上,白雾蒸腾而起,让人如同置身仙境。

那块青石上的青苔清青翠欲滴,散发着勃然的生机。赵泰站在青石前,默默出神。

陡然间,背后林间传出一阵淅淅索索的声响,十多人鱼贯而出把赵泰围住。领头之人一脸横肉,肩上抗着把宽厚的大刀,朗声笑道:“赵公子,恭候多时了。”

赵泰神色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彼此彼此。”

满脸横肉的壮汉眉头微皱,不明白赵泰的意思,低声喝道:“有人花银子取你性命,别怪兄弟几个下手狠辣了。”

“赵秋能给你们多少银子?你们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能给你们更多。”

“呵呵。”

肩抗虎头刀的壮汉楞了楞,对赵泰一语道破雇主姓名感到颇为诧异,不过他仍旧摇了摇头:“我们办事也讲究个原则,既然已经收了钱就绝不可能收手。”

“那好办。”

赵泰拔剑出鞘,一道剑光划过,顿时将一个贼寇的脑袋削翻在地。

壮汉惊怒交加,挥动大刀悍然斩下。

他在炼体三境中浸淫已久,修的都是增长气力的功法。这一刀力道沉稳,已然动用内力,配合一手以力见长的惊云刀法,威势惊人。这一刀下去,如绣花针般秀气的长剑根本抵挡不住。

赵泰不避不退,同归剑法的真意便是一往无前,挺剑急刺,剑锋刺在就他那把宽厚的虎头刀上,顿时将他震退出去数步。

“怎么可能?”壮汉双目失神,默然无语。他早已在赵秋口中得知赵泰的修为,不过是刚刚入凝血境而已,以他凝血后期的修为,要杀赵泰不用费多大的手脚。可如今,赵泰却狠狠给他上了一课,此人剑法之凌厉,几乎能和他们山寨的二当家相提并论了。

与此同时,另外几个修为在锻肉境的贼寇已经杀到。

赵泰一步跨出,长剑从几人咽喉上划过,鲜血登时喷洒在半空中,几人捂着喉咙轰然倒地。

瞬息间,己方已经死了四个,壮汉眼中闪过一道异色。

“如何?是要更多的银子还是继续折损手下,你挑吧。”赵泰提着染血的长剑,衣炔飘飘,微微笑道。

壮汉皱着眉头,从刚才一番交手看来,若真是要生死相拼,他不见得能把赵泰杀死,可他这边的手下却禁不住几下砍。

“你想要我做什么?”他放下刀,沉声问道。

赵泰没回话,而是直接拿出张五百两的银票,“这是定金,你回去后便通知雇主任务完成了,然后...你把她的首级送到赵家,事成之后还有一千五百两。杀她想必不用费多少手脚,四千两,已经足够买你这几位兄弟的命了。”

“有意思,姐姐要杀弟弟,弟弟反过来又要杀姐姐。”

壮汉哈哈大笑,一把接过银票:“赵公子,你心可真够毒的啊。”

“等你的消息。”

赵泰微微一笑,收起长剑,转身朝山下走去。

“枫爷,你真要把雇主做了?”有位和壮汉较为亲近的贼寇问道。

壮汉低头看着手上的银票,淡淡回道;“我没把握胜他,既然有钱赚,为什么不赚呢?你赶紧送信给那个叫赵秋的,让她上山来取她弟弟的首级。”

“是。”贼寇当即领命,飞奔下山而去。

约莫等了半个多时辰,脸上罩着青纱的赵秋孤身上了山,见到了叶枫及一干贼寇。

“事情办成了?杀了赵泰还有几个人,你得顺手解决了。”赵秋皱了皱鼻,她已经闻到空气中流淌的淡淡血腥味。

“成了。”

叶枫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肩头大刀斩出,刀势霸道无比,空气中响起一道厉啸声。

赵秋惊骇无比,在那一刀斩下时,身形一顿,体内灵蛇功真气流转,一拳轰出。

灵蛇拳诡谲莫名,难以捕捉行迹,她日夜在家苦修,面对危险应变极快。

“拳法不错,可惜你我实力相差太远了。”

叶枫冷哼一声,手腕发力,化斩为扫,对着赵秋的手臂斩去。

噗,

灵蛇拳固然诡谲,可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下,终究是难以遁形。

一条修长的手臂滚落在地,赵秋捂着肩膀迅速后退。

“你想不讲规矩?杀了我,得罪的是整个赵家。”

“区区赵家我还不放在眼里。”叶枫讥讽道:“我大刀叶枫横行封陇山脉时你还在玩泥巴呢。”

“可恶。”赵秋痛得面色发白,颤声问道:“那我弟弟你杀了没有?”

“也好,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吧。”

叶枫轻叹了口气,“你弟弟出了两千两,要我结果了你。”

“我也给了你银子。”

“事情我确实办了,可惜实力有限,杀不了他....”叶枫想起赵泰那惊艳的剑法,仍旧是心有余悸。更关键的是,他有种看不透赵泰的感觉,这也是他不顾规矩立马调转枪头回来杀赵秋的原因之一。

规矩固然重要,可命没了,还要规矩干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