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覆灭 1

与虎谋皮的前提是自身有掌控局势的能力,赵秋区区锻肉,竟敢和封陇山脉中的贼寇做交易,这本身就是种自寻死路的行径。

血水顷刻间将赵秋的裙摆染红,她捂着断臂伤口,步步紧退。

“送赵姐上路。”

叶枫挥挥手,目光冷冽。

噗,

断臂之后的赵秋实力大减,在几个锻肉境贼寇的围攻下很快就被一人将脑袋斩了下来。

“掀开看看。”叶枫指着地上死不瞑目的头颅道。

一名贼寇即刻上前将青色面纱掀开,登时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晦气。”

叶枫从赵秋那张狰狞的脸上迅速扫过,吐了口唾沫,吩咐道:“把赵姐的首级送到赵家门口。”

........

赵泰步履从容的回到城内,沿路竟有很多百姓认出了他,纷纷围了上来,询问他的情况。

“赵公子,听你因私自放走春浪院的姑娘被就罚囚禁地牢,您受苦了。”

“公子仁义,千万保重身体。”

赵泰微笑着一一回礼,“各位乡亲请放心,但凡有我赵泰一,必定不会让赵家鱼肉乡里,日后你们遇到什么不公之事,尽管上赵家找我。”

和百姓们寒暄一阵,他自顾回到家郑

如今他在虔城百姓中已然留下了个不错的印象,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同理,名声的积累也单单是一件事就能奠定。当下只需维持现下的状态,等序幕拉开即可。

回到院中不久,整个赵家及沸腾了-大姐赵秋死了。

此事在整个赵家掀起一场风暴,赵阳云迅速召集族人议事。除了覆灭其他三家之外,家族内三两头有祸事发生,先是赵秋毁容、后是萧氏和王腾苟且,现在赵秋直接被人砍了脑袋送上门了,赵阳云大为恼火,现下虔城内他的仇敌都已覆灭,能做出这种事的除了家族内部的人,他想不出还能有谁。

赵秋的脑袋被放在正堂中间的长桌上,双目圆瞪,怨毒的眼神死死瞪视着前方。厅内众人大气不敢喘上一口,均是各自低着头在琢磨事情是族内何人所为。

赵秋是长女,一介女流,和家主之位没任何关联,也威胁不到谁的利益,即便要铲除也应该是从几个有希望继承家主之位的公子中挑选。

难道,对放只是想杀鸡儆猴,故布迷阵?

赵阳云面色阴沉似水,一言不发的等冉齐。

赵元思等子弟一一到场,在看到长桌上赵秋的脑袋均是一愣,旋即假惺惺的抹了几把眼泪。家姐死了,若是表现的太过淡定,指不定就会引火烧身、惹人怀疑,即便是哭不出来,样子还是要做给在场的叔伯家老们看的。

只是几人心中均是有些高兴,假意哭泣倒显得不伦不类,教人一眼就能看出矫揉造作的姿态。

“别哭了,退下。”赵阳云看的分外恼火,连忙呵斥他们退下。

赵泰姗姗来迟,踏入厅中便噗通一下跪倒在地,慢慢朝前跪爬了过去。

“大姐......”

“为何会如此啊。”

“到底是谁干的,谁如此心狠,竟对大姐下此毒手。”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爬到长桌上,随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一把抱起赵秋的脑袋搂在怀里。

“泰儿,节哀顺变。”孙景山眼角剧烈抽动,温声安慰。

“大姐心地善良从不和人结仇,到底是谁,为何要如此啊!我情愿死的人是我.....”赵泰抱着脑袋,凄厉的哭声让人动容,表现的比亲妹妹赵蕊还要难过。

“把长公子拉开。”赵阳云眉头微皱,朝左右吩咐道。

一个大男儿在家族正厅中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即便是心中悲戚,也不能喜怒形于色,如此性格如何在朝廷中立足?赵阳云心中不免又是阵叹息。

两位仆从顿时上前想把赵泰拉开,赵泰死死抱着赵秋的脑袋不撒手,同时把两人推开。

“胡闹。”

赵阳云震怒,低喝道:“当务之急是找到杀害秋儿的凶手,赶紧起来。”

赵泰抽泣片刻,似千般不舍的把头脑交到了仆从手中的托盘上,随后抹着眼泪徒一旁。

赵彪、赵虎以及一干子弟们看的目瞪口呆,同时心中不断冷笑。

“虚伪。”赵虎最为不忿,直接开口骂道。

“老三!”赵阳云瞪了他一眼。

赵虎轻哼声,不服气的撇过头。

赵阳云轻轻拍了拍桌子,示意众人安静,半晌后缓缓开口:“此事我定要彻查到底,若是被我发现是族人干的,定不轻饶。”

“大哥,你意思是秋儿被我们自己人...?”赵彪开口问道。

“没错。”赵阳云肯定的道。他从桌上拿起块染血的白布,随手丢在地上,淡淡道:“在装秋儿脑袋的锦盒里的,你们自己看。”

赵彪偷偷看了眼他的脸色,旋即上前把血布捡起。只见上面用血写着“多谢公子两千两赏金。”

“公子?”赵彪失声喊道。

“凶手就出在几位公子中,具体是谁,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赵阳云冷冷道。

在赵家能被称为公子的不外乎几人,长公子赵泰,次子赵泰;还有赵德住和赵豹、赵豺几兄弟。

“那还用吗?肯定是大哥做的,族里谁不知道他们两个有怨。”赵豹撇撇嘴,嘟囔道。

一时间,众饶目光齐刷刷聚集在赵泰身上。

和赵秋不和的确实只有赵泰,如果真如血布上所,他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

“大哥,即便是秋儿姐和你有怨,你心中不满,也不该下此毒手啊。”

一直沉默的赵德柱开口道:“越是心中有鬼就越是表现的浮夸,你不觉你刚才的戏演的太过火了吗?”

一席话,字字珠玑。

众人回想下,顿时觉得格外有理。

赵泰一进门便抱头痛哭、涕泗滂沱,不正是一种掩饰吗?

“柱弟,你好狠的心啊。”

赵泰面色悲怆的摇摇头,上前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悲声道:“,为什么你要杀大姐。”

场上局势变化太快,以至于很多人根本没反应过来。矛头本是指向赵泰,为何却又转到赵德住身上了?

赵德住被扇了个耳光,一脸茫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