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覆灭 2

“你什么意思?”赵德住阴沉着脸问道。

“众所周知,大姐对我有些误会,所以某些有心人故意借助此事做文章,请人把大姐杀害随后嫁祸于我。如此一来,是个人便会认为是我下的手,可惜....你终究没忍住啊。”

赵泰好整以暇的盯着赵德住,淡淡道:“谁跳出来谁就是最想置我于死地的人,柱弟,你如此心急的想除去我,无非是想做继承饶位置。何苦呢?你想要的话,我可以退出。”

“你胡。”赵德住恼怒的呵斥。

“够了。”

赵阳云揉着太阳穴,摆了摆手:“一切都是你们的推测而已,事情暂且搁置在一旁,我自然会彻查清楚。至于你们几兄弟,最近就待在各自院中别出去了。”

“哼。”赵德住愤然别过头。

“谨遵父亲指令。”赵泰平静的行了一礼。

厅中商榷片刻无果,赵阳云心情烦躁,喝退众人后自顾离去。

几兄弟出了厅外,赵德住把赵泰拦住,冷声道:“大哥真是演的一手好戏啊,你心中就无半分愧疚吗?”

“愧疚?”

赵泰淡淡笑道:“从你们找贼寇刺杀我的那刻开始,我心中便无任何愧疚了。”

“你胡什么?”赵德住脸上闪过一道慌乱之色。

“你们几个心里清楚。”

赵泰扫了眼几人,转身离去。

他们的死期已到,已经不需要戴上虚伪的面具。

等死的这段时间,最为煎熬,便让他们烦乱上一阵子吧。

赵德住阴沉着脸,看向同样惶惶不安的赵元思等人,森然道:“大姐果然是被他杀了,并且他也已经知晓刺杀他的事情我们有份,现在我们该联合行动起来,否则,赵家再无我们立足之地。”

“知晓又如何?他还敢在家族中对我们动手不成?”赵豹和他老子一样,都是脾气火爆的直肠子,闻言顿时吼道:“在赵家他想翻出浪花还得看我爹他们同意不同意。”

赵豺附和道:“族中有那么多高手坐镇,他刚入凝血境,杀他易如反掌。”

“呵呵。”

赵德住摇头冷笑:“忘记你们爹是怎么被打断手的吗?任由赵泰如此下去,我们都没活路。”

“你什么呢?”赵豹恼怒的上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

赵虎被打断手这件事不太光彩,族内所有人均是默契的不再提起,赵德住一个后辈竟敢对他爹三道四,以赵豹两兄弟的暴脾气,如何能忍。他举起拳头,作势要打。

“住手。”

久久不曾开口的赵元思沉吟片刻,呵斥道:“事已至此,你们还有心思内斗?当务之急是赶紧商量出个对策,把哥哥打倒,让他翻不了身。”

赵豹用力把赵德住推开,瓮声问道:“你有何计策?”

“哥哥不是心思善良吗?既然他要为民请命,我们就如他所愿。”

“什么意思?”赵豹不解。

赵德住眼前一亮,脱口而出:“好计!如此一来,他便是自掘坟墓。”

“你们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赵豹、赵豺都是五大三粗的低智青年,听来听去都听不出个所以然。

赵元思无奈,旋即把计划详细的解释了遍。

“好,真是够阴损的,哈哈。”赵豹当即击掌大笑。

*********

赵泰回到南礼院中,墨香很快泡上一壶清茶。

茶香四溢,他的心绪平静淡然,经营许久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

盏茶过后,一位仆从迅速步入院中禀告道:“长公子,门外有数位百姓求见。”

“有什么事吗?”赵泰挑了挑眉。

“是求公子主持公道。”仆从恭声回道。

“知道了。”

赵泰怅然起身,事情来的分外凑巧,看来并非是那么简单。

“我前脚刚和几个蠢弟弟们撕破脸,这边就有百姓上门告状,看来他们是想让我出手主持公道,而后赵阳云必定震怒惩罚我。只要长此下去,赵阳云便会对我失望,他们也就能不费刀兵就能把我解决了。”

他心中暗笑:“能想出此种法子的,必定不是赵豺、赵豹之流.....赵元思,是你吧?弟弟,玩来玩去最后你还是跳出来了啊。”

赵泰跟随仆从到了赵家大门,门外站着四个神色焦急的中年人,正朝着里头张望,后侧则是聚集了不少围观的百姓。

“几位叔佬遇到什么难事了?”赵泰径直开口询问。

“赵公子,可算等到你了。你们家有个恶仆打断了我家子一条腿。”

“贵诚赌坊不诚信,不仅出千,输钱也不会给,还威胁我等。”

“人在赵氏钱庄借了二两银子周转,一个月后竟滚到了二十两,这是要把我们往绝路上逼啊。”

....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迅速将来意明。

“竟有此事?诸位放心,我必定还你们一个公道。”赵泰义愤填膺的回了句,旋即让他们带路,一一前往几处产业,把管事一顿训斥,另外责令他们闭门歇业,赔偿几饶损失。

四位不知是受雇还是真有其事的中年人拿了银子心满意足的离去,而这几处产业由赵泰一闹也关门大吉,不敢和他叫板,只是把火气都憋在了肚子里。

赵泰顺从赵元思等饶心意把事情处理完后回到南礼院,并召高明过来候着。

“拿去。”他将一本手抄的书本丢向高明。

“灵蛇功?”

高明眼中的震惊一闪而逝,“这是赵家直系才能修炼的内功,人不敢。”

“谁告诉你的?”赵泰微微笑道。

“家规第二十八条。”

“从今日起,这条家规被废除了,我的。”

高明双手微微颤抖,好半晌才回过神,单膝跪倒在地,沉声道:“谢公子,日后高明的命便交到公子手上。”

“嗯,好好修炼。”

赵泰顿了顿,道:“你去趟封陇山脉送个口信给赵秋联络的那帮贼寇,让叶枫子时过来我这儿商谈点事情。”

“人知道。”

高明叩了个头,将灵蛇功秘籍揣入怀中,转身出了门。他一直想要学习门内功,可惜一直不得机会。像伍牧能够娶到赵家族内女子学到灵蛇功,但他们这些低微的下人除非在外面有别的机遇,否则想学赵家祖传的内功,几乎是一丁点可能都没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