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连环 1

......

剑圣陆青山是个近乎传的人物,即便以赵泰前世魔教教主亲传弟子的身份也没能见到过。五大皇朝中剑修门派林立,却仅有南斗剑宗能排的上名号,被誉为唯一剑宗。

此生走伪君之路,自然是要学剑才能配的上此种称号,而要学剑首选便是南斗剑宗。

一直到次日正午,赵阳云那边都没什么动静。

昨赵泰把几处产业关闭让家族损失不少,按理他该是暴跳如雷才对,此时风平浪静,气氛异常诡谲。赵泰坐在院中,微微皱眉:“赵阳云如此纵容我,或许是铁了心要让我入朝为官。我现在做的,和他所想的倒是不冲突,赵家恶名在外,入仕需审查相关背景,以赵家的名声不可能通过审查。如此看来,他也想让我把恶人之子的名号摘了,这才一味纵容,睁只眼闭只眼。”

赵泰摇头失笑,这就叫歪打正着了。赵阳云有野心,又极为看重他的能力,不可能放过能壮大赵家的这个机会。赵家想要走出虔城,无非是依附大门派、族内有子弟拜入大势力,入朝为官几种,而赵阳云首选的肯定是朝廷。

如此一来,倒是省去不少麻烦。

正这时,高明快步走入院郑

“公子,都已经安排好了。”

“嗯,做的好。”

高明静静站着不动。

“还有事?”赵泰问道。

高明犹豫片刻,沉声回道:“其他几位公子那儿似乎有些蠢蠢欲动,昨夜,赵元思去见了知府刘卢。”

“哦?”

赵泰眼前一亮,轻声道:“随他去吧,翻不出什么风浪。”

“您就不怕他和官府联合起来对付您?”高明不解。

“其一,官府不会掺和家族斗争;其二,赵元思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想要刘卢帮忙,唯有利益二字。他不过是次子,身份和我不能比。如今我要继承家主位置的事情已是人尽皆知,刘卢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得罪我。”

“若是赵元思许诺家族产业呢?”

“刘卢能等吗?赵阳云还能在位几十年,除非官府出兵把赵家全灭了。可那么做,就得不偿失了,而且他也师出无名....”

高明若有所思,行了一礼后躬身告退。

赵泰深深的看了眼他的背影,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

******

夜色朦胧。

赵家内正在举行家宴,厅内其乐融融,一片欢声笑语。自吞并其他三家后,赵家每日的进账是以往的数倍,每个人能拿到手的自然也多了不少,如此盛况让族人格外高兴。

赵阳云今晚也难得的露出了笑容,向几位叔伯频频敬酒。

赵泰和赵元思几个坐在一桌,各自动着筷子。

“哥哥,弟弟敬你一杯。”赵元思给杯子倒满酒,缓缓起身看向赵泰。

赵泰举杯示意,随后将杯子放了下来。

赵元思面色微变,强挤出丝笑道:“哥哥不给面子吗?”

“并不想给你。”

赵泰淡淡回了句,心中好笑,他何必给一个死人面子。

赵元思愕然,闷闷不乐的坐下。

“诶,有些人做事太过火,赵家迟早要散啊。”此时,赵豹突然开口道。

“是啊,损害家族利益,看他能得意到几时。”弟弟赵豺马上附和。

两人一唱一和,不阴不阳,摆明了是意有所指。

“咯咯咯。”

旁桌做着的女眷-几位夫人均是掩嘴偷笑,看向赵泰的目光中满是鄙夷。

面对冷嘲热讽,赵泰微微一笑,并不做回应。

“该来了吧。”他低声自语道。

“你什么呢哥哥?”坐在一边的赵元思一脸迷茫。

正当此时,厅外响起一阵沉闷的脚步声,一股狂暴的杀机扑面而来。紧接着,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扛着把大刀当头冲进了厅内,身后跟着十多人均是气息骇饶一流武师。

厅中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齐刷刷看向这些不速之客。

“阁下是何人?为何强闯我赵家?”赵阳云一眼瞥见叶枫等人,心中陡然一惊,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太妙。

“赵老爷好兴致,你们吃喝的开心,我们这些弟兄可都是饿着肚子呢。”叶枫哈哈大笑。

赵阳云眉头微皱,朝身后摆摆手,沉声道:“给几位兄弟拿一百两去吃饭。”

“呸。”

叶枫肩头大刀悍然落下,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一百两打发叫花子呢?我大刀叶枫就值这么些银子?”

“大刀叶枫!”

“竟然是大刀叶枫!”

厅中一片哗然。

这叶枫在南平洲虽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角色,可在虔城百姓这可是如雷贯耳。封陇山脉盗匪成群,其中最为凶残嗜杀的便要以大刀叶枫为首。

此人据是七十二地煞之一的手下,即便是知府也不敢去寻他麻烦。

“叶兄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此举是何意?”赵阳云吃惊不已,不知道何时招惹上了这等凶悍的贼寇。他看那了眼叶枫背后的匪徒,随即镇定下来,冷声问道。

“杀你。”

叶枫低喝一声,拖着大刀急冲向前。

刀锋从青石砖地面上划过,溅射起一片火花。

大刀朝正前的赵阳云当头斩落,如同青龙出海,罡风怒吼着呼啸而过。

“大言不惭!”

赵阳云震怒,一拳便轰了出去。

赵家的灵蛇拳他早已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拳风浩荡,诡谲多变,径直砸在了宽厚的刀身上。

砰的一声闷响,赵阳云被雄浑的力道震退数步。

“好大的力气。”

赵阳云暗暗心惊,同时朝外怒吼道:“来人!”

“不用费劲了,你那些不堪一击的护卫都被我的弟兄们解决了。”叶枫提刀斜指着赵阳云,冷声吩咐道:“杀,一个不留!”

身后十多个一流武师四散而开,朝厅中众人杀去。

几个起落间,便有数位管事被斩断头颅,无头尸体血液喷洒,无力的倒在地上。

“放肆。”

赵阳云低喝一声,后堂顿时杀出二十几个有凝血境修为的护卫,这些人都是赵家的精锐,是赵家数十年的积累和底蕴。外面的普通下人死了也就死了,但想在他赵家头上动土,还得掂量下自身实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