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连环 2

叶枫怡然不惧,在他眼中这些家族中成长起的武师都是温室的花朵,而他手底下这帮兄弟无一不是跟随他四处劫掠征战,是从尸山血海中历练出来的精英,以一敌二问题不大。

一时间,厅中大乱。那些普通的管事、女眷纷纷四下逃窜。

赵元思等人也是第一次经历慈场面,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面对杀意十足的凝血境匪徒,他们根本生不起丝毫抵抗之心,连忙逃向族内那些一流武师。

噗,

一道寒光惊现,将逃跑中的赵豹后背心洞穿。

赵泰手执长剑,面含微笑的看着颓然回过头的赵豹。

“哥哥,你.....”赵元思大惊失色。

“刚才不给你面子,是因为你要死了啊弟弟。”赵泰迅速抽出长剑,朝目瞪口呆的赵元思刺了过去。

“同归剑法。”

赵元思瞳孔蓦然放大,他自然是认出赵泰所使的剑法。可他竟发现无处可躲,那一剑似乎将他所有的退路都封锁了。

电光火石间,赵元思顿觉胸前一痛,低头一看,胸口上已经多了一个血洞,猩红的血水正源源不断的往外冒。

“哥哥....”

赵元思轰然倒地,临死前仍是不敢相信。

“啊!”

厅中响起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赵元思生母张氏和赵豹生母薛氏眼见儿子被杀,顿时惊骇莫名,她们无论如何也想到此时赵泰会蓦然发难。

正和叶枫交战的赵阳云心思一阵恍惚,被叶枫一脚踹腿出去。

他抬眼看向前处,目眦欲裂,瞳孔中一根根血显现,怒吼道:“泰儿,你疯了吗?”

赵泰轻弹了下剑身,顿时响起一阵轻吟,粘附在上的血水当即被震散,洒落在地。“父亲,你还不明白吗?”

赵阳云闻言身形一震,失声道:“秋儿的死和你有关?为什么,你即便不这么做家主之位也是你的,为什么你要如此,你个孽障!”

“你的对手是我,可千万别分神啊。”叶枫冷笑一声,全身内力调动,一刀朝前斩出,有如虎啸龙吟。他的路子本就是以力见长,如今用尽全力,威势骇人。浩荡的罡风四溢,周边的桌椅登时化为齑粉。

赵阳云惊怒交加,气势已经弱了三分,不敢硬抗,连忙朝旁翻滚而去。可那大刀却如同跗骨之蛆紧紧贴着他的身体跟了过来。情急之下,赵阳云一把抓过年迈的孙景山横挡在前。

噗,

血水喷溅,

孙景山被拦腰斩成两段。

“你....”孙景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就魂断九幽。

“对不住了。”

赵阳云阴沉着脸,此时他也顾不得其他了,只能自顾保全性命。

此时,厅中局势逐渐明朗。

叶枫带来的十多个凝血境匪徒固然凶悍,招数狠辣,有以一敌二之勇,可渐渐也架不住赵家护卫人多势众,一路败退。赵家很快挽回颓势,有镇压匪徒的趋势。

叶枫紧紧皱着眉头,连忙大吼:“还不出力?”

赵泰扫了眼四下,轻轻打了个响指。

陡然间,厅外再次冲进一队人。

伍牧提着长剑,面色冰冷,一剑将想要逃遁的张氏捅死;高明不甘落后,也连续砍翻两个管事;一行人如同虎入群羊,冷酷无情的屠杀着已经吓破胆的族人。

“伍牧?你竟然...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赵阳云双眼通红,眼见爱妾张氏身死,再不保留,阴狠诡谲的一拳轰出的同时,手掌翻飞,扬手朝叶枫甩去。

一道碧光划过,

叶枫陡然变色,连忙朝旁侧翻滚,分外狼狈的逃过一劫。

碧光穿过人群,射在一个匪徒身上。

噗通,

那名匪徒当即倒地化作一滩浓水。

“好歹毒的暗器。”叶枫惊出一身冷汗,刚才若不是他及时避过,恐怕死的就是他了。赵阳云隐藏的这一手,若是刚进先的武师一个不慎也要中眨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叶枫胆寒不已,不过暗器就是胜在出其不意,赵阳云用过一次之后,他倒也不再惧怕,再次拖着大刀砍杀过去。

一针失利,赵阳云眼角剧烈跳动,知晓再想用碧鳞针山叶枫已经不太可能。连忙轰出一拳把叶枫暂时逼退,趁此间隙扬手甩出数道碧鳞针。

他的目标是叶枫手下那些凝血境的匪徒,只要把他们解决,事情便还有转机。

叮,

数根碧鳞针掉落在地。

“什么?”

赵阳云陡然变色,难以置信的看向前方。

“忘记告诉父亲了,碧鳞针我也会。”赵泰微微一笑,一把攥过神色慌乱的赵蕊搂到身前。

“畜生,放开她,她是你妹妹啊!”赵阳云怒吼。

叶枫同样微微侧目,心中胆寒不已。

“好狠啊,不过,他竟然也会那种让人防不胜防的歹毒暗器。要是他上回用它对付我......”想到这里,叶枫背后不由升腾起一股凉意。

“哥...”赵蕊惊惧的抬头,眼中满是无辜。

“抱歉。”

赵泰毫不迟疑,长剑一拉,从她白皙的脖子上抹过。

一道血痕浮现,皮肉翻卷朝上,血水喷洒而出。赵蕊双目失神的靠在他怀里,气息逐渐微弱。

“她还是个孩子啊,逆子,我杀了你。”

赵阳云怒火中烧,迎着叶枫斩下的大刀,拼着肩头受伤,一拳轰在他胸口。

叶枫怆然后退,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与此同时,震怒下的赵阳云直奔赵泰,浩荡的拳风裹挟着无尽的杀机顷刻间杀到。

“迟了。”

赵泰轻声吐出两个字,一步跨出,长剑如同惊雷般斩落。

快,快到极致的一剑,去伪存真,直近本源。

赵阳云大骇,除了震惊赵泰剑法之出色,还有那如同烈阳般灼热的纯阳内力,像是被点燃的火盆,顷刻间就席卷而上,将他整个茹燃。

噗,

粘稠的血水洒落,一条手臂被斩落在地。赵阳云捂着断臂,身形暴退而出。

此时,他终于回过神,想起了那五块神土,想起了碧鳞针,想起了刘四的死......一切一切,包括萧氏和王腾通奸,赵秋毁容和首级被送到家门前。

赵泰心思深沉,下手狠辣,且三番两次献上毒计,助力覆灭其他三家。几乎所有事情都有他的影子.....

“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把你杀聊...”赵阳云喃喃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