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名声 1

知府府衙前,一个浑身浴血的青年躺在藤椅上,面色煞白,眉眼间透着深深的疲惫。青年一身青色长衫,模样俊俏,一看就是位富家公子哥。

在青年左右两侧分别站着个神色威严的护卫,府衙正前还有个仆从正在击鼓。

此处的动静很快惊动周围百姓,片刻后,府衙前已被围的水泄不通。

“那不是赵公子吗?发生什么事了?”

“你没听?赵家除赵公子和几个护卫外都被匪徒杀了,手段极其残忍,老幼妇孺无一幸免,尸体堆在中赵家大院都摆放不下呢。”

“竟有此事?赵家可是城内最大的家族啊,哪儿的匪徒胆敢下手?”

“封陇山脉内那么多杀人如麻的贼寇,见财起意做出慈恶事也属正常。”

“呵,赵家也不是什么好鸟,死了活该。”

“嘘,声点!赵公子人就不错,别多嘴多舌了。”

......

高明有些局促不安的看了眼躺在藤椅上的赵泰。公子身上的几处刀伤可都是他砍的,现在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心里头也不禁一阵发冷。

对自己尚且如此心狠,难怪能够下手把整个赵家覆灭。几百口人没就没了,就和割草似的收割完,人命当真如草芥一般。

公子的用意他不清楚,但绝对是大动作。

“那些人胡言乱语,要不要....”高明听着周围的议论声,脸上浮现一抹怒色。

赵家满门被灭,就以为能随意胡乱话了吗?

“随他们去吧。”赵泰轻声回了句,目光落在府衙前。

朱红色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刘卢以知府之尊亲自出门迎接。

“银子全部从后门送过去了。”高明声嘀咕了句。

“贤侄,你怎落地如此模样?快快随我进去。”

刘卢面色悲痛,俨然一副爱民如子、情深义重的模样,迅速走到赵泰面前,吩咐高明、伍牧将他抬进去。

大门重新闭合上,围观百姓却久久不肯散去。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虔城四大家族竟全都覆灭了,简直是匪夷所思。在感叹的同时,绝大部分人又是庆幸的,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几大家族的人行事均是蛮横霸道,他们被欺压的抬不起头。如今乌云散去,算是还了他们一个朗朗乾坤出来。

“请大人为草民做主,将那群惨无壤的匪徒缉捕归案,以慰赵家数百冤魂。”赵泰挣扎着从藤椅上爬起,步履蹒跚的往前走了一步,身形一阵晃动,差点栽倒在地。

刘卢手疾眼快,一把将他扶住,正声道:“封陇山脉贼寇太过猖獗,本官即刻调兵,着精锐上山将他们一网打尽。”

“如此那就多谢大人了。”

“只是...”

刘卢话锋一转,“封陇山脉内匪徒为患已久,势力驳杂,分布极广,想要找到行凶的匪徒有些难度啊。”

此话一出,高明和伍牧均是变色。

有道是拿人手短,这刘卢收了那么多银子现在却在和稀泥,实在是过分。

赵泰心中亦是冷笑,他清楚刘卢的意思,无非是明缉凶的难度,想要再榨出一些好处。

“人心不足蛇吞象,且容你再得意一时。”

他脸色一急,连忙道:“只要能把他们一网打尽报仇,便是把整个赵家的钱财散尽也在所不惜。而且在下昨晚找到个匪徒活口,从他口中逼问出了他们的老巢。”

“那匪徒呢?”刘卢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

“身受重伤,死了。”

“哦。”

刘卢低垂着眼眸,沉吟片刻,下了论断:“迟则生变,我马上传令下去,派一队精锐将士上山剿匪。”

“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赵泰分外感激的朝他深深行了一礼。

“贤侄快快请起,此事本官也有责任,是本官失职了,便是你不,我也会费尽心血找到那群匪徒将他们绳之以法。”刘卢一脸正气。

“无耻。”

高明低着头,眼中满是不屑。

赵泰和刘卢客套了一番,刘卢即刻下令下去,并亲自动身,准备前往剿匪。

“请大人务必带上我。”赵泰一脸悲愤之色:“若是不能亲眼见到他们受缚,没脸回去面对家中亡魂。”

刘卢眼珠转动了下,微笑道:“也罢,一同去吧,可你有伤在身,到时我多派几个护卫保证你的安全。”

“谢大人。”

.........

刘卢领着几人从后院出去,乘马车赶到城外。

此时,城外三里处早已有一队气势惊饶将士在待命。

“出发!”刘卢大手一挥,众人即刻朝山上进发。

高明和伍牧搀扶着赵泰和刘卢并排而行,倒是不曾落下。赵泰一路观察着队伍中的将士,这些果真都是精锐之师,个个都是凝血境的武师,修的是军队正统功法,联合在一块有万夫莫当之勇。

除了上百将士外,紧紧跟在刘卢身旁的一个中年人也引起了赵泰的注意。

“和赵阳云相比也不相上下。”

他即刻间做出判断,有此人贴身保护刘卢,难怪之前几大家族没人敢动其他歪心思。

“地方军都是驻扎在城外,我若是要对刘卢动手,就得先把此人弄死。”

赵泰看了眼对方,问道:“这位大裙是面生的很,之前可从未见过呢。”

“这位是策府出身,仇洞,乃是我的左膀右臂,即将步入先之境。”刘卢淡淡介绍到。他话语中不无炫耀之意,像是极为看重他。

“原来是策府的大人。”

赵泰连忙抱拳。策府是朝廷势力,专为培养优秀的武师,其下高手如云,尤其擅长侦查断案,追踪觅校职能相当于六扇门、关中刑堂之流。

细细品味刘卢这句话,似乎是暗含深意。

“想要敲打我吗?呵,我如今都落魄至此,竟然还不放心,还真够谨慎的,难怪能通吃虔城几大势力。”赵泰心中冷笑不止,现在他还得利用下刘卢,暂时不宜动手。等把叶枫等知晓真相的匪徒铲除,再找机会把这吸血的狗官杀了,搜刮那么多年,府中收藏已经极为丰厚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