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收获 1

叶枫眼中满是悔恨之色,刚才和仇洞的争斗耗费太多真气,注意力也全部放在这个强大的对手身上,根本没防备身后的威胁。

四个凝血境的手下看护,赵泰怎么能出来?伍牧和高明二饶实力不足以把四人击败,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赵泰没受重伤,他出手了。

蛇毒顷刻间涌入五脏六腑,不等叶枫运气便已毒发身亡,化作一滩脓血。

再看人群后方,哪还有半分赵泰的影子。

另一边,仇洞动用真气拼命,手掌上的梅花印悄然散开,遍及全身。他被叶枫一脚踹飞平躺在地,背上有道深可见骨的口子,森然的白骨在光影间闪烁着寒光,看起来格外瘆人。

局势反转太快,慌不择路的刘卢见背后忽然没了动静,斜眼往后看了眼,脖颈处顿时升腾起一股寒气。

就在刚才叶枫站的位置多了一滩脓血,那把宽厚沉重的大刀散落在一侧,证明那滩脓血是叶枫无疑。

“死了?”

刘卢脸上的喜悦稍纵即逝,眼中满是疑惑。

不过此时不是他刨根究底的时候,对方首脑已死,正是绝地反击的最好时机。

“你们匪首已被就地正法,投降者不杀!”刘卢运足气,高声喊了句。

酣战正烈的匪徒们闻听此言,心中顿时慌乱起来。而刘卢手下的将士则是像打了鸡血似的,个个精神百倍,骁勇无匹,局势从势均力敌转变成隶方面的屠杀。

“我们投降。”

有胆的匪徒率先扔了兵器,蹲在地上不敢动弹。

“孬种!”

那位匪徒刚放下刀,就被一人从身后绕到近前,一刀砍下脖子。

刺鼻的血腥味让众位匪徒精神一震,彻底激发了心中的血性,强打着精神反抗。他们本就是凶狠残酷的匪徒,面对生死困境,更是不要命的攻杀。

仅剩的数十人竟把百人队的将士挡住了。

战局再次陷入胶着。

刘卢眉头紧锁,知晓获胜只是时间问题,这才跑着跑到仇洞面前,关切的问道:“你没什么大碍吧?刚才幸亏有你把匪首杀了,否则熟胜熟败还未可知呢。”

仇洞中了梅花印又妄动真气,加上背上深可见骨的刀伤,已是必死之局。他张了张嘴,本想否认,可一句话也不出来,干脆半闭上眸子默认下来。反正都要死了,在生前事迹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算是件好事。

寨子内喊杀震,持续了近半个时辰。

叶枫手下全部战死,刘卢手下最后也只剩不到二十人,可谓是伤亡惨重!刘卢心疼不已,培养出这些精锐的将士要耗费多少资源,如今竟在一个的贼窝损失了数十上百人。

“搜!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这群贼寇的赃物全部掏空。”刘卢气冲冲的下完令,随后带着两个人前往寻找赵泰。他本是不抱多大希望,不曾想刚进寨子大厅就看见赵泰躺在藤椅上品着茶。

地上是四具淌血的尸体,伍牧和高明也半死不活,不过还剩口气。

刘卢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一脸歉意的上前:“贤侄,我来晚了。”

“无妨,战况如何?”赵泰呷了口茶,慢悠悠的问道。

刘卢叹道:“贤侄你的情报有误啊,这哪是寻常的强盗匪徒,而是七十二地煞的人,将士们伤亡惨重,我真是无颜回去见虔城的百姓了。”

“竟是七十二地煞?”赵泰一副吃惊的模样。

“连策府的仇洞也死了,呵呵,我这身官服怕是要被扒了......其实来也无所谓,只是那些死去的将士.....诶,我是连抚恤津贴都拿不出了。”

刘卢暗示的意味十分明显。

赵泰心中冷笑,来前他便让人送了不少银两去刘卢府邸,现在他倒是敢厚着脸皮哭穷,还美其名是给死去的将士发放抚恤津贴,真是何时何地都不忘榨取钱财。

赵泰沉吟片刻,拱手道:“大人为赵家之事殚精竭力,将士们更是奋勇杀敌可敬可佩,这笔银子我来出。”

“这可如何使得?”刘卢连连摆手。

“请大人务必收下,否则在下于心不安。”赵泰坚持。

“既如此,那本官就替那些死去的将士多谢贤侄了。”刘卢正了正色,朝赵泰微微行了一礼。

此时,数位袖袍染血的将士拖着几个箱子步入厅内。

“禀大人,所有赃物都在箱子里了。”

“好,把将士们的尸首收敛,即刻回城吧。”刘卢扫了眼四个箱子,眼中划过一丝贪婪之色。随后,他再次走到赵泰面前,“贤侄仁义之举本官定会如实向全城百姓公布,我们这便回去吧。”

“这是在逼我给钱啊。”

赵泰挑了挑眉,顺从的让几个将士放在一张藤椅上一路抬着回到城内。

刘卢早已命人通知下去,队伍刚到城门便受到百姓们的围观。

“刘大人好样的,封陇山脉中匪患不浅,您算是给那些拦路抢劫、杀人越货的匪徒一次当头棒喝。”

“刘大人辛苦了。”

....

百姓们衷心的赞誉让刘卢格外受用,他亲切的朝百姓们一一挥手致意。

“父老乡亲们,我刘卢身为父母官,自然知晓封陇山脉内匪患之猖獗,故而蛰伏数年多次派人打入匪徒内部,今日只是其中一处,我向大家保证,必除匪患,还各位一个太平盛世!”

....

“好!”

“大人英明!”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喝彩声。

刘卢微微按下手掌,等百姓们安静下来后,他略带悲痛的道:“尽管有内应配合,可匪徒负隅顽抗,导致将士们伤亡惨重!他们都是了不起的汉子,保家卫国,不惜付出性命的代价。而赵泰赵公子,他将抚恤津贴一力承担下来,实乃仁义无双。”

刘卢当着百姓的面把话满了,也就不怕赵泰反悔。

否则,赵家的名声可臭了,他赵泰也要成过街老鼠。

数十位将士的抚恤津贴加起来可不少,刘卢三言两句就省下一笔费用,心中得意不已。

“多谢你成全了。”

赵泰嘴角噙着笑意,他之所以没在寨子上把他杀了,正是想借他之口再度提升下口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