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机遇 3

知府府衙

一群衙役簇拥着一位身着黑色蟒袍的中年人走到刘卢和陆雪风被烧成枯炭的尸体前,面色阴沉似水。堂堂一城知府竟然被人刺杀身亡,对方的胆子也太大了。

黑袍中年壬着双虎目,朝左右问道:“你们没看到动静?”

几位衙役相互对视了眼,其中一人心翼翼的道:“回郑大人话,昨晚刘大人吩咐过,不得打扰他和陆团练,所以人们都回去歇着了。”

陆雪风乃是即将踏足先的武师,有他在确实不需要普通衙役守卫。郑嘉木闻言微微颔首,此事怪不得府内衙役,只能怪刘卢运气不好,竟招惹到动辄让其死亡的存在。

衙役们见此位大人并没有为难他们,顿时暗松了口气。郑嘉木是策府的大人,职位不低,即便是知府见到也十分客气,他此次前来虔城据是为了来找朋友叙旧。

“对了,仇洞呢?”郑嘉木扫视眼几人,淡淡问道。

几位衙役这才反应过来,仇洞和他同为策府出身,有旧也是情理之中,刚才心神忐忑下竟没想到此事。郑嘉木不问还好,一问出口,众人都面露难色。

“嗯?”

郑嘉木微微挑眉,一股慑饶气势顿时席卷而出。

几位衙役当即变色,忙不迭道:“仇大人死了,前随刘卢大人前往封陇山脉剿匪不幸被匪徒拼死。”

“什么?他的尸体呢?”

郑嘉木眼中闪过一道别样的情绪,冷声问道。

“还在义庄存放着呢。”

“带我去。”

郑嘉木即刻让衙役们领着赶到义庄。仇洞的尸体冷冰冰的躺在一口朱漆棺材里,全身乌青发紫,一眼就能看出是身中剧毒。他仔细查看,在仇洞右掌手心发现一块模糊的梅花印记,顿时面色骤变。

“梅花印?和七十二地煞中的梅花郎君有关?”郑嘉木眉头紧皱,觉得此事有些匪夷所思。七十二地煞在整个南平洲是最为强悍的一群巨寇,先前被翠羽楼打的四分五散,死伤惨重,可即便如此,梅花郎君也应该不屑对一个凝血境的武师出手啊。

这群巨寇都是无利不起早,虔城这鸟不拉屎的城,修炼资源有限,连他都看不上眼,更何况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梅花郎君。

“难道是梅花郎君的手下?刘卢如此没脑子吗?事先不打探敌方实力就敢冒然带人剿匪,还连带着把我兄弟连累.....不对,就算刘卢是个草包,我那兄弟可是个心思缜密之人,断然不会放如赐级的错误。”

念及此处,郑嘉木看向几位衙役问道:“前往封陇山脉剿匪除了刘卢、仇洞两位大人之外,可还有除官府之外的人?”

“有,还有本地第一家族赵家的长公子赵泰随行,此事便是赵公子起的头。他全家被贼寇所灭,第二日一早便拖着重伤之躯前来报官,刘大人震怒,当时便带兵上了封陇山脉,把匪徒一网打尽了。”

“原来如此。”

郑嘉木微微颔首,忽而想起什么,急忙问道:“你那赵泰是重伤?”

“对,浑身上下血淋淋的,比我们拷打的囚犯还惨。”

“那他为何还要一同前往?”

回话的衙役楞了楞,“这人就不知道了。”

“赶紧带我去赵家。”郑嘉木当即喝道。

“赵家昨晚同样被一场大火烧了个精光,那赵公子烧的连灰都不剩了。”衙役声回道。

郑嘉木双眼微微眯起,事情竟然如此凑巧?难道是梅花郎君得知他手下被所以出手把刘卢、赵泰都灭了?还有种可能,一切都是赵泰所作作为,他没死....

“即刻找人把赵泰长相画出,贴出通缉令通缉。”

“可..赵公子死了啊。”

“我他死了才是真的死了。”郑嘉木瞪了几个衙役一眼,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不管是梅花郎君还是赵泰,他可以两手兼顾,一并抓了。

“抓到梅花郎君可是大功一件,既然他的手下在虔城,梅花郎君应该也相距不远。我即刻去请示指挥使大洒集人手将梅花郎君捉拿归案。”

郑嘉木打定主意,嘱咐衙役们尽快把赵泰的通缉令发到南平洲各州府后,迅速出城而去。

........

赵家在历经大火后已然成了一片废墟。

此时,一位身姿婀娜穿着大红长袍的妩媚青年手里拎着壶酒坐在地上,不时喝上两口。

几位气息悠长的壮汉从黑暗中隐现,对着青年的背影恭敬的稽首。

“老大!”

“查的怎么样?”妩媚青年轻声开口,声音极为悦耳动听。

“知府刘卢死了。”

“哦?”

妩媚青年微微侧过头,一张白皙秀美的脸庞显露在几人面前。“有人替我们出手了,回去吧....”

几位壮汉即便是每日都能见到这张脸,心里头却仍旧是一阵心惊肉跳-太妖媚了,要不是知道自己老大性别,他们还真要以为是个漂亮女子。

此人正是七十二地煞中的梅花郎君!

“那叶枫的仇不报了吗?此事十分蹊跷,恐怕另有隐情。属下怀疑可能和赵家公子有关。”其中一位壮汉犹豫片刻后道。

他事先在城内打探过,赵泰在城内口碑不错,经常和家族对着干。这种满口仁义道德的人做出些大义灭亲的事情十分常见。刘卢刚被杀,后面紧接着赵家就一场大火,赵泰也不知是死是活,实在是太奇怪。

“报?我可是听叶枫在被杀的前一晚上带人把赵家杀了个鸡飞狗跳。不论实情是什么,他没通知我,就是想自己安把东西吃下。如今死了,我这毫不知情的大哥还要为他报仇?”梅花郎君轻声笑了句,淡淡道:“任何有异心的人,都活不长的。”

几位壮汉登时色变,一个个吓得噤若寒蝉。

南平洲横行的七十二地煞,梅花郎君能排在中上的层次,在匪徒们心中威望颇高。如今即便受伤,也足以让他们几个顷刻间灰飞烟灭。

“换个地方吧,簇已经不安全了。”梅花郎君轻柔的声音在废墟中久久回响。

几位壮汉相互对视一眼,均是诧异不已,不明白他何出此言。

“老大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其中一人不瞒的冷哼道。

“住口。”另一人脸色微变,立即呵斥道。

话音刚落,一抹耀眼的红芒划过,去而复返的梅花郎君如鬼魅般出现在那人面前,单手攥住他的喉咙,淡淡道:“我耳朵很灵的,千万别在背后我坏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