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前行 1

赵泰从虔城出来后便扎进了苍茫的林海郑一路穿行了半日,在一处齐人高的荆棘丛停下,他盘腿坐下,取出从血魔那薅到的三块神土细细端详着。

几块神土呈暗红色,表层有古朴的纹饰,品阶不低,一看便知是从上古遗迹中搜刮出的上好货色。

碧鳞针作为魔道武功不能暴露在世人面前,赵泰能拿的出手的只有同归剑法,配合紫霞神功的纯阳内力倒也不弱,可对他来终究是单一了些。

赵泰当下不再迟疑,将血滴入第一块神土内。光华一闪,神土如红莲绽放,里面赫然是一本秘籍。

“白鹤霸手?竟然是白鹤派的武功。”赵泰挑了挑眉,打开秘籍看了眼,是本四品功法,运气还不错,在白鹤派也是能拿得出手的武功了。

白鹤派是上古门派,赵泰也只是偶然听闻过。这个白鹤派当时在江湖中名望颇高,几乎有现在的南斗剑宗那么高的影响力。其门下弟子均是高风亮节的江湖豪侠,门人不多却个个雄踞一方,声名远扬。

“总归是有适合的武功了。”

赵泰松了口气,现在他需要的是能放在台面上向世人展示的武功,白鹤霸手是门近身的擒拿手,在近距离打斗中往往能起到非同寻常的作用。

接着是第二个,同样是一本秘籍-白鹤霸掌。

白鹤派让世人熟知的便是白鹤四绝神功,白鹤霸手和白鹤霸掌都是其中之一,均以刚猛霸道着称。

赵泰打开最后一块神土,略微有些失望,里面不是四绝神功之一,而是一张没有字的羊皮纸。

“岳还是差了些。”

他摇了摇头,旋即双眸微凝,“不对,能和四绝神功放在一起明价值和前者是等同的,这羊皮纸上面没字迹,可以排除是情书之类寄托思念的东西,有问题。”

赵泰再度把羊皮纸拿起放在手上摩挲着,羊皮有些粗糙,上面也没有法阵禁制的气息,应该是别有洞。他把羊皮纸翻转竖起,看了下羊皮纸的侧面,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异色。

果然,羊皮是双向的,中间还夹着东西。

赵泰暗暗庆幸观察的够仔细,随后把两面的羊皮撕扯开,露出里面一张绢布。

“断筋鬼剑!竟然是门魔道剑法。可惜,是本残卷,只有三式......”

赵泰魔道纵横数十年,见识远超常人,但连他也没听过江湖上有这门功法。他只看了一式,顿时暗暗心惊,这断筋鬼剑鬼鬼剑比白鹤霸掌和霸手高明太多,真要评定品级,恐怕能超过七品。

“老师啊,多谢您的馈赠了。”

赵泰轻笑了句,随即开始修炼白鹤霸手。

一晚上的修炼,待到朝霞升起,又再度转修紫霞神功,体内真气逐步壮大,雄浑深厚,比前世修炼的血饮神功真气更加精纯。期间他不断服用从赵家收刮出的凝血丹凝练精血,全身十之八九的血液尽数转化成精粹的血液,只差一步,就能朝先迈进。

先之境,在赵泰看来,是武师最为重要的一个修炼阶段。在这个境界,需要把十四条经脉上的三百六十一个穴位温养打通。

人体共有四百零九个穴位,经脉上的三百六十一个,再加上四十八个外奇穴。其中一百零八个穴位在受到外部打击时会有明显症状,三十六个称为死穴,受到击打不及时医治便会有性命之忧。

所以自古以来,能把四百零九个穴位全部温养的人少之又少,能温养到一百个以上便是资过人了。另外,温养穴位所需要耗费的修炼资源是个庞大的数值,足以让人望而却步。

“即便是我,前世也仅仅是温养了二百六十五个,剩下的到死那也不敢涉足。如今我身体状况和前世相差不大,恐怕也会止步到二百六十五个,除非能得到改变体质的秘宝,在能保证性命安全的前提下倒是能够尝试一二。”

....

举目远眺,碧绿的林木连成一片,郁郁葱葱,散发着舒心的清爽。

阳光像一缕缕金色的细沙,穿过层层叠叠的枝叶,洒落在荆棘草丛上。伴随着潺潺流水,微风轻轻拂过脸颊。赵泰背负剑匣,穿梭在林海中,很快便到了青江府的地界。

青江府和虔城相邻,属于南平洲的下辖之地。

赵泰进了城内,找了家酒楼要了些酒菜坐了下来。在深山野林待了近半他早已是饥肠辘辘,等伙计把酒菜上齐,他埋头便吃了起来。

酒足饭饱之后,赵泰又要了壶好茶,细细品味着。

酒楼中人满为患,一些江湖武师三两成群聚在一起高谈阔论着。他面前一张桌子坐着几个彪形大汉,只见一人灌了口酒,大声道:“隔壁虔城发生不少大事,一夜之间几大势力尽数被赵家灭了。可你们猜怎么着,过了没多久赵家满门也死了,连虔城知府都被刺杀。事情引起的轰动不,听策府都派人去查探了。”

“你的消息算什么,那几位策府的大人可不单单是为了他们。你还不知道吗?南斗剑宗的一剑光寒和血魔大战,双双陨落在了虔城外。”另一人不无炫耀的道。

“什么?你是一剑光寒郝玉泉,那可是三花聚顶的高手啊,估计南斗剑宗的人也会赶来吧。”

“嘘。”

另一人作了个噤声的手势,声回道:“郝玉泉和血魔都是成名强者,他们身上的东西可是引来不少势力的觊觎,都想趁着南斗剑宗的人没来浑水摸鱼。”他看了眼周围,有几桌的人明显是北地的人,穿着风格和他们本土相差很大,很明显,这些都是闻讯赶来想要谋夺机缘的人。

赵泰呷了口茶,神色淡然。想要浑水摸鱼的都是些散修武师,要么就是魔道弟子,郝玉泉毕竟是南斗剑宗的人,谁敢打他身上东西的主意?除非是不要命了。魔道中人行事无所顾忌,血魔的传承还是十分诱饶,他们出手肯定是肆无忌惮。

这批人明显是更晚一步,郝玉泉和血魔死聊消息既然传了过来,那就明有人在那边了。估计等他们赶到虔城得知血魔储物的血玉扳指破碎,郝玉泉的佩剑、玉佩也不翼而飞,不知会作何感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