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镖途 1

起来,谭桦比桂修远更早跟着郑嘉木,算是桂修远的师兄。可郑嘉木对他这个师弟已经到了极度偏爱的程度,同样都是弟子,凭什么待遇就差地别。

谭桦心中冷笑了句,脸上却没露出丝毫波澜。

郑嘉木道:“和我想的相差不大,七十二地煞所剩无几,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重新会和,梅花郎君也不例外。封陇山脉中地形复杂,我们只派精锐进去,剩下的守在各处的茶摊驿站,静候他们上门。”

“是。”谭桦和桂修远齐齐抱拳。

“对了,有赵泰的消息吗?”郑嘉木问道。

此此,谭桦抢先道:“弟子查到,他去过南江府的龙凤镖局买马,据镖局内的镖师所,他往安陆府的方向去了。弟子已经让龙凤镖局的总镖头传信下去,外出的镖队们若是见到赵泰,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嗯,果然不出我所料。”郑嘉木冷声道:“不出意外,便是他把刘卢和陆雪风杀了,仇洞的死也和他脱不了关系,我必定要把他捉回来扒皮抽筋。”

.............

跟着商队走走停停,速度慢下不少,赵泰也落了个轻松。袁飞鹰等人常年带着商队往返青江府和安陆府两地,对地形十分熟系,早已把路子摸透,倒省去赵泰不少麻烦。

此时已是日上三竿,气闷热的厉害,武士们汗流浃背,热的脸色潮红。袁飞鹰当即下令停下休息并给马匹喂水。赵泰下了马走到一株大树前坐下,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类似他们这般停在路上歇息的商队不少,不过都是商队,和袁飞鹰的不能相比。

“赵兄弟,喝口水吧。”祝东拿着水囊一屁股坐在赵泰身旁,爽朗的笑道。

“多谢。”

赵泰也没客气,接过水囊便灌了几口,发干的喉咙得到滋润,整个人也舒坦了不少。他刚巧要把就水囊递还回去,目光却是一闪,前方尽头出现一路镖队,领头的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张镖头。他骑在一匹神骏的黑马上,程亮的光头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还真是有缘分啊。”赵泰轻轻摇头,把水囊还给了祝东。

镖队由远及近,到了商队跟前便停了下来,随商队的人一起寻了个阴凉地方休息,双方紧紧挨着,大眼瞪眼的互相看了眼,旋即自顾忙着各自的事情。

张镖头牵着他那匹黑马走到树旁栓好,随后拿起一个黄葫芦仰头灌了几口,目光一瞥,看见远处坐在地上的赵泰,迅速移开,默默走到几个镖师面前。

“把镖局传来的信件拿来。”

“是,镖头。”其中一个镖师从怀里拿出封信。

张镖头拿出信看了眼内容,又看了下画像,冷声道:“都起来,找到人了。”

几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脸上各自浮现出一抹笑意。镖局刚把信送到不久,他们就找到了事主,要是将其擒获,除了镖局有赏,在策府的大人那儿不定也能讨到些赏赐。

众缺即精神一震,招呼了几个好手,跟着张镖头便朝赵泰走去。

几人气势汹汹的走来,袁飞鹰商队中的护卫不由开始戒备,纷纷站了起来。袁飞鹰也上到前头,将其拦下,淡然问道:“几位有何事?”

“和你们无关,让开!我们找他。”张镖头眼神不善的看向赵泰。

他的语气很不客气,袁飞鹰的面色微微一变。相思庄可是位列十庄之一的大势力,什么时候竟有人敢如此无理的呵斥他们了?

“在下相思庄商队管事袁飞鹰,阁下有什么事?”袁飞鹰淡淡道。

“相思庄?”

张镖头楞了楞,作为走镖多年的镖头,他自然是听过相思庄的大名。面前之人虽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商队管事,可也不是他一个镖头能随意呵斥的。

“原来是相思庄的贵人,在下冒失冲撞了各位,还请见谅。那人是虔城的重犯,策府的大人命我们协助捉拿,你看可否行个方便?”张镖头在得知袁飞鹰身份后变得十分客气。

相思庄可不是他一个镖头能惹得起的,即便是龙凤镖局,对相思庄来也只是个微不足道随时能碾死的货色。

“重犯?”

袁飞鹰诧异的看了眼赵泰,目露询问之色。

赵泰此时有些哭笑不得,他没去找张镖头的麻烦,对方却反倒主动送上门了。策府追踪的本事确实有一套,不过....一个镖头就想上前将他拿去问罪,是不是也太看不起人了?

“赵某行事光明磊落,何时成了重犯了?”

“这我便不知了,策府大饶命令,我只是照章办事。”张镖头沉声回道。

“是非曲直你尚且不曾了解清楚,就替人办事,不觉得可笑吗?”赵泰目露讥诮之色。

“做没做,我了不算,你了自然更不算。”

张镖头转过头,看向袁飞鹰。赵泰如今和他们的商队在一起,要捉人还得他们同意才行,否则,就是不给相思庄面子了。

袁飞鹰犹豫片刻,坦然的徒了一边。他之所以把赵泰带上不过是想行个方便,但两人根本不是知根知底,遇到事情他没必要出手。更何况,还是策府的人在背后主导,他就更不该管了。

祝东面色一急,刚要开口,赵泰已然站了起来。

“把他拿下。”张镖头见袁飞鹰不再阻拦,当即朝后方几个镖师喝道。

“你们这些七十二地煞的余孽,竟敢伪称奉策府之命,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等镖师们动手,赵泰已然冲了出去,半空中一道寒光闪过,凌厉至极、带着视死如归的气势的一剑悍然落下,直指正中的张镖头。

所向披靡的一剑加上瞬息间爆发出的紫霞神功真气,这一剑璀璨夺目,仿若从而降的一道惊雷。

张镖头瞳孔逐渐放大,眼神惊骇无比,以他凝血境的修为竟然无法抵挡。

噗,血水飞溅。

一颗铮亮的人头滚落在地,无头尸体鲜血狂喷,直立了几息后怦然倒地。

后侧的几个镖师瞠目结舌,一脸见鬼的表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