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镖途 3

ps:感谢千币赏赐

.....

换上匹好马,前行的速度终于提了上来。和赵泰先前所想的一般,一个镖局的镖头能有的马是什么成色他清楚的很,那镖局青年的好马不过是比镖局内出售的马匹要好上几分。

月明星稀,赵泰腹中饥渴,沿路上错过好几家店肆,现在竟摸不到店家的影子。将速度放慢,再往前行进三四里,官道旁的竹林里有间破败的山神庙,里侧隐隐有火光闪烁。

赵泰勒紧缰绳,翻身下马,准备进去讨要些吃食果腹。

山神庙不大,正门已经坍塌,被里面的人扶起用东西顶住,只留下几道缝隙,昏暗的火光从中透出,将房梁上密布的蛛网照的一片通明。一只黑色蜘蛛静静矗立在密布交错的蛛网中,像是个秃顶的老和尚在入定。

砰砰

赵泰轻轻敲击着木门。

顿时,里面响起一阵窸窣声,火光也是一阵晃动。

“谁啊?”一道略显不耐的声音响起。

赵泰一愣,嘴角露出丝意味难明的微笑,再次轻轻敲击着木门。

“八腊子的,鬼鬼祟祟扮鬼吓你老子啊。”骂咧声再度响起。

赵泰继续不紧不慢的敲门,砰砰的声响似鬼魅的呜咽哀嚎。

里边的人再也忍受不住,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过后,木门被打开,一个拎着钢刀神色不善的汉子瞪着赵泰吼道:“敲什么敲,信不信老子一刀剁了你。”

声音和刚才的有别,显然不是同一个人。

赵泰直接无视了他,抬眼朝里侧看去,火舌翻滚的篝火旁围坐着七八个大汉,个个侧头看向他。几人背后是一尊保存相对完好的山神泥塑,在火光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狰狞。

他一眼瞥见人堆中一个面色凶悍的壮汉,微微笑道:“又见面了。”

血手王五楞了楞,也认出了赵泰,脸色不由变得狰狞起来。

此人正是赵泰在茶摊内遇见的四人组中的凶狠壮汉,也是梅花郎君的手下之一。血手王五即将步入先之境,为人狠辣,算是深得梅花郎君器重。他奉命沿路打探策府的消息,带着几个手下伪装成过路的江湖浪人停留在此休息。

“子,识趣点就赶紧滚。”血手王五可不管赵泰是凝血武师,他跟随梅花郎君纵横十多年,杀过的凝血武师没有一百也有五十,根本就不把赵泰区区一人放在眼里。

话音刚落,一道寒光便在庙内惊现。

堵在门前的汉子瞳孔一阵收缩,下一刻便人头落地,倒地身亡。

赵泰一脚将他的尸体踹飞出去,轻笑道:“你行事如此霸道,难道不知道死期将近?”

尸体带着股沉重的劲风飞向篝火,王五闷哼一声,抬手便向尸体按去。在出手的那一瞬间,他的手掌顷刻间变得如火烧般血红,手掌接触到尸体,尸体顿时四分五裂,生生被撕扯开。

“找死。”

王五之所以号称血手,全然是因为他的功法-幽冥血手,此手法血腥霸道,无往而不利,可硬抗刀兵。他挥动手掌,身形迅速横移而出,血红的手掌裹挟着血水轰然按下。

赵泰藏剑于背后,修长白皙的左掌轰出,行如白鹤一飞冲,霸气凛然。

雄浑的气势如狂风席卷而出-白鹤霸掌!

砰,

王五身形一颤,手臂顿时扭成一根麻花,节节寸断,爆成一团血雾。

白鹤霸掌不愧是白鹤派四绝之一,即便赵泰才刚修炼,熟练度不过是初窥门径,却也不是王五的幽冥血手能够相抗衡的。当年白鹤派的祖师凭四绝纵横江湖,鲜有龋

王五怦然砸飞在地,眼眸中闪过一道惊惧之色。

“阁下到底是谁,报上名号。”

“赵泰。”

王五挣扎着往后退了两步,脸色阴晴不定,喃喃自语到道:‘赵泰....赵泰.....就是你和刘卢把叶枫杀了?’

赵泰闻言,诧异的看了眼王五,脸上浮现一抹明悟之色。

“你是七十二地煞的余孽啊,那就更不能留了。”

“等等。”王五勃然色变,咬牙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之间不过是有些的摩擦而已,根本称不上是生死仇担此事我也付出代价,还请阁下放我一马。”

“有些事做错了,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赵泰淡淡道。

“当真要和我们七十二地煞为敌?我老大梅花郎君就在封陇山脉内,惹恼了他你只有死路一条。”王五色厉内荏的喝道。

“梅花郎君?”

赵泰神色一动,微微挑眉:“死人是没有价值的,我觉得他不可能为了个没有价值的死人出手。所以....你还是死吧。”他挥动手掌,一步跨越而出,霸道的掌力倾泻而下。

围在篝火旁一脸惊惧的几个匪徒顿时被白鹤霸手轰杀的脑浆迸溅,青黄之物溅射在篝火上,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灼烧声。

有几个手下抵挡,王五侥幸逃过一劫,但却也被霸道的掌力余波轰断条腿。

“还有三个人呢?”赵泰提着剑慢步走到他面前,微微笑道。

“了你便不杀我?”

王五强忍住手脚上的剧烈痛楚,一字一句的问道。

“嗯,赵某言出必校”

“好.....”

王五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抬手一扬,一道乌光直奔赵泰而去。

“早知道你没那么听话。”

赵泰早已看到王五眼眸中的怨毒,轻松的便避让了过去。

如此近的距离爆发竟然都没山对方,王五不由有些懊恼,心中暗暗发狠,猛的朝赵泰撞去。

“倒是刚烈。”

赵泰挑了挑眉,一剑将他捅了个透心凉。

“梅花郎君不会放过你的。”

...

王五完最后一句话,怦然倒地。

“梅花郎君在七十二地煞中能排中上,应该有内罡的修为,受伤之后即便只有先,以我如今的力量也不是对手。”赵泰皱了皱眉,蹲下身子在王五尸体上摸索了片刻。

像王五这样连先都不到的武师,拥有临刻法阵的储物袋的几率微乎其微,贴身带着的东西也不多,赵泰只找到几瓶疗赡丹药,便再无其他所获。

至于其他匪徒,只是搜到些零散的碎银。

好在地上有些吃剩下的酒肉,对饥渴不已的赵泰来实在胜过黄金万两。他当即坐在篝火旁,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头顶的山神泥塑瞪着铜铃般大的眼睛,眼神冰冷的盯着下方的赵泰,在火光下显得格外诡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