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杀敌 1

ps:书名因不可抗力因素修改了,神级剑徒,也很高大上,人设不会变,仍旧是岳不群模板。

....

酒足饭饱过后,赵泰一脚将篝火踹的四散而来,火花四散而开。

片刻后,山神庙火光冲而起。

赵泰翻身上马,趁着夜色迅速策马离开。

既然梅花郎君的弟血手王五出现在此处,那么王五临死前的话极有可能是真的,梅花郎君就在附近,以他现在的修为不宜和对方造成冲突。

一个内罡境的武师即便是受伤,杀个凝血境的人简直是轻而易举,即便占据功法优势,也断然改变不了结局。打不过就跑,其实并没不丢人,放在正魔两道都是通用的,明知不敌还妄想依靠奇淫巧计取胜的人,通常都会被绝对的实力碾压成渣。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将无所遁形。

连夜赶路的人并不多见,路上压根连人影都看不见一个。过往的商队或是运镖的队伍往往有精准的行程计划,何时休息、何时赶路、用多快的速度赶路能在黑前到达某处城镇....这些都是多次走动得出的经验。

如果在夜晚看到有商队还在赶路,要么是的确很急,要么便是初次上路没经验。

赵泰孤身一人,自然是想休息便停下休息,此时他不能停下,至少也得在远离山神庙上百里后才能更加稳妥安全。官道上一片漆黑,几许清冷的月光洒落,只能看十米开外的场景。

一路奔行上百里,终于抵达一处叫承江镇的镇。

赵泰找了家客栈,要了间上房,便一刻都不停歇的开始修炼起来。

想要突破先,除了特定的契机外,内功也得修炼到一定程度。所幸紫霞神功的修炼条件并不算困难,只需每日清晨汲取一缕紫霞便能凝练真气。

木床上紫气缭绕,赵泰紧闭双眸,额间渗出几许细微的汗水。

一夜过后,体内真气如一条溪般涓涓流淌,生生不息,散发出无穷的生机。

紫气东来,万物之始。

紫霞神功是至阳的正道内功,修炼过后赵泰清秀的脸庞上满是正气,眼眸如电,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福

简单的洗漱完,赵泰背着剑匣下了楼,客栈内的伙计即刻热情的迎了上来。

“公子,昨晚睡的可还舒心?需要用些早饭吗?”

“嗯,清淡的便好。”

“好勒,您先请坐,马上就好。”伙计低眉顺眼的笑了笑,转身跑进了内堂。

赵泰找了个靠窗的角落坐下,抬眼看向窗外。此时朝阳刚升起不久,街道上还不见多少人,承江镇自然是不像青江府那样繁华。镇上的百姓生活都比较舒适,少了很多江湖上恩怨情仇,每个人只是为每日的生计奔波,日子过得相当充实。

很快,伙计把几样凉拌菜端了上来,另外还有些馒头稀饭之类的主食。

赵泰不紧不慢的低头吃着早饭,静静享受着难得的恬静时刻。

此时,一个满脸疲惫的青年冲进客栈内,高声喊道:“伙计,弄些好酒好菜上来。”

完,他环视了眼客栈内的情况,一眼看见低头吃饭的赵泰和他背上的剑匣,随即不以为意的走到赵泰前面那张桌子坐下。

谭桦眼眸中透着深深的疲倦和不满。他奉师命前来捉拿赵泰,而师弟桂修远却和师父郑嘉木一起去追梅花郎君了。一个疑似杀知府的嫌犯和一个恶名远扬的大寇,哪个功劳更大就不必多了,郑嘉木明显是偏袒师弟。

谭桦心中虽颇有怨念,却不敢违抗师命,火速便朝承江镇的方向赶了过来。

以他的脚力赶上龙凤镖局的人应该不需要多久,可连续奔袭一夜,竟然没发现龙凤镖局总镖头的那个张镖头的队伍。

“怎么还没好?”谭桦心中烦躁,忍不住拍桌吼道。

“马上好,您多担待着点儿。”掌柜的陪着笑脸,连忙呵斥伙计让人赶紧去厨房催促。

谭桦哼了声,低头沉思起来。

根据郑嘉木所,杀刘卢的赵泰修为在凝血境,而且修炼时间不长,根基不深,不难对付。想到这儿,谭桦心里总算舒服了些,而伙计也急急忙忙的把酒菜端了上来。

连续跑了一夜,谭桦是又饿又困,喝了几口烈酒提神之后,稍微清醒了些,开始狼吞虎咽的扫荡桌面上的饭菜。

此时,赵泰用完了早饭,把一锭碎银拍在桌上,准备离开。

“伙计,我的马可有喂食?”

“公子请放心,用的都是上好的草料。您那匹黑马真是够神骏,膘肥体壮的,真是一匹难见的好马。”伙计挂着笑脸上前拍着马屁。

有些时候,马屁并不一定是对人,也可能是畜生。

赵泰嗯了声,“饭钱余下的银子赏你了。”

“谢公子。”伙计拿起桌上的银子笑的合不拢嘴,连忙引着赵泰朝门外走去。

正在风卷残云填肚子的谭桦听见神骏黑马几个字顿时眉头一挑,攥着手中的筷子冷声喝道:“慢着!你,转过来!”他起身看向即将走到门前的赵泰。

回应他的是一道剑光,璀璨夺目的剑光瞬息间笼罩而下,凌厉的气息铺陈而出,如滚滚浪潮,一浪强过一浪。

谭桦想不到赵泰一言不发就动手,面对如此强势的一剑,眼中闪过一道慌乱之色,但马上稍纵即逝。他闷哼一声,喝道:“裂苍穹!”

谭桦挥拳便朝前轰杀而去。

狂猛霸道的拳风势如破竹,将那道璀璨的剑光击溃。

裂苍穹,本是策府马上功夫的一种,有马上推饶效果。此时去是被谭桦用作破解剑招,裂苍穹能够瞬息间将体内真气爆发而出,形成一股强悍的真气风暴。

“你是赵泰?”谭桦袖袍鼓荡,冷声问道。

两人忽然起了冲突,伙计顿时吓得徒一边。客栈内时常有江湖人士争斗,镇上来往的商队不少,客栈内的伙计们也见过许多争斗,早已练就了趋吉避凶的本事。

赵泰提剑缓缓转身,淡然道:“既然认出来了,何必过多的废话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