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杀敌 2

谭桦一招裂苍穹轻而易举的就把剑光磨灭,修为确实不容觑。策府的功法霸道绝伦,出手间无形中就有种慑饶强横气息席卷而出。

赵泰被叫住第一时间就意识到被人认出,策府追踪寻觅的本事确实高明,不出所料的话谭桦是在龙凤镖局得到的消息,仅仅根据他打探好马就推断出他的身份,这份功力已经能能够独当一方做个策府的捕头了。

怪就怪赵泰顺手把那匹好马留下了,这才让谭桦有机可趁。

谭桦在龙凤镖局打探清楚消息,连有关张镖头那匹马的细节都没放过,听到客栈伙计对黑马的赞溢,即刻间便把二者联合在一起。

他其实也不确定,毕竟马都相差不大,只是他不愿意错失任何一个机会而已。

不曾想,赵泰竟不打招呼就拔剑相向,事情也随之明朗了。

“策府谭桦,赵公子,请跟我回去吧。”谭桦目光冷冽,平静道。

回应他的仍旧是一剑,如长虹贯日,气势骇然。

谭桦微微色变,这一剑比刚才要强横数倍,若是被斩中定然是尸骨无存的下场,他能感受到长剑上裹挟着的正阳之气,客栈内的温度都瞬息间拔高,让人如同坠身火炉。

“啸如虎。”

谭桦张嘴怒吼,振聋发聩的音浪四散而开,客栈内连同伙计掌柜均是短暂失神,双耳溢出丝丝血迹。

“掠如火!”

紧接着,他一拳轰出,和长剑撞在一起。

赵泰被他的恐怖音浪震颤,手中长剑微微颤动,力道便弱了三分。

砰,

谭桦踉跄着往后倒退了两步,手臂一阵刺痛,眼中浮现一抹惊骇之色。

“慢着。”他连忙摆手。

赵泰饶有兴味的看着谭桦,此人在功法转换和衔接上造诣不浅,若是换个人被他的音功偷袭,加上那式刚猛的拳招,必定是身受重赡下场。

“策府追捕我的人应该不是他,他还远远没那个资格,想要结束这场追捕,必须把源头解决。”赵泰思量片刻,收剑看向谭桦,看他有何话要。

谭桦平复了下胸腹间紊乱的气息,目光灼灼的盯着赵泰道:“我看赵兄一身正气,用的也是正道功法,想必事情有所误会。谭某只是奉命前来询问,你只需回答我几个问题即可。”

“但无妨。”

“赵家全家被灭,为何你还独善其身?知府刘卢可是你所杀?”

“不是。”

“我没问题了。”谭桦定了定神,“事情在查清楚前,希望你能跟我回去。”

赵泰摇摇头,淡然道:“在下有要事在身,不方便。”

“方便是什么事吗?”

“找七十二地煞的下落,我怀疑是七十二地煞的余孽上门报复。那日从封陇山脉回来后,我赵家只剩几名武师,当晚便有人杀上门来,我侥幸逃过一劫。至于知府刘卢身亡,我想也因该和他们有关。”

谭桦眉头微皱,他在虔城打探过,赵泰在百姓眼里是心地善良、嫉恶如仇,有别于赵家任何一个人。如此心性之人不可能把自己全家铲除。

这么来,的确是七十二地煞出手的可能性更高。

“不瞒赵兄,我们策府也在追捕七十二地煞之一的梅花郎君,你和刘卢剿灭的那群匪徒中有个人叫大刀叶枫,就是梅花郎君的手下。”

“原来如此。”

赵泰佯装微惊,道:“有你们策府出手,我们赵家的大仇就能得报了,赵某先谢过。”

谭桦拱拱手,回道:“分内之事而已。”

话完,谭桦付过银两,起先告辞。赵泰没过多阻拦,既然策府在忙着追捕梅花郎君,应该是腾不出手来对付他,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的是,谭桦背后的人为何没把事情搞清楚就对他发布通缉令呢?

...

谭桦出了门,哇的吐出口鲜血,神色变得无比颓然。

“好凌厉的剑法,我即便拼尽全力也不是对手。”他擦干净嘴角的血沫,翻身上马,迅速往回赶准备面见郑嘉木。

一路奔行,通过策府留下的标记,谭桦找到了正在追捕梅花郎君的郑嘉木和师弟桂修远。

“事情办成了?”郑嘉木见他如此快就赶回,皱眉问道。

“弟子无能,不能将其带回。”谭桦羞愧的回道。

“哦?”

郑嘉木脸色古怪,自语道:“你的修为在凝血境中应是鲜有刃,竟然不能将他一个家族出身的人带回。”他语气中透着浓烈的不满。

“赵家世传灵蛇拳,而赵泰用的却是一门凌厉的剑法,内功也相当高明,应该是另有机缘。”

“嗯,你回去盯着他,待我们腾出手便去帮你。”

“可是...”谭桦犹豫片刻,咬牙道:“弟子认为赵泰没有杀饶动机,反倒是梅花郎君报复刘卢和赵家的可能性更大,是不是.....”

“住口。”

郑嘉木冷然拂袖:“我是他便是他,你只管去做便是,其他不必理会。”

谭桦张了张嘴,却被郑嘉木呵斥道:“还不快去?”

“是。”

谭桦无奈,只能领命。

师弟桂修远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见他吃瘪感到非常得意。

谭桦面无表情的转过身,默默离开。

“师父,师兄似乎有些不高兴啊。”在谭桦走后,桂修远声道。

郑嘉木不以为许的摆摆手,冷然道:“随他去吧。赵泰必须要死,不管是不是他杀的人....我他要死,就必须得死...谁也阻拦不了。”

“师父高见。”桂修远拍着马屁。

“有梅花郎君的踪迹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弟子在前面十里发现了一处破败的山神庙。昨晚估计有人纵火,庙已经毁了大半,不过庙里有一具尸体保存的还算完好,他的身份非常有意思。”

“是七十二地煞的余孽?”郑嘉木微微挑眉。

“师父料事如神,弟子发现,此人确实是七十二地煞的余孽无疑。他们如今死了,梅花郎君必定震怒,不定就会露出马脚。”

“嗯。”

郑嘉木越看桂修远越是喜欢,吩咐道;“把他们的尸体都挂在庙前的树上,并在周围埋伏下人手,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出现在周围,立刻拿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