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梅花 1

谭桦和赵泰从双人环抱的松树后闪身而出,盯着前方几个闪身即逝的身影,眼中均是流露出一抹精芒。

“跟上吧。”谭桦沉默片刻后开口。

“他们是去梅花郎君的隐藏地,我们贸然跟上即便不被他的几个手下发现,最后肯定是要被梅花郎君揪出来的。谭兄,该该你动身请人过来了。”赵泰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便发现我在此处密林,你背后之人必定会有所动作。”

谭桦微微颔首,此处正是郑嘉木他们的搜寻范围,和抓捕赵泰并不冲突。他当即朝赵泰抱了抱拳,转身回到茶摊前返身上马,迅速离去。

“谭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赵泰目光幽幽,轻声自语,而后隐入密林。

....

谭桦纵马狂奔,脸上满是疲惫之色,他已经快两没合眼了。即便如此,他身上的血液却隐隐有沸腾而起的感觉,兴奋、压抑、期待...是生是死,是鱼跃龙门,还是从此不得翻身就看结果了。

回到原先碰面的地方,四处一片寂寥。谭桦四处扫视了眼,很快就发现有人隐藏在周围的灌木丛-是他们策府的人。也正是在谭桦出现之时,郑嘉木和桂修远面色难看的从暗处走了出来。

“师兄,你回来干什么。”桂修远语气冰冷的问道。他设计引梅花郎君现身,效果却是差强人意,一干人躲在灌木丛中被蚊虫叮咬的浑身难受,早就积攒了一肚子怒气。

谭桦眉毛微挑,冷然道:“你什么意思?眼里还有我这个师兄吗?师父在这你尚且如此无理,师父若是不在,你是不是还要拿把刀架在我脖子上?”

一句话把桂修远噎的半晌无语。

郑嘉木原先也十分不悦,可谭桦先发制人把矛盾对准桂修远目无尊长,他此时不仅不能呵斥,还得好言宽慰。

“桦儿,修远也是因为抓捕梅花郎君的事情上火这才出言不逊,他是你师弟,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谭桦听的心头火起,如此出格都不训斥桂修远,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就把事情平息,是否也太偏袒师弟了?若是开始他还有些愧疚,现下便只剩无尽的恨意。

他面色缓和下来,恭敬的回道:“是,师父。师弟年纪还,不懂事,弟子又如何会和一个孩子计较呢,”

“你...”桂修远听出谭桦的冷嘲热讽之意,冷然拂袖。

郑嘉木轻飘飘的看了桂修远一眼,转而问道:“桦儿,不是让你去盯着赵泰吗?怎么又回来了?”

谭桦面色一正,回道:“弟子一路追踪赵泰,发现他竟然折返了回来,而后在离簇几十里的茶摊和三个凝血境的武师碰面,最后和他们一道进了密林。弟子怀疑,那几个便是梅花郎君的手下,跟着他们,必定能找到梅花郎君,还能连带着将赵泰捉捕。”

“竟有此事?”郑嘉木眼中浮现一道喜色,抚须笑道:“七十二地煞的梅花郎君,大的功劳啊。”

“贺喜师父,此事过后,师父定能名扬南平洲。”桂修远微笑着奉承道。

“嗯,事不宜迟,集结人马,迅速掩杀过去。”

“师父,梅花郎君先前可是即将踏入外罡境的武师,我们是不是再找些援手?以求万无一失。”谭桦建议道。

“师兄你也太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那梅花郎君被翠羽楼的人重伤,现在恐怕还在养伤。师父状态正好,对付他岂不是手到擒来?你莫不是认为师父不是一个贼寇的对手?”桂修远抓到机会,冷言讥讽道。

郑嘉木正踌躇满志准备大展宏图,被谭桦当头泼了桶冷水,顿时有些不悦,他面色平静地回道:“区区一个梅花郎君,又不是七十二地煞寇首,何惧之有?你若是怕了便留下。”

完,郑嘉木头也不回的带着桂修远及一干手下离去。

谭桦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上扬。

郑嘉木好大喜功,但并不是个冲动的人,相反,他生性多疑,刻薄寡恩。若是谭桦过分热情的邀约他前往抓捕,必定会惹郑嘉木怀疑。

“忠言逆耳啊。”

谭桦冷笑了句,既然郑嘉木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他心狠了。最好是郑嘉木和梅花郎君拼个你死我活,他坐收渔利。到时,他在策府的位置怕是要往上挪一挪了。

************

另一边,赵泰进了封陇山脉,一路追寻顾浩等人,并在沿路留下和谭桦约定好的标记,以让他能更快带人找到梅花郎君的位置。

顾浩一行人行事谨慎,分成前后中三拨人,最后一拨人留做断后,速度很慢。

赵泰也不着急,只是跟着最后面的探子,不紧不慢的向前。以他如今低实力去谋划两个内罡境的武师,本身就是不明智的,所以他并不打算去通知梅花郎君反手打策府的人一个措手不及。

合作,是建立在修为对等的前提下。

他和谭桦之间可以有合作,和梅花郎君却不校

实力,是硬通货。永远不要寄希望于一个实力远超你数倍的人能够平等正式你。

和梅花郎君谈条件,只是死路一条。

赵泰当下只是打算让策府的人过来和梅花郎君打上一架,两败俱伤自然是最想看到的局面,到时趁乱浑水摸鱼捞些好处也不是不校可若是任何一方实力保存完善,他都会选择立即远遁。

活命,最重要。

即便最后策府的人是胜利的一方,到时也是元气大伤,已经无力来追击他,算是甩掉一个尾巴。时间一长,策府不可能因为这些事死揪着不放,闹的满城皆知。

越是好面子的,越是江湖上大型的势力,尤其是正面上的门派势力。

策府擅追捕缉拿,却拿不下一个凝血境的嫌犯,出去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赵泰认定,策府对他的追捕不会太长,到底现在要拿他的人没有任何证据,仅仅凭借怀疑和私心就要亡命追击,不太现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