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追击 3

枝丫间打下斑驳的光影,若隐若现的左右悠扬地,从这头的树林往那头望去,无尽的绿色又显得有些空洞,还应是含苞待放的嫩芽,却被那仿佛刀刃般的风摧残着慢慢地坠落在地。

赵泰隐在灌木丛内盘腿而坐,周身霞光蒸腾。仰仗紫霞神功的纯阳正气,他暂时将内伤压制住,想要让伤势更快的痊愈最好还是丹药治疗。他的剑匣内有不少现成的丹药,倒不必过分担心。

这一趟虽付出些代价,但总算是有所收获。

首先,一直缉捕他的郑嘉木一行身死,顺带着还把七十二地煞的梅花郎君一并杀了。赵泰检查了下收刮到的东西,郑嘉木的储物锦囊内有些品级不低的疗嗓药,一本战八荒的功法秘籍,外加一些金银,还有枚黑铁令牌;而梅花郎君就少的可怜,除了为数不多的金银,只有一把断裂的黑色长剑。

梅花郎君在和翠羽楼一战中受了重伤,这段时间耗费诸多资源疗养伤势,加上四处躲避痛打落水狗的各方势力,东躲西藏下很久没出过手,之前积累的资源都因疗伤亏空殆尽,资源少也情有可原。

郑嘉木也不过是策府的一个捕头,赵泰也没指望从他这儿能收到什么好货。

唯一有价值的便是策府的“战八荒”了,这可是策府的较为高级的功法,像谭桦这种低级的角色根本没机会学习到。

战八荒是门以力破巧的群战掌法,威力虽不及白鹤霸掌,但胜在群战之中能发摧枯拉朽的威能,倒算是门意外收获了。而那块黑铁令牌上刻着策两字,应该是郑嘉木策府捕头的身份证明。

赵泰转而看向梅花郎君那儿的断裂长剑。长剑整体呈黑色,表面尽是裂纹,只剩下半截不到,形如废铁,连他那把普通他铁剑都不如,也不知道梅花郎君留着断剑是什么用意。

“能被一个接近外罡境的大寇留着的东西必然不简单,留下来顶多占个空间而已,无伤大雅。另外,陈家二姐被我误杀,剑匣已经不能再用,太过扎眼了。”

赵泰看了眼梅花郎君的储物玉镯,是四品的储物秘宝,比他那二品剑匣空间多上数倍,虽偏女性化零,但却胜利在实用,还能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

此处离官道上不远,陈家肯定会派人过来,并不宜久留。

赵泰把东西全部换到储物玉镯内,戴上玉镯迅速离去。

...

陈管事一路疾驰回到安陆府陈家。

陈家家主陈守正在会客厅和风刃庄的曹咏志商谈婚事的具体细节,见陈管事冒冒失失的闯进来,顿时面色不悦的呵斥道:“毫无礼数,没看见咏志在吗?”

曹咏志虽不是他风刃庄庄主的儿子,却是个赫赫有名的年轻俊彦。到底还是他陈家高攀了,所以陈守对曹咏志倒是十分满意,态度分外温和。

“家主...我.....”陈管事欲言又止。

“咏志是自己人,有什么事尽管。”陈守淡淡道。

“是。”

陈管事看了眼坐在陈守身旁神采飞扬的青年,咬牙道:“二姐死了。”

“哦...我还...你什么?”陈守勃然变色,猛的起身。

一脸神采飞扬的曹咏志面色也瞬间阴沉下来,眼看他和陈家婚事在即,未婚妻却被人杀了。即便不把陈家放在眼里,难道还能对他们风刃庄不屑一顾不成?

“怎么回事?”他沉声问道。

“我们在青江府街接到二姐,回来的路上被一个自称是策府捕快的人拦住盘问。人自然是不同意,可他不由分便强行上前,两位凝血境的护卫被他强行斩杀,最后一剑把马车斩成两半,二姐也....”陈管事如实把事情出,只是把从马车中掠出的那道红影略过了。

“策府?”陈守眉头微皱,这也是足以让他陈家覆灭的大势力,他根本开罪不起。陈守只能把目光投向曹咏志,这算是他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了。

“陈家主放心,只是一个捕快而已,我风刃庄定然要把他揪出来为芷柔报仇。”曹咏志温声宽慰了句,旋即看向陈管事,问道:“二姐的尸体呢?”

“抬上来。”陈管事连忙让人把陈芷柔的尸身抬到会议厅放下,并掀开了盖在上面的白布。

曹咏志肩膀微微颤抖了下,眼中寒芒闪烁。

陈守亦是老泪纵横,也不在意曹咏志的称呼从岳父变回了原先的陈家主,陈芷柔修炼赋颇为不错,年仅十六就到了凝血境,现在又和风刃庄结了良缘,陈家日后在安陆府只怕是无人敢招惹。

“咏志,芷柔死的好惨啊,你一定要给他报仇。”

“放心吧,即使你不我也会让他血债血偿的。”曹咏志咬着牙回道,眼中满是仇恨之色。

“那个捕快可有他叫什么?”

“是叫谭桦,年纪估计和二姐差不多,相貌清秀俊逸,青色长衫,身负剑匣。他出手只是一招,剑法格外凌厉。”陈管事想了想,低声回道。

“能一招把我陈府两个凝血境的武师杀了,难道他是先武师?”陈守眼中满是惊骇之色,一个十六岁的先武师,怎么可能是策府一个的捕快?这谭桦的背景或许十分深厚,要知道,他步入先也是在三十多岁的时候,而且还耗费了大量的修炼资源,才硬生生的冲到了先。

“呵。”

曹咏志闻言冷笑了声,“凝血也是分高低优劣的,能杀你们陈家的人不算稀奇。”

陈守微微变色,曹咏志这话摆明就是他陈家武师都是最劣等的货色,根本不堪一击,即使对上同境界的人被杀也属正常。这不是打他脸吗?

难道他陈守先实力是假的不成?

陈守心里虽十分不满,却也不得不承认,同境界武师实力参差不齐。就像风刃庄出身的曹咏志,只是刚到先不久,他站在对方面前,竟也感受到迫饶压力。

真个对上曹咏志,陈守并无把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