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安陆 1

陈守不得不承认,曹咏志的确实有理,兴许那叫谭桦的捕快也只有凝血的修为而已。要怪,就只能怪他陈家护卫的实力太差。

“咏志,你有什么想法?”陈守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曹咏志和他背后的风刃庄。区区一个凝血境的武师他们陈家自然是不怕,可对方背后可是策府,即使他有能秒杀对方的修为,也不能冒着被灭族的危险贸然行事。

“他不是策府的人,或许就连谭桦都不是他的真名.....”曹咏志淡淡道,“策府以马上功夫见长,马下也是去惯用拳脚,没有一个是用剑的。”

陈守眉头微皱,“他另有机缘或许也不定。”

“当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你设想下,那谭桦若是策府捕快他为了表明身份更应该用策府的标志性功法;若是冒充的,也该是用策府功法也最为妥当,但很可惜,我猜他并不会策府的武功,所以他只能用自身最擅长的剑法,这恰恰暴露了他不是策府之人。”

曹咏志冷笑了声,“想要知道他是否是谭桦,去策府打探一二便知。”

陈守也觉得他的有理,其实他何尝又不希望杀陈芷柔的不是策府的人,那样的话他也能为女儿报仇出上一份力。

“他表明身份时可有拿出令牌?”曹咏志看向陈管事。

“并没樱”

曹咏志微微颔首,心里已经有数。可人已经走了,想要找到他估计有些难。

“人已经让两个身手好的护卫跟着他了。”陈管事看出曹咏志的心思,连忙邀功似的道。他

曹咏志眉毛微挑,“就凭你们的废物?要么死了,要么跟丢了....”

被毫不留情面的嘲讽,陈管事讪讪缩了回去,此事只要和他撇清了关系,他管曹咏志怎么嘲笑讥讽呢,该头疼的是家主,和他半点关系没樱

陈守面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可如今他女儿已经死了,婚约自然解除,身为风刃庄的二弟子,曹咏志话不客气也算是本色出演了。

风刃庄是十庄之一,却并非是什么好货色,行事凶横霸道,庄内弟子基本都和庄主狂风郭宇一个德校

“把他的画像画下来,我去找云烟楼的人。”

曹咏志催促着陈管事把赵泰的画像画下,随后飘然而去。

二府四楼中的云烟楼是江湖上最大的情报势力,只买卖消息,不参与江湖争斗,算是个超然江湖之外的特殊势力。云烟楼的消息视难易程度收费也不尽相同。

安陆府中恰好有个云烟楼的分部,曹咏志带着画像径直赶到云烟楼安陆分楼。

安陆府分楼的楼主阮永长听闻风刃庄的二弟子前来,亲自下楼相迎。云烟楼在江湖各地均是遍布分楼,楼主的权利不,但那也仅仅是对普通江湖武师而言,面对十庄之一风刃庄的二弟子,他却是不敢怠慢。

“阮楼主,晚辈曹咏志,有笔生意和你们谈。”曹咏志到了直接开门见山,把来意明。

阮永长身着锦袍,面如冠玉,颔下留着一抹山羊胡,看起来有几分儒雅之意。闻听此言,他眉毛微挑,微笑道:“我有幸见过尊师郭宇一面,曹老弟有事尽管明,价格绝对公道。”

“帮我找个人。”曹咏志把赵泰的画像拍在桌上。

阮永长只是轻描淡写的扫了眼,回道:“两千两,出了南平洲需要另外加钱。”

“银子不是问题,此人务必给我找到,我要亲手将他大卸八块。”

曹咏志丢了锭银子在桌上,问道:“只有画像,名字、背景一概不知,确定能找到吗?”

“没有我云烟楼找不到的人。”阮永长淡然一笑,一脸自信。

“那就拜托阮楼主了,我现在暂住安陆府陈家,有消息了立刻通知我。”完,曹咏志转身离去。云烟楼属于二府四楼之一,算起来比他们风刃庄名声势力都更大,可云烟楼分部的楼主都是稀松平常的货色,以他的身份倒不用刻意巴结讨好。

望着曹咏志离去的背影,阮永长怔怔出神。

一道人影悄然出现在楼中,对阮永长道:“能让风刃庄二弟子曹咏志如此愤恨之人应该不是稀松平常的角色,两千两会不会收的太少了。”

“风刃庄的郭宇可是个蛮横霸道之人,无论如何也得卖他个面子。”阮永长微微一笑,回身看向背后之人,问道:“曹咏志找那个饶原因呢?”

“陈守的二女儿陈芷柔死了。”

“哦?”

阮永长眼皮微抬,自语道:“原来如此,曹咏志和陈芷柔刚订下婚约,未婚妻就被人杀死,无论如何,曹咏志也是要把人揪出来的。否则,他怕是要被江湖中人耻笑上一阵子。”

完,他敲了敲桌子,示意把画像拿下去。

“把人找出来吧。”

阮永长摆摆手,慵懒的坐下,轻轻揉捏着太阳穴。

....

半日后。

一个精瘦汉子回到云烟楼安陆分楼,朝趴在桌上打盹的阮永长禀告道:“杀陈芷柔的人找到了。”

“念。”阮永长吐出一个字。

“根据画像,我们的兄弟很快把目标锁定了。赵泰,虔城赵家长公子,数前,赵家全家被灭,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隐藏在虔城的云烟使,此人在虔城风评颇佳,是个心地善良、正直无私的人。”

“就这些?”阮永长挑了挑眉。

“此人常年在家中闭门不出,只是在前段时间才比较活跃,虔城的云烟使也只掌握了这些消息,这已经是全部了。”

“他现在何处?”

“承江镇。”

“下去吧。”

阮永长怅然起身,眉头拧成了一根细绳,“此裙是有趣,一个世家的公子修为竟如此强横,能在陈家的商队中杀死两个凝血境武师,一剑把陈芷柔劈死,着实奇怪。那陈守的女儿近来在安陆府可是出了不少风头,除了要嫁给风刃庄二弟子曹咏志的事情外,她本身的赋也不差....”

“虔城赵家...全家被灭..却独剩赵泰......嘿嘿....有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