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安陆 2

承江镇

赵泰一路赶回到原先住过的那家客栈开始疗伤。从郑嘉木那儿搜刮到的有几瓶疗伤所用的丹药,但品阶都不高。所幸血魔的存货还是相当不错的,魔道丹药的功效更加霸道,很快就能起效。

九窍赤血毒丹,四品丹药。

材料所用均是含有剧毒的药物,丹成有固体培元的功效,按赵泰当下的内伤,半日便可痊愈。连续数日的死战激斗,加上凝血丹辅助修炼,他已经在凝血境的顶峰停留了一段时间,根基打的无比牢靠,全身血液凝练过后变得通体晶莹无暇,蕴含无上生机。

“比前世多用了半个月才准备突破先,算是弥补了前世许多不足之处,现在正好在疗伤之际顺带突破到先。”赵泰目光幽幽,取出九窍赤血毒丹开始疗伤。

九窍赤血毒入腹,一股冰冷的寒流即刻间涌入奇经八脉之中,滋润受损的丹田。

配合着紫霞神功,房间内霞光蒸腾,瑞光万千。

时间分秒流逝,伤体尽数痊愈,与此同时,赵泰一举冲击先境界。

先之境,真气是量变和质变的转换。炼体三门各门达到圆满,进入先之境竟是意想不到的顺利,几乎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便到了先。

赵泰周身霞光缭绕,真气内敛,缓缓睁开双眸,眼中一片瑞光闪过,随即恢复古井无波的神态。

“接下来便是温养穴位,让身体每一处穴位都能发挥出最强的威力。”

赵泰检查了下自身情况,在进入先之时,他体内已经有二十处基础穴位得到温养并达到圆满,比前世足足多了十二道。刚入先便有穴位温养圆满的例子少之又少,即便是他所知晓的一些江湖名宿最多的也不过是十六道,那个人正是南斗剑宗的剑圣陆青山。

二十处,比剑圣陆青山还多了四处,赵泰并没因此而沾沾自喜,这仅仅代表着他起点比其他人要高,后续的穴位温养还得看接下来的修炼。

有些武师或许刚突破到先只有几处甚至没有穴位温养圆满,可他们在后续的修炼当中厚积薄发,迎头赶上,最后甚至超过很多占尽先机的武师。

修炼一途,机缘和努力并存,最后的成就到底如何,一切都是未知之数。

简单洗漱了下,赵泰换了身白色长衫下了楼。

“公子,吃点什么?”伙计马上陪着笑脸迎了过来。昨日赵泰和谭桦的那场打斗还历历在目,他在客栈内来来往往见过那么多江湖武师,能在如此年纪就有非凡威势的少之又少,自然是不敢开罪。

“和昨一样就好。”赵泰淡淡道。

“好勒,您稍等。”

赵泰回到靠窗的位置坐下,细细回忆近段时间发生的大事。前世这个时候由于赵阳云的关系他已经拜入玄冰门,成为长老陈星剑的弟子。

玄冰门在南平洲的魔道势力当中称得上是中上,但并非是什么大派,门中武功玄冰掌也平平无奇,和他得到的血饮神功相比差了太多,那时候赵泰压根就懒得学习玄冰门的武功。

直到那件事过后,赵泰被魔教教主看中...

前尘过往,如荧屏般一幕幕呈现在眼前。

仔细过了便,赵泰还当真找到些有价值的信息。这些有价值的信息对前世的他来是微不足道、是不感兴趣的麻烦事,而如今却能起到不的作用。

思虑间,周围嘈杂的讨论声将他拉回到现实。

旁桌几个江湖武师围坐在一起,一个黄脸瘦削汉子叹气道:“南斗剑宗的人也太霸道了,竟然把郝玉泉和血魔的尸身一并带走了,我们连剩汤都没喝到。”

“实属正常,并非是人家过于霸道。你也不看郝玉泉的身份在南斗剑宗里有多高,他们自然不会让我们随意染指。”

“可那血魔呢?与他们何干?”

“你少两句,即便把血魔尸体丢在那儿也轮不到你插手,估计还没看见血魔你就被其他魔道弟子杀了。”

黄脸瘦削汉子挠头干笑了句,“的也是,我也就是过过嘴瘾。还有件事你听了吧?安陆府陈家二姐被人杀了,现在她的未婚夫曹咏志可是到处在追寻凶手的踪迹呢,提供线索者有五千两银子。”

到银子,他眼中满是贪婪之色。

“是风刃庄的那个曹咏志吗?这下倒是有热闹可瞧了,嘿嘿...他估计连那陈家二姐的手都没摸过吧...真是可惜了...据那陈家二姐长得美若仙.....”

“住嘴。”

正当几个声谈论致之时,一道阴冷的呵斥声响起。

几人连忙回头,却见一位身着锦袍的中年人迅速上前,拔刀便朝一人劈砍了下来。

他使的是一把尖刃弯刀,刀势雄浑,似雷霆在云层奔涌。

噗,

血花喷洒,一颗人头滚落在桌上,眼眸中满是惊骇之色。

“陈家二姐岂是你们这些狗东西能置喙的?”锦袍中年人提着滴血的弯刀,淡淡道。

一干人吓得目瞪口呆,噤若寒蝉。

对方气息雄浑似海,深不可测,修为明显高于他们。

“求阁下饶命。”

“是人们嘴欠。”

一行人连忙跪下求饶,在性命面前,他们可顾不上什么尊严。

锦袍中年人冷哼了声,拿出张画像,冷冷问道:“见过上面的人吗?”

黄脸瘦削汉子逃过一劫,抬眼看了眼画像,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记住,陈家不是你们能议论的。”

锦袍中年人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随后在客栈内扫视,视线落在一旁低着头的赵泰身上,见他背后并无剑匣,随即转身离去。

待他走后,黄脸瘦削汉子几人都松了口气。

“谁啊他是,管那么宽。”看着死于非命的一个弟兄,有人不满的开口道。

黄脸瘦削汉子悻悻然的回道:“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安陆府陈家的首席供奉徐东行,辛亏来的不是陈守,不然听到我们他女儿,估计都得死在这。”

“竟然是徐东行,他可是先武师啊....”

“嗯,以后话注意点。”

“画像上的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但很容易猜到,定然是杀了陈家二姐的人。”黄脸瘦削汉子像是想到什么,脸上浮现一抹惊骇之色,转头看向一旁的赵泰。

他刚进来时,匆匆一瞥之下,似乎看见赵泰和画像中的人长得又几分相似。

“你,抬起头来!”

徐东行去而复返,目光冰冷的看着低头吃饭的赵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