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安陆 3

徐东行接到曹咏志的消息,杀了二姐的凶手就在承江镇,让他先一步赶到把人留住。根据情报,凶手年纪不大,随着背着个储物剑匣。尽管他有画像,但毕竟是凭陈管事的模糊记忆画出的,和真人还是有些差距,可储物剑匣不同,不仅要随身携带,还很显眼。

一个武师总不可能把储物的秘宝都丢了吧。

在客栈看到赵泰没剑匣,他本能的就略过了。

出了门,徐东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立马折返了回去。

“你,把头抬起来。”他指着低头吃饭的赵泰道。

“何事?”赵泰放下筷子,却依旧没抬起头。

“把头抬起来,话我不想第二遍。”徐东行眼中闪过一道寒芒。

“策府捕头郑嘉木,你有什么事吗?”

赵泰气息外放,先实力彰显,随即拿出块黑铁令牌。

徐东行瞳孔微缩,在看到黑铁令牌时面色骤变,策府别是他,便是整个陈家也得罪不起。想成为策府的捕头最差也得是先境的实力,面前之人虽属于那种最差的捕头,却也不能等闲视之。

“原来是策府的捕头大人,是在下唐突了,还请见谅。”徐东行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拱手赔罪道。

“唐突?”

赵泰低头冷笑了声,抬掌拍出一道掌力。浩瀚雄浑的掌力如怒海狂涛,霸气凛然,掌势席卷,直取徐东行而去。

“是战八荒。”

徐东行心里一惊,连忙斩出数道刀芒才堪堪将掌力化解。他兀自松了口气,幸亏对方才刚到先不久,战八荒这门章法也研习的不够透彻,否则他还真是难以抵挡。饶是如此,徐东行周围的桌椅也尽数被掌力轰的粉碎,地面一片狼藉。

赵泰打打,比他们陈家行事还要霸道,从始至终,都没正式过徐东行一眼。

徐东行心中微恼,他好歹在先之境走了很长一段路,真的生死相向他并不会惧怕赵泰。可对方的身份....

“大人气也撒了,在下能走了吗?”

“把客栈老板的损失赔偿后就赶紧滚吧。”赵泰淡淡道。

徐东行眼中闪过一道冷芒,胸腹剧烈起伏了下随后恢复平静,他随手丢了锭金子在地上,头也不回的离去。

而另一边的赵泰也在徐东行离去后松了口气,老牌先武师还真不可视,若不是郑嘉木的腰牌和策府的战八荒功法,恐怕他就暴露了。

“没想到杀陈家二姐的事情这么快就查到了我头上,那个曹咏志前世声明不显,被风刃庄的少庄主压在头上,没想到却也是个心思玲珑之辈。看来,他是找了云烟楼要我的情报,还真是麻烦...我现在刚到先,对上陈家的徐东行都还有些吃力,要是曹咏志带着陈家的人一起过来,到时策府捕头的身份怕是也唬不住。”

赵泰当机立断,丢下一锭银子,迅速出了客栈。他那匹从龙凤镖局抢来的黑马也落在官道上没去取,如今只能再买匹马代步。

掌柜的在两个煞星走后心满意足的把徐东行留下的那锭金子收下,这已经足够赔偿客栈内的损失了。

黄脸瘦削汉子惊魂未定,默默和弟兄们收起弟兄的尸首,再无心情吃饭,也跟着出了门。在赵泰亮出策府捕头的牌子后,他便把心中的怀疑压了下去。

策府的人他得罪不起,即便是联想到什么,也不敢冒着危险去向风刃庄的曹咏志告状。

赵泰在镇上买了匹马,直奔吕川州而去。

一路无阻,在入夜十分到了宣泸城。宣泸城离吕川州还有数百里,离那件事也还有些,他准备到宣泸城休息一阵,顺带巩固下境界。

安陆府是不能去了,有云烟楼的暗探在,到了安陆府怕是会被陈家立马找上门。

宣泸城是个和青江府差不多的城,总体来是要比虔城繁华的。

夜幕笼罩在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流在街头游荡,两侧的摊贩不时扯着嗓子叫卖,热闹非凡、人声鼎罚赵泰牵着马徜徉在街道上,不时打量周围的人。

宣泸城和去往安陆府的方向背道而驰,再往前则是另一处大城-吕川州。玄冰门也正处于吕川州中的水乌山内,届时水乌山会有一处遗迹显现,正魔两道的势力来的可不少.....

赵泰随便找了家酒楼,把马交给伙计后,在楼上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家叫墨江楼的生意非常不错,几乎坐满了人,大部分都是江湖上的武师,能找到个位置算是运气不错,恰好有一桌人离开。

伙计把桌面清理干净,上了壶茶问道:“公子吃点什么?”

“上一些你们酒楼的拿手菜,再拿壶黄酒。”赵泰将一锭银子放到桌上。

“是。”

伙计掂了下银子的分量,顿时眉开眼笑的离去。

赵泰环视眼四周,几乎每桌都坐满了人,唯有他面前的一桌和他一般只坐着一人。

那人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

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

这种超越了男女,超越了世俗的美态,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即便是赵泰,也看的微微一愣。

除此之外,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身旁的一杆银枪,那银枪寒光流转,隐隐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一看便是柄宝兵,起码有五品。

正当此时,一行人龙行虎步的走到白衣青年面前,领头的位身着锦袍的中年人,看见他之后,当即冷笑道:“四处寻你,没想到竟还有闲心在这儿吃酒,倒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赵泰微微侧目,眼中浮现一抹讶然之色。

面前的白衣青年竟是顾白衣,前世那个白虹玉露顾白衣!

“难怪了,白虹玉露枪,貌比潘安更胜世间女子的顾白衣,我早该想到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