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白衣 1

赵泰一眼便认出了顾白衣。两人在前世并无任何交集,不过白虹玉露顾白衣的名头却是如雷贯耳,在当时甚至隐隐压过江湖第一观冲霄观的道子秦正阳。

此人不隶属于正魔两道,没有门派,行事亦正亦邪,孑然一身在江湖上闯荡。

据闻,顾白衣十二岁便出来江湖闯荡,几乎是一路败到十八岁,不论是大门派弟子还是江湖上普通武师都能轻易将他击败。而在他十八岁那年,却忽然峰回路转,一连击败数十位风云榜上的高手,一举扬名。

顾白衣的相貌和他随身的那杆能自行吸取日月精华的白虹玉露枪是他的标志,面前的中年人却连顾白衣的名字都不知道。

“看来此时顾白衣才刚得到他的机缘,白虹玉露枪也才刚得到不久,甚至都还没来及去挑战那数十位风云榜上的高手。”赵泰即刻反应过来。

风云榜是情报买卖的组织云烟楼评定的一张榜单,榜单只针对二十六岁以下的青年高手。另外,云烟楼还有云烟榜,但凡在榜单上的都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正魔均樱

无论风云榜、云烟榜,均是不看出身、地位,而是根据个人实力、江湖上的名望和影响力来排位,算是江湖上公信度很强的两个榜单。

年轻一辈无一不以登上风云榜百位前为傲,对武师来,这便是荣誉。

“打了我女儿就想走,也太不将我周家放在眼里了吧。”锦袍中年人带人将顾白衣团团围住,神色冰冷无比。

二楼坐满江湖武师,眼见有人闹事均是把目光投向此处,很快便有本地的武师将锦袍中年饶身份认出。此人是宣泸城

周家的二爷周玉宇,一身修为已到先,在宣泸城算是位赫赫有名的高手。

“那位俊公子是如何得罪了周家,周玉宇竟然亲身找上门来问罪,太题大做了吧。”

“对啊,那人我可从未曾见过。若不是看到他的喉结,我差点以为是个女扮男装的俏姑娘。”

“事不关己还是别横生枝节,周家可不是好惹的。周家二公子周泽可是七宗八派之一四象宗的弟子.....”

周围响起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赵泰目光平静的看向前方,心中直摇头,那周家的周玉宇怕是要倒霉了。

周玉宇见顾白衣仍旧拿着筷子自顾吃菜直接无视他,冷声呵斥道:“子,在宣泸城还轮不到你如此放肆,我不管你是谁,今晚不给个法别想离开。”

顾白衣淡定的夹了筷子野菜。

“找死。”周玉宇朝左右看了眼,两个凝血境的武师顿时一步跨出,挥掌朝顾白衣拍去。

浩瀚的掌力倾泻而出,游若惊龙,声势害骇人,整个墨江楼都微微颤动起来。

周围的江湖武师均是面色微变,周家护卫的实力非常强,在凝血境的武师中也能称得上是高手。难怪周家在宣泸城内能够横行无忌,他们家族的整体实力确实是不容觑。

顾白衣如瀑的黑发极为慵懒地垂下。他伸出一只手,有些烦躁地支撑着半边头颅,头发被抓得微乱,俊美无铸的脸上,带着淡淡的不悦,抬手便将两只筷子甩了出去。

咻~咻

两道破空声响起,如光似电,瞬息间便把两个周家护卫的手掌洞穿,径直插入了两饶胸口。猩红的血水顺着仅露出一角的筷头流淌而下。

两名护卫惊恐的看着各自胸前的筷子,一脸不可思议。

砰,

两人怦然倒地。

“先?”周玉宇让两个护卫出手便是想试探下顾白衣的路数,他没想到面前这位看着才十八左右的青年竟到了先之境。刚才若换做是他,自问也不能做到用两根筷子就把凝血境的两人杀死。这需要远胜两名护卫的雄浑真气,并非是单纯靠境界碾压就能做到的。

能在如此年纪便到先的,必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周玉宇心中惊疑不定,正了正色,抱拳问道:“还未请教阁下大名。”

在周围看热闹的江湖武师均是看的无语,周玉宇也太不要脸了,先前看人好欺负便是颐指气使、盛气凌人,如今见两个手下被一招杀死,竟好意思问人家出身。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问清楚出身,好做下一步的决断。

如果是大门派的弟子,便息事宁人;但若是寻常的散修...此事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青州顾白衣。”顾白衣轻飘飘回道。

周玉宇眉头紧锁,寻遍脑海中所有记忆也想不起江湖上有这么个人。如此年纪的先武师江湖上就那么些,还真就没有叫顾白衣的。

而青州是出了名的贫瘠之地,山穷水恶,连个大家族都没有,更别门派势力了。

想到这儿,周玉宇放下心来。在宣泸城他周家是一方豪雄,先是侄女被打,而后两名护卫又被杀死,此事若是就那么算了,周家还如何在宣泸城立足?恐怕会被其他家族笑死,他们周家被一个散修武师吓得屁都不敢放。

面前的顾白衣很强,但再强也是一个人。

而他们周家,可不止他一个先。

若顾白衣是内罡境,周玉宇头也不回的便走,相比面子,里子更加重要。

可面前的青年不过是先,周家这个面子必须挣下。

周玉宇朝后方比了下手指,示意护卫回去周家报信,让人前来共同将顾白衣铲除。

“原来是个无名辈,你万万不该得罪我们周家。”

周玉宇脸上浮现一抹狠厉之色,袖袍间真气鼓荡,一掌拍出,竟有风云雷动的威势。

翻掌,周家祖传功法,走的是刚猛的路子,周家也是凭借此套掌法在宣泸城中立足,得以和其他几个势力周旋。

顾白衣右肩微沉,侧头避让而过,同时手提起白虹玉露枪,直击横扫而出,一道璀璨的劲风拂过,如白虹贯日。

砰的一声,

周玉宇手臂骨裂,被一股巨力砸飞了出去,空中留下一大片血花。

一枪,便将同境的武师扫飞出去,还是硬拼以刚猛见长的周家翻掌。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墨江楼二楼的武师均是震惊不已,看的瞠目结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