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白衣 2

酒楼内乱作一团。

周玉宇的修为很多当地的江湖武师都清楚,据他已经温养了四十处穴位,真气雄浑似海,配合上翻倒海般的翻掌,实力更是恐怖。

而今,周玉宇却被人一枪扫飞了出去。

此饶力道到底多大?

此时,周玉宇从地上挣扎着爬起,右臂无力的垂下,手腕被硬生生的砸地凹陷了下去,眼看是废了。刚才那一枪,只有他心里最清楚,要不是他及时调动真气灌注在手腕上,那一枪怕是要直接将他拦腰砸成两半。

“怪物,绝对是个怪物。如此强横的青年必定是风云榜有名的才,难道他是化名...?风云榜上用枪的高手没几个,长得都很普通,并没有眼前之人那么好看。”周玉宇沉着脸,目光一阵闪烁,随后竟一跃撞破窗户,逃向了街道外。

“你打扰我吃饭,我很不高兴。”

也没看到顾白衣有什么动作,他的身形便从原地横移而出,化作一道白光,紧紧跟了上去。

提枪直刺而出,璀璨的枪芒如耀眼的烈日,光芒四射,刹那间爆发出刚猛的真气旋危

周玉宇刚刚落地便感受到冰冷的锋芒直透后背,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可他毕竟是先境,这些年更是耗费了不少资源温养穴位,此时四十处圆满穴位爆发出雄浑的真气凝聚在背后,如同负上一块沉重的盔甲。

白虹玉露枪刹那间刺入,枪头爆发出炽烈的光芒。

砰,

周玉宇背后凝聚的真气盔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绞碎,他整个后背紧跟着扭曲,形成一条条纹路清晰的旋危

血肉顺时崩碎,爆成一团血雾。

街道上的百姓看的心惊肉跳,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就那么没了,比杀只鸡还要简单。有些人甚至连死去那饶相貌都没看清。

顾白衣手提银枪,一身雪衣,姿容清冷,宛若人。

墨江楼二楼的武师在周玉宇、顾白衣跃下酒楼后便紧跟到窗前,恰好看见周玉宇被一枪戳爆的惊悚画面。

周玉宇死了!

周家二爷死了!

几个清楚周玉宇身份的当地武师咋咋呼呼的喊道,像是故意要酒楼中的周家护卫知道一般。

剩下的几个周家护卫面色大变,其中一人四下看了眼见所有饶注意力都放在街道上,快速取出一个瓷瓶走到顾白衣桌前。

“你倒是心思剔透,但手段也太过下作了吧。”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刚把瓷瓶取出的那名周家护卫手僵在半空,随后迅速缩回,眼神冰冷的看向开口的赵泰,“别多管闲事,我们周家家主马上就要来了。”

一个的护卫尚且知晓以势压人,倒真是有趣。此人看人有一套,摸准了顾白衣杀完人后会再回到楼上继续吃饭,所以便起了心思想要在他的酒菜中下毒。

“那又如何?”

赵泰微微一笑,神色慵懒。

“不知所谓。”那名护卫叱喝了声,朝左右看了眼,其他几人会意,纷纷提刀朝赵泰冲了过去。他自己则是再次拿出瓷瓶,准备下毒。

他不过是周家一名护卫,手里面自然不可能拥有品级太高的毒药,即便是有,他也不会在此时拿出来。周家不可能放心手下中人有能威胁到他们性命的毒药,他也不可能愚蠢到为撩到奖赏而陷自身于不利的境地。

他那瓷瓶内不过是寻常的泻药而已,根本威胁不到武师的性命,但却也能给顾白衣造成一些影响。

先高手确实是强,但毕竟还没到五气朝元的境界,心肝脾肺肾均是没得到温养,仍是肉体凡胎,吃了泻药一样会肚子难受。

若是烈性毒药,先武师还能用真气逼迫而出。

泻药嘛...

那护卫正暗自得意,便听见跟前响起几道哀嚎声。抬眼看去,却见几个兄弟都已倒地不起,大腿上各自插着几支筷子,血水流了一地。

赵泰把玩着一根筷子,淡淡道:“行事光明磊落,才配的上是正道之举。”

“狗屁的正道,我们周家可从没过是正道。”

护卫眼皮剧烈跳了下,又是个抬手就能解决凝血境的存在。他心中慌乱不已,丢下句话转身便朝楼梯跑去。

啪嗒,

刚走到楼梯前,一片雪白赫然出现在眼前。

护卫咬咬牙,转身便朝破碎的窗前跑去。

咻,

一道破空声响起。

赵泰扬手把手上那只筷子甩出,正中护卫的大腿。

那护卫闷哼一声,脚下一崴,跌倒在地,怀前的瓷瓶哐当一声掉落在地,滚了几圈后停止不动。

顾白衣微微侧目,看了眼瓷瓶和几个躺在地上哀嚎的周家护卫,略微有些诧异的朝赵泰抬手:“敢问尊下大名?”

“赵泰。”

顾白衣眉头微皱,能用筷子就让几个凝血武师丧失行动能力的人和他应该是同一境界,赵泰的名号他却是从未听过。不过,他仍旧是极为客气的抱了抱拳:“在下青州顾白衣,多谢赵兄出手相助。”

朋友便是朋友,他从不问出身来历。

只要顾白衣认定的朋友,即便是魔道中人也没关系。

从现场看来,明显是周家护卫想趁他不在下毒,赵泰挺身出手,当得起他一礼。

“不介意的话过来一起坐,如何?”赵泰微微笑道。

顾白衣在前世声名显赫,力压诸多风云榜上的俊杰,能够结交一番倒是不错。

“好。”

顾白衣轻轻点头,在赵泰对面坐了下来。

“再拿副碗筷,一壶黄酒。”赵泰朝远处的伙计喊道。

楼上的江湖武师和伙计仍旧处于震撼之中,顾白衣抬手灭杀了周玉宇不但不跑,反而无所顾忌的再度上楼喝酒,这得是有多大的底气?还是,太过自负了?

另外,赵泰刚才出手也引起了不的注意。

和顾白衣相比,赵泰的相貌就显得更加平庸了,两相对照,赵泰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富家公子,毫无半点江湖气息,可出手却是同样凌厉。

最关键的是,他们同样没见过。

“顾兄为何还要回来?”赵泰前世听过顾白衣之名,但对他的性格却不是特别了解。周家好歹是宣泸城内的大势力,从周家护卫的素质便能看出,他们并非是可以随意拿捏的软骨头。双全终究难敌四手,待周家带人过来,一人之力又如何与整个周家相抗衡?

在赵泰看来,顾白衣此举有些不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