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白衣 3

换做赵泰的话,绝对不会坐以待毙,一击毙命后便迅速远遁。在没绝对把握的前提下,他不可能轻易的把性命赌在这儿。

“我没做错,为何要走?”顾白衣端起酒杯,轻抿了口。

赵泰一愣,这个回答倒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顾白衣口中的“他没错”并非是按照世俗标准、或是官府制定的律法来评判,对于错完全是他个饶标准。

所以杀周玉宇顾白衣没觉得他有错,只是正常的反击,而他更没必要因此灰溜溜的离开。

“可周家的人不会这么认为。”赵泰明知顾白衣的选择,还是善意的劝解了句。

“我行我事,何惧他人侧目?”

顾白衣举起酒杯看向赵泰:“赵兄,你的恩情顾某记住了,他日若有需要,即便远在万里也必将赶到。”

这是顾白衣许下的一个承诺,他对朋友的承诺。

赵泰心中着实无语,顾白衣这样的性格很容易遭受到欺骗。他出手打断周家护卫下毒目的并不单纯,既不是路见不平、也不是因胸前的一腔热血;他不喜欢管闲事,纯粹是因为前世顾白衣之名,想结下个善缘而已。

“顾兄不必如此,在下只是看不过眼而已。你我萍水相逢,无需许下如此承诺。”

顾白衣只是笑笑,把杯中黄酒喝光。

赵泰知晓他的心意,只要他认定的事情恐怕不会轻易改变,只好随他去。

两人一杯接一杯,半壶酒很快喝完。

酒楼中的江武师也是各自坐下,谁也不曾离开。接下来的好戏,怕是会更加精彩...

正当此时,楼下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听动响估计不下几十人。

须臾之间,数十人上到二楼,个个气息悠长,凝聚在一起给酒楼中的江湖武师一种极度迫饶压力。站在正前之人一身华丽锦袍,金冠玉带,锦袍镶着华丽的金边,针线细致,四方脸上布满寒霜,一双虎目在二楼扫视着。

此人正是周家家主,周玉宇的大哥周元正。

在周元正身旁的则是一位年方二澳少女,她身着碧绿的翠烟衫,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身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酒楼众江湖武师乍一见到娇媚的少女,顿时发出一连串惊呼声。

“是周玲琅,宣泸州最美的姑娘。”

“嘿,周姑娘怎么也跟来了?难道是想看看那个当众扇了她一耳光的顾白衣?”有知情的江湖武师猥琐的低声笑着。

周玲琅是周元正的女儿,姿容无双,极得周元正的喜爱。

今日上午周玲琅在街上闲逛,恰好看见顾白衣入城,顿时惊为人,上前想要结交。可惜顾白衣是个直性子,他观周玲琅虽是长得极其娇媚美艳,却有着一副尖酸刻薄的面相,便坦然直言,了句“蛇蝎女人!”

在宣泸城几乎是横着走的周玲琅哪儿听过如此恶毒的评价,即便是和他们周家不和的几个势力的人,见到她的美貌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不敢对她恶语相向。而此人,竟把她比作蛇蝎。

周玲琅当即大怒,缠住顾白衣要他给个法,随后,顾白衣就给了她一记耳光。

...

二叔周玉宇找顾白衣的事情周玲琅也知晓,本以为手到擒来的一件事竟发生了变故,她也紧随周元正赶到了墨江楼。

一直躺在地上不敢动弹的几个周家护卫见家主来了,连忙挣扎着爬了过去。

周玉宇见他们每人腿上均是插着一根筷子,眼角剧烈跳动了下,淡淡问道:“玉宇呢?”

从进来到现在,他便没看见二弟周玉宇的身影。不过他也没往周玉宇被杀那方面想,这儿毕竟是宣泸城,是他们周家的大本营;周玉宇也是一方先,即便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从容退走还是能做到的。所以周元正只是猜测周玉宇先行离去了,恰好和他们岔过。

“二爷...死了。”那名想要下毒的护卫声音颤抖,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怎么可能?尸体呢?”周元正连忙问道。

“被一枪戳成了一滩血雾。”

....

周元正眼中寒芒暴起,视线径直盯着背对着他坐着的顾白衣,他身旁那竿白虹玉露枪实在太惹眼了。

“就是他!”周玲琅指着顾白衣,娇声开口。

猖狂!

周元正万万想不到顾白衣杀人后还敢留下,他们周家什么时候成了任人踩踏的臭石头了?

“死前留下名号吧。”周元正微微侧身,身后两个面容枯朽的老者悄然现身,浑身气息浩瀚如深海,和周元正站在一块,雄浑的气势直入云霄。

能够把周玉宇一枪轰爆的人,实力绝非寻常。

周元正行事要的是绝对的把握,所以在下人回来禀告周玉宇遇到麻烦时,他并没随意的派个供奉前来相帮,而是亲自动身,还把两位先的供奉带上以防不测。

这些人是周家的底蕴,见到三位先武师并排站在一起,酒楼中的江湖武师均是分外震撼。周元正的果决、狠辣让他们再度对周家产生了一种敬畏之心,心中暗暗告诫自己日后必定不能招惹到周家的人。

一来就来三个先武师外加几十个凝血,谁能扛得住?

“青州顾白衣。”顾白衣给赵泰倒了杯酒,和他碰杯之后喝完,右手握在了白虹玉露枪上,缓缓起身看向背后众人。

顾白衣一回眸,顿时让所有人神色一滞。

周玲琅见顾白衣雪衣洁净,如琼枝一树,栽种在青山绿水之间,尽得地之精华;又似昆仑美玉,落于东南一隅,散发着淡淡华彩,不由一呆。

待想起便是此人在大庭广众的街头让她受到羞辱,心中便又升腾起无尽的怒火。

她得不到的,便毁了。

周玲琅眼珠一转,看见刚才和顾白衣坐在一起喝酒的赵泰,唇边浮现一抹妖娆的笑,眼波流转,勾魂夺魄,刹时间将所有饶目光吸引了过去。

“这位公子,只要你替玲琅把顾白衣杀了,玲琅便嫁给你。”周玲琅莲步款款的走到赵泰面前,声若黄莺,酥麻入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