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白虹 1

面前的女子确实称得上是媚骨成,即便和魔教总坛的那些妖娆魔女相比也不遑多让。周玲琅浅笑盈盈、莲步款款的走到赵泰面前,娇声开口:“这位公子,你意下如何?”

话音刚落,周元正便是面色一变,旋即恢复平静。他太了解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了,周玲琅此举可谓是诛心。若是赵泰不敌周玲琅的美色便落入她的陷阱中,想想看,本是把酒言欢的朋友却忽然生死相向,是不是很有趣?

他们周家是宣泸城的一方大势力,加上周玲琅的美貌,任何男人恐怕都无法拒绝。

顾白衣面无表情,白虹玉露枪绽放出冰冷的寒芒。

“当着我爹和那么多江湖豪杰的面,你还在犹豫什么呢?”周玲琅见赵泰沉默,以为他是被吓傻了,娇笑着凑到他面颊前,轻轻吹了口气。

如青松幽兰般的香味扑面而来,赵泰皱了皱眉,手掌如闪电般迅捷的抬起,朝周琳琅脸颊上重重砸落。

砰,

周玲琅直接被抽飞了出去,砸在地上发出一声令人怜惜的娇喘。

赵泰怅然起身,面色清冷,淡淡道:“你们周家行事未免太过下作,想让赵某背叛朋友,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一时间,楼内一片哗然。

众江湖武师均是有些无语,觉得赵泰太过耿直,拒绝便拒绝,竟把周玲琅给打了,倒真是没半分怜香惜玉的意思。周玲琅可是周家最为宠爱的后辈,是周元正的逆鳞,看来这是打算和周家不死不休了。

不过,赵泰一脸正气的模样,也让不少人心生敬佩。

有朋友能如此,确实胜过黄金万两。

顾白衣秀眉微挑,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赵泰。

“找死。”

周元正气的浑身颤抖,他那宝贝女儿他从来没舍得打过,今日却一连被两人扇了两个耳光。尤其是后者,下手如此之重,简直欺人太甚。

他怒吼一声,身形如电直奔赵泰而去,其他两个老者则是紧跟着上前压制顾白衣。在周家养老多年,他们早已有了一定的默契,家主如今想杀赵泰,他们必须创造出机会。

一时间,浩瀚的真气如龙游浅海,骤然席卷而出。

两位老者挥掌朝顾白衣拍去,一人真气似万年寒冰般冷冽;一人真气如高悬烈日般炽烈,一冰一火,相辅相成,威力无穷。

“寒冰圣火掌!”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

关于周家两位先供奉的来历早有人猜测,但一直没得到过证实。如今看到这套掌法有些眼力不错的武师立马将二人认了出来。

寒圣二老李寒和王圣。

两人是南平洲恶名昭着的散修,早已销声匿迹十多年,不曾想竟是在周家做了供奉。

李寒和王圣的寒冰圣火掌赫赫有名,单独拎出一个便是同阶中的精英,联合在一起相互配合之下,先之中鲜有龋

冷冽的寒冰、炽烈如火的真气同时朝顾白衣拍了过去,威势惊人。

顾白衣微微挑眉,手中白虹玉露枪横扫而出,竟是要以一敌二,想把李寒、王圣的攻势尽数化解。

枪芒璀璨如虹,刹那间爆发出炫目的银芒。

砰的一声巨响。

冰火消融,枪芒更加璀璨夺目。

李寒、王圣身形剧震,嘴角溢出一丝鲜血,暴退数丈。

顾白衣面色也不好看,两人虽是垂垂老矣,气血衰败,但毕竟是成名已久的先武师,加上寒冰圣火掌这门品阶不低的功法,即便是他也感受到一丝压力。

如果顾白衣仅仅是有了压力,那么李寒、王圣则是心惊不已。

能一枪将他们扫飞的年轻人,只怕只有风云榜上排名靠前的那些年轻俊彦,可那些人背后无一不是有门派悉心呵护,这才培养出冠绝江湖的弟子,为此耗费了不知多少资源和心血。

而面前漂亮的不像话的青年,榜上无名,却以一敌二让他们也受了不的轻伤。

恐怖!

“敢问友师承何人?”李寒有些看不透顾白衣的枪法,疑声问道。

“地是吾师。”

顾白衣轻声吐出几个字,脚步微沉,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白虹玉露枪从地上划过,将地面分割成两半,木屑纷飞,整座墨江楼都轻微晃动了下。

李寒、王圣齐齐变色,眼中浮现一抹恼怒之色。

想当年他们寒圣二老纵横江湖之时他顾白衣还没出生呢,现在竟敢如此张狂的主动对他们出手。

“放肆。”

李寒连连挥动手掌,蕴含无上寒冰真气的掌力连绵不绝的拍出,似黄河咆哮,酒楼中的温度骤然间降了下来。

与此同时,一杆银枪已经宛若穿透虚空,径直从空中砸落下来。

雄浑的力道让李寒面色大变。

白虹玉露枪悍然砸落,将寒冰真气尽数轰碎,完全是野蛮的以力破巧。

李寒手臂一挫,顿时被白虹玉露枪砸中,整条手臂轰然爆碎,在半空中留下一片血雾。

王圣紧跟着杀到,炽烈如火的真气直袭顾白衣的后背。

他和李寒配合的不可谓不默契,一前一后,前后夹击,封死了顾白衣所有的退路。

可王圣没想到的是,李寒竟连一招都没支撑到就被砸断一臂。

所幸,他还是绕到了后侧。

顾白衣将李寒杂砸退后,王圣的掌力已经到了后背。此时枪头调转已经来不及,这时,枪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攻守兼备,根本就不惧偷袭。

顾白衣攥住枪身,直接往后捅去。

真气浩荡,王圣虎口剧震,口中喋血飞退。

顾白衣没有理会他,挺枪朝刚喘上口气的李寒刺出,森冷的枪头绽放出数道寒芒。

李寒眼角剧烈跳动,周围圆满穴位顷刻间爆发出无尽的真气聚集在左臂间,拍出声势骇饶一掌后,迅速爆退。此时他他已萌生退意,并不想和顾白衣生死相向。

到底,他和王圣只是在周家挂名养老,吃些修炼资源而已,为了周元正的事情搭上这条老命太不值当。

顾白衣长枪横扫,如白虹贯日,摧枯拉朽的将李寒的掌力尽数崩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