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白虹 2

白虹玉露枪不愧是竿能够自我吸收日月精华进化的宝兵,枪身横扫,绽放无数枪芒,似千树万树梨花盛开,凄美之中带着无尽的哀伤。

李寒倾力拍出的寒冰真气被尽数搅碎。

“龙魂旋涡!”

顾白衣手持长枪,抖出数道枪芒,形成一个巨形的真气旋危

刚才周玉宇便是被这一招绞杀,他再度使出,冥冥之中似有一条青龙真魂萦绕在白虹玉露枪上,张嘴吼出阵阵龙吟。

墨江楼剧烈震动,李寒瞳孔中满是惊恐之色,他张了张有些发白的嘴唇,低声惊呼:“武圣.....这是.....”

话还不曾完,枪芒已经透体而过。

李寒腹中蓦然出现一个血洞,随即血肉迅速扭曲,形成一个漩涡轰然爆碎。

血雾蒸腾,刚才李寒站立的地方却仅剩一人一枪。

酒楼中的江湖武师纷纷后退,一脸震撼。

起李寒、王圣的名头,在整个南平洲也是如雷贯耳,即便销声匿迹那么多年,还是能够一眼将他们认出,可见寒圣二老给南平洲江湖武师留下的印象有多深刻。

“此人必定能在风云榜上排上座次。”有武师喃喃自语道。

另一边,周元正愤怒的朝赵泰攻杀而去,上来便是周家绝学翻掌,一掌拍出,隐隐有风雷之声涌动,翻动地之威。作为周家的家主,周元正的修为比周玉宇要高深太多,同样的翻掌,威力却是要高出几成。

赵泰微微侧目,心中一动,没取出长剑迎担同归剑法虽已经练到所向披靡的境界,但面对一位早就在先多年的武师,绝对不够看。

他抬手便轰出一掌,霸气侧露的掌力如泰山压顶般碾压而下,像一个皇者在高高俯视着臣民。

白鹤霸掌!

周元正眼睑微抬,心中暗惊,却没有半分退缩。

面对一个刚进先境界都还不稳的后辈,即便功法更加高深,但那又如何?凭借雄浑的真气和温养圆满的五十多处穴位,翻掌可丝毫不惧。

两只手掌轰然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震的响声,声势甚至盖过了一旁的顾白衣。

砰,

真气肆意挥洒,周围数丈的桌椅尽数化为齑粉。

赵泰虎口微震,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背靠在墙猛的咳出口鲜血。

刚从地上爬起没多久,右侧脸颊高高肿起,站在一侧仪态尽失的周玲琅脸上浮现一抹喜色,兀自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待会儿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她转而看向周元正,面色却是一变。

此时周元正的右臂无力的耷拉在腰侧,手掌上白骨森然,血水正顺着他手掌滑落。

“爹。”周玲琅掩嘴惊呼,在她心目中,周元正是无敌的,因为从到大谁也不敢欺负她。包括敌对的几个势力,均是对周家的翻掌有所忌惮。

翻掌,练到极致当真有翻动地的威能。

周元正虽远不到那种境界,但在同级当中,不碾压,少也能压制敌手一二。

而此时对上一个后辈青年,一招就被废了。

在场的江湖武师都看出来,论修为赵泰远远不及周元正,可他刚使出的掌法,却如同掌法中的皇族,直接便将翻掌踩在了脚下。

假以时日,待赵泰将修为提升上来,那将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众江湖武师均是暗自感叹,周家算是走霉运踢到铁板了,碰到两个如此变态的怪物。

“此事周某认栽了。”

周元正面色一阵变幻,冲四下喊道:“我们走!”

“走?”周玲琅看了眼面色煞白显然是受了内赡赵泰,不甘心的跺了下脚,娇声道:“爹,不能放虎归山啊。待他他们二人养好伤,到时回来报复那该如何是好?我们应该趁机以绝后患。”

周元正见她站出来反驳,眼角剧烈跳动了下,胸腹间一阵起伏,气的半不出话。

而王圣那边见到兄弟被一枪爆成血雾,早已吓的亡魂皆冒,什么报仇雪恨、什么面子,他已经统统不在乎了。他们寒圣二老纵横江湖数十载,避过了多少追捕仇杀,好不容易才活到这个岁数,准备颐养年过上一段安生的日子。王圣可不想和李寒一样把命交代在此处,周元正一发话,他即刻便同意,准备自行撤去。

此时王圣也顾不上周元正和周玲琅了,脚步一错,便向外急掠而去。

周元正看的大为恼火,心中暗骂王圣不是个东西,更加坚定了要退走的心思。他愤然瞪了眼依旧嚷嚷着要报仇的周玲琅,呵斥道:“你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吗?非要把周家弄灭亡你才高兴是吧?”

周玲琅怔了怔,眼眶中泪花涌动,这还是周元正第一次用如此严厉的语气喝骂她。

“周姐的不错,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放虎归山可是江湖大忌。”

赵泰的声音淡淡响起,让周元正面色剧变。

“阁下当真想闹到不死不休的局面?”周元正色内厉荏的道:“这是宣泸城,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继续闹下去你们怕是走不出宣泸城。”

“你们周家行事太过蛮横霸道,想来也是鱼肉乡里的恶霸,赵某杀你们,也算是为宣泸城百姓做件善事吧。”赵泰暗自调息了片刻,脸上恢复了几分红润之色。

“你现在伤势可不轻,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不觉得虚伪吗?”周元正嗤笑。

“现在可不仅仅是我一人。”

赵泰微笑着看向左侧,只见一颗头颅从窗外抛了进来,滚落在周元正脚下。

“王圣....”

周元正眼神骇然,这才过去多少息,逃窜出去的王圣竟然就被杀了。

正此时,一道寒芒骤现,顾白衣从街道上一跃而起上了墨江楼,一枪朝周元正刺去。

“欺人太甚。”

周元正双目赤红,奋力朝枪身抓取而去。

雄浑的真气被他凝聚在掌间,周身五十多出穴位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白虹玉露枪,竟被攥住了!

连续以最凌厉的手段杀了两个先武师,顾白衣也到了将近油尽灯枯的地步,这一枪的威力较之先前确实是弱了数成,这也是周元正能徒手把白虹玉露枪攥住的原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