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原罪 1

“赵兄打算前往何处?”顾白衣温声问道。

“吕川州。”赵泰微笑着回道。

“倒是有缘,在下也恰好去那儿,不如结伴同行?”

“如此甚好,有顾兄作伴,路上也就不寂寞了。”

两人相视而笑,把酒壶中的酒喝完,结过账后洒然离去。

墨江楼内众江湖武师松了口气,旋即大声讨论起来。周家老家主据早已死了多年,现在的周家全靠周元正和周玉宇一肩扛起,如今两人均是身亡,加上府中最强的供奉寒圣二老也死了,不少人都起了些心思。

周家现在群龙无首,若是强势入主,不定是场大的机缘。

几个散修武师围坐在一块,其中一位面相粗犷的壮汉看了眼其他弟兄,沉声道:“你我几个都是凝血巅峰的实力,加载在一起也算是股不弱的势力,何不杀进周家做那周家的主人?”

话音刚落,旁侧便响起一道嗤笑声。

面相粗犷的壮汉面色微变,寻声看去,却见旁桌坐着位粗布麻衣的黝黑青年,嘴角上扬,勾起抹极为不屑的笑容。他眉头拧起,冷声问道:“阁下是什么意思?偷听人话可不是什么好的习惯,心惹来杀身之祸。”到最后,他语气中已经满是杀意。

刚才赵泰和顾白衣的强势仍旧历历在目,现在他心中还隐隐有些热血沸腾。

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取人首级,这才是江湖。

黝黑青年嘿嘿笑了声,讥讽道:“不是谁都是人中之龙,行事话前得掂量掂量下自身的实力。”

“找死。”粗犷壮汉脸色涨的通红,顿时拍案而起,抬手要去抓那黝黑青年。

黝黑青年神色平静,懒洋洋的取出块令牌摆在面前。

壮汉手还未落下,目光便瞥见了令牌上的字,眼眸中闪过一道慌乱之色,讪讪的把手缩了回来。

“大哥,何必停下,我们一起上揍他一顿看他还敢不敢看不起我们。”壮汉身后一人喝道。

“闭嘴。”

壮汉回头呵斥了句,随即陪着笑脸朝黝黑拱了拱手,“人眼拙,没认出云烟使,还望海涵。”

云烟使?

其余兄弟脸色大变,云烟使可是云烟楼的探子,万万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

黝黑青年无所谓的摆摆手,“不必如此,我们云烟楼并非是恃强凌弱之辈。况且我只是个的云烟使,修为也不高深。刚才出声不过是想善意的提醒你等罢了。”

壮汉眉头微挑,谦卑的问道:“敢问尊驾高姓大名?”

“云烟楼安陆分楼云烟使陆然。”

“原来是陆大哥,还请陆大哥指点一二。”壮汉取出块碎银悄无声息的放在桌上。

陆然斜了眼那碎银,默默把银子推了回去。

“陆大哥可是看不起在下?”壮汉面色骤变。

陆然摇摇头,微微一笑:“兄弟误会了。我们云烟楼买卖消息没错,可我要的并非是什么值钱的消息。你们想要打周家的主意事先也得搞清楚状况。周元正有两位公子,长公子虽是个平庸无能之辈,但那二公子周泽可了不得。四象宗你们听过吧?如果你们认为能敌得过四象宗便尽管去好了。”

“陆大哥是那周泽是四象宗的弟子?”壮汉面色已经难看的极点。

相比于赵泰、顾白衣这样的强大散修,他们更忌讳的还是那些名门大派。四象宗贵为七宗八派之一,周泽能拜入其中,赋必定过人。若是他们把周家接手了,到时恐怕要面对四象宗的怒火。

陆然敲了敲桌子,不置可否。

“多谢陆大哥提点,日后若是有用的着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

壮汉再度抱拳,随后带着身后几个弟兄迅速离去,这周家水太深,不是他们能够染指的,倒不如早些离去。

....

陆然独自坐在桌前自斟自饮。作为云烟使自然是要和江湖上的云龙混杂的人都交好关系,这是一位合格云烟使的必备技能,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可能从一个或乞丐、或贩夫走卒之类的人嘴里挖出不少有价值的消息。

准确来,所有人都是他的客人,有时候顺手而为搭把手就能换取到情报,何乐而不为呢?

“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往宣泸城的方向来了,果然不出我所料,有此情报,看那几个嘚瑟的云烟使还有什么话好。今晚算是大有收获,不仅找到了赵泰,还发现个有资格进风云榜的新人,嘿嘿。”

陆然脸上泛着笑意,看了眼方才拿壮汉留在桌上没拿走的碎银,飘然离去。

他一路回到安陆府面见楼主阮永长。

分楼其他的云烟使均是在场,看着最后姗姗来迟的陆然,嘴角均是浮现一抹讥诮之色。

“陆然,赵泰最后在承江镇出现,你却跑到宣泸城去了,实在是有毅力啊。不知此行可有收获?”一位姿容娇媚的艳妇笑呵呵的问道。

陆然看了她一眼,眼中均是不屑。

一个游离在青楼套取情报的人,根本不配作为他的对手。

背对着众饶阮永长负手而立,轻咳了声,问道:“陆然,你那边的情况。”

“回禀楼主,在下已发现赵泰踪迹。”陆然拱拱手,把在宣泸城看见的事情从头至尾了一遍。

阮永长大为诧异,他对陆然的能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知道他不会夸大其词。若赵泰和顾白衣当真把周元正、寒圣二老等先武师杀了,确实已经有资格进风云榜。

有资格,代表的是有潜力可以进,但并非是现在就能排上号。

顾白衣先杀先的周玉宇,几乎是一招秒杀;而后更是以一敌二把那臭名昭着的寒圣二老击杀,战绩足够亮眼。赵泰亦是如此...两人能力够了,可单凭一件事服力还不够。

“陆然,此事你去跟吧,密切关注赵泰和顾白衣两人。”阮永长沉吟片刻,温声道。

“楼主,那风刃庄曹咏志那边呢?”那位娇媚的艳妇问道。

“嗯?”

阮永长平静的看着她,淡淡道:“上次他花银子买消息,我们已经把赵泰的行踪给了他。如今曹咏志还想清楚赵泰的新行踪,自然还要给银子。他不主动来,我们云烟楼也不能主动上门要,这是规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