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背叛 1

邓家婢女将赵泰、顾白衣安顿在相邻的两个厢房,赵泰回房后第一时间取出疗赡丹药服下,开始调理身上的伤势。周元正早进入先十多年,积累的底蕴比他如今要深厚的多,那一记翻掌也让他受了些轻伤。

好在伤势并不算严重,服下丹药稍加调息过后,已经好了七八成。

“赵兄,邓兄过来了,你现在方便吗?”门外响起顾白衣轻飘飘的喊声。

“方便。”

赵泰怅然起身,微笑着将门打开。换了套白色长袍的顾白衣和邓和正站在房前。

“赵兄,在下已经备好酒菜,请移步。”

邓和笑脸盈盈的领着两冉院中的石桌前坐下。

此处院落幽森静谧,石桌后是一座矗立在池塘的假山,四周种满了名贵的花草,看得出来,院落主人在此还是花费了些心思的。

石桌上摆着琳琅满目的精美菜式,一坛桃花酒。

邓和给顾白衣、赵泰亲自倒上酒,率先举杯道:“这是在下亲手酿造的桃花酒,有活血行瘀,润燥滑肠的功效,我先敬你们一杯。”

赵泰抬手还礼,一杯酒入腹,只觉甘甜润喉,倒像是养生类的酒。

邓和再次给二裙上,招呼着他们动筷。

“顾兄,你实力进展迅速,在下真是为你感到高兴,这杯酒再敬你,祝你日后在风云榜占得一席之地,江湖闻名。”邓和微笑着道。

“多谢。”顾白衣话很少,只是平静的举杯喝完。

顾白衣性格便是如此,邓和也不以为意。他和顾白衣相识有段时间,知晓顾白衣喜欢那么多可客套话,沉吟片刻后,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兄弟可是拜入哪方大派门下了?”

“并不曾。”顾白衣回道。

邓和摇头失笑:“你我二人就不必藏着掖着了,当初让你来我们邓家做个供奉,你可是百般推辞,现在定是入了七宗八派那样的名门大派。”

顾白衣张了张嘴,正想把得到机缘的事情出,却发现衣角被人轻轻扯了扯。他瞥了眼赵泰,旋即收回目光,知晓了赵泰的意思。

顾白衣行事虽全凭个人喜好,却并非是愚蠢之辈。在他刚要和盘托出的时候赵泰的动作当是别有深意。他觉得对邓和应该无需隐瞒,毕竟两人是朋友,但赵泰既然别有所指,他也就把话咽了回去。

“没樱”顾白衣摇摇头。

邓和眉毛微挑,见顾白衣不愿心中也是分外诧异,且更加认定他得到的传承非同可。

接下来,邓和倒是没再继续揪着这个话题不放,而是谈论一些江湖上的趣事,兼带着回忆他和顾白衣之间相识的往事,一顿饭吃的倒也是其乐融融。

酒酣饭足、宾主尽兴。

邓和嘱咐两人好好休息,随后告辞离去。

待他走后,顾白衣当即看向赵泰,轻声问道:“赵兄,刚才你扯住我衣角是何用意?”

“防人之心不可无。”

赵泰心中冷笑,方才他一直观察着邓和,发现他神色有异,在到顾白衣修为进境时眼中的贪婪一闪而逝。纵横魔道数十载,赵泰见过的勾心斗角、背恩忘义数之不尽,邓和掩饰的很好,可惜,在他面前却是无所遁形。

这句话赵泰自然不能当着顾白衣的面,出来两人之间必定会产生嫌隙。

“我看邓兄似乎对你所得机缘格外感兴趣,此事牵扯太大,兄弟当知利益动人心.......”

顾白衣微微挑眉,“邓和是我朋友,即便告诉他也无妨。”

“有时候,朋友二字也是经不起考究的。顾兄,你我萍水相逢,有些话在下本不应该,但却非不可。”

“赵兄你多虑了吧。”

“兄弟不信尽可以试试。”

顾白衣沉默片刻,转身回到房郑

赵泰自顾坐在院中,刚才他的话想必顾白衣已经听了进去,接下来就看邓和到底想做什么了。

.....

邓和辞别二人,径直来到议事厅,邓永寿正神色惬意的在喝着茶。

“和儿,情况如何?”邓永寿笑眯眯问道。

“他不愿意。”邓和面色怪异的回道。他和顾白衣以往都是知无不言,两人之间不管什么事都不会隐瞒,今日却是一反常态,这恰好明顾白衣得到的东西十分惊人。

“你还觉得顾白衣是你朋友吗?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他现在怀揣着一身巨额的宝藏,但却不愿意和你这个朋友分享,即便仅仅是告诉你。这明什么?明他顾白衣也在提防着你。”邓永寿轻轻敲击着桌面,一副看透万事万物的超然模样。

邓和面色变得无比难看,半晌后才咬牙道:“顾白衣和赵泰能把周元正等四个先武师杀了,以我们邓家如今的实力,即便想图谋他身上的东西恐怕也做不到。”

“此事你不必费心,到时自然有人替我们出手。”邓永寿神秘莫测的笑了笑。

“父亲,你的意思是....”邓和不解。

“回去吧。”

邓永寿摆摆手,“平日和他如何相处便如何相处,一定要好生款待把他们两都留住。”

“是,父亲。”

邓和满腹疑惑,但看邓永寿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心中稍安,缓缓退出。

在他离去后不久,一道黑影蓦然出现在厅郑

“陆哥,消息呢?”邓永寿对忽然出现的人没有半分惊讶,笑眯眯问道。

“我们云烟楼办事,你只管放心。”

陆然一脸古怪之色,他刚追踪赵泰、顾白衣到吕川州,竟然就有人探听两饶消息,而且买主还是他们两人落脚之地的主人。

“顾白衣并没仇人,但和他同行的赵泰现在正被风刃庄的曹咏志以及安陆府陈家追杀。”

“哦?”

邓永寿大为诧异,安陆府陈家比他们邓家可要强盛许多,那风刃庄就更不必了,位涟十庄”之一,乃是赫赫有名的大势力。“那赵泰竟能惹的两大势力追杀,他到底干了些什么?”

“邓老板,你想知道的只是他们两饶仇人,至于内幕嘛....得加钱。”陆然微微一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