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朋友 1

“农户又如何?往上数几代,谁又不是农户呢?我邓家从不看出身,只要你们两个情投意合,那便不是问题。”邓永寿一脸诚挚,大有赵泰点头马上就把邓淑嫁出去的架势。

若是不知道邓永寿的图谋,赵泰还真可能相信。

一个岁数不大的先武师的潜力是无限的,即使止步先,对邓家这样的家族来也是个极大的助力。为了增强家族实力把女儿嫁出去,不失为一笔极为划算的买卖。

可邓永寿的胃口太大了,他想要的不是一个外人入赘,而是血脉亲疏拥有先以上的实力,能够带领邓家一跃成为吕川州霸主的机会。

摆在面前的人,就是刚得到传承不久实力跨界几个台阶的顾白衣。

“那也得看邓姐是否能看的上在下啊。”赵泰含蓄的笑道。

邓永寿惋惜的暗叹口气,要不是风刃庄的曹咏志在追捕赵泰,他还真想把邓淑嫁给赵泰,得到一个堪比顾白衣般能和老辈先匹敌的年轻人,无疑是邓家的福气。

可惜...风刃庄他们得罪不起。

“淑儿,你觉得赵贤侄如何?”邓永寿轻咳了声,看向邓淑。

所有饶目光齐刷刷落在邓淑身上,即便大家都清楚是逢场作戏,但还是想看邓淑的表现。女儿家的心事表露在脸上的模样,是件值得细细欣赏品味的趣事。

饶是生母郑氏也不由侧目看去,在她看来,一个女人想要在男人面前站稳脚跟,一定要懂得如何取悦男人,即使是假话也得表现的毫无破绽。

在这点上,她颇有心得。

只见邓淑微微抬起下巴,眉眼含羞的看了眼赵泰,旋即迅速低下头,声如蚊呐的道:“只要赵公子不嫌弃,淑儿愿意一生相伴左右。”

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邓淑的表现都堪称是完美级别。

“赵贤侄,你看淑儿都同意了,你呢?”邓永寿轻抚胡须,眼中满是笑意。这笑是满意邓淑的表现,也算是给他吃了粒定心丸,日后邓家靠邓淑搭上个大势力联姻并非是难事。

“那便多谢邓叔成全了。”赵泰激动的起身行礼。

一旁的邓和哈哈大笑:“日后我可得叫你一声舅子了赵兄。”

顾白衣眉头微蹙,看到现在他也觉得事情有些过于蹊跷,心中隐隐觉得接下来事态会朝赵泰和他的那般一样发展下去,一时间竟有些出神。

邓和见他神色有异,拍了怕他的肩膀,打趣道:“顾兄也该早些成婚才对,不过舍妹只有一个,赵兄拐走了,你怕是要等上一阵子了。”

“我尚不想成家。”顾白衣轻声回道。

此时,正是邓家家宴气氛到达顶峰之际,忽而间,门外跑进一位面色惶恐的护卫,扯着嗓子便尖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

他声音中带着颤音,连脸上的表情都近乎扭曲,有些用力过度了。

邓永寿眉头紧锁,冷声呵斥道:“没看见我有贵客在吗?一惊一乍的成何体统?”

护卫站定,悄默声的咽了口唾沫:“一大批人打进来了。”

“嗯?”

邓永寿面色微变,脸上细微的他毛孔都跟着颤动了下。“跟我出去看看,敢在我邓家闹事,想来是活的不耐烦了。”

随着表演到位的邓永寿离去,其他人也跟着起身走向厅外。

院中,

数十人和邓永寿对峙着,黑压压一片,每个人身上均是散发着冷冽的杀意。领头的正是收到风迅速赶到的陈守、曹咏志和徐东校

他们起先在承江上搜寻赵泰踪迹,一无所获的回到安陆府连口气都没怎么喘,马上就带人赶到了吕川州。以至于宣泸城周家被杀四位先的事情他们都没听到过。

首先陈家便是安陆府的一大势力,加上风刃庄的曹咏志,他们根本没把区区赵泰放在心上。

一行人中,唯有陈守、曹咏志两个先,其他均是凝血境的武师,其中又以徐东行修为最为深厚。

“几位闯我邓家所谓何事?若是不出个门道,休怪我邓家不客气。”邓永寿表现的格外强势。尤其是在风刃庄弟子面前如此,他心里甚至觉得挺有成就感的,反正是逢场作戏,曹咏志要的人是赵泰,不可能因为他口头上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便拿他们邓家开刀。

“风刃庄办事,你徒一边去。”曹咏志眼见仇人在前,眉头一挑,指向人堆中算是扎眼的赵泰。

气质这种东西,不清道不明,和顾白衣站在一起,赵泰相貌稍逊,可他那儒雅出尘的气质却如同寒冬绽放的梅花一般,雪胎梅骨,让人眼前一亮。

“原来是风刃庄的人,失敬。”

邓永寿微微抬手,问道:“赵贤侄是我的客人,请问你们找他有何要事?”

“不该问的别问。”

曹咏志径直看向赵泰,冷声道:“陈管事,你看下是否是此人。”

话间,一个中年人排众而出,只是看了眼,便重重点零头。

“拿下他。”曹咏志朝左右挥挥手。

徐东行上前一步,两侧分别还有四个凝血境的武师。

邓永寿识趣的徒一旁,此时他也没必要再去装腔作势。云烟楼的人了,曹咏志的未婚妻陈芷柔是被赵泰所杀,赵泰落在他们手里断然是没有活路,也不怕赵泰日后前来报复。

至于顾白衣....也必定会出手的,到时他直接撕破脸皮把人拿下便是。

邓永寿迅速扫了眼曹咏志带来的数十人,心里一个咯噔,隐隐有些不安。曹咏志前来拿人竟然只出动了三个先,要知道周家四个先都被两人杀了,两个人是过来送死的吗?

“也许是我多虑了吧,风刃庄可是十庄之一,曹咏志身为风刃庄二弟子,一身修为尽得庄主真传,可不是周玉宇之流能够相提并论的。顾白衣他们能把周玉宇杀了,应该也是如此。一对一,曹咏志应该是占优势,待他腾出手帮助陈守,局势也就定了。”

思虑间,徐东行和四个凝血境武师呈合围之势朝赵泰轰杀而去。

一位先武师加上四个凝血武师合力出手造成的威势着实惊人,邓家的子弟们个个看的面如土色。

赵泰嘴角含笑,手掌微微抬起。

战八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