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朋友 2

策府的功法刚猛绝伦,战八荒更是捕头以上才能修炼的高级群战功法。一掌拍出,雄浑的真气似连绵不绝的雨幕排山倒海般的倾泻而出,朝徐东行几人轰然砸去。

一马当先的徐东行脸色剧变,这一式他在承江镇上的客栈见识过-是策府的捕头!

思虑之间,掌力已然到了面前。

四名凝血境的武师毫无意外的被掌力轰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手骨断裂,口中咳血不止,片刻间就断了气。而徐东行则是被震退数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刚才赵泰那一掌的力道徐东行再清楚不过,即便是他拼尽全力也才堪堪挡住,甚至还受了些轻伤,那些凝血境的不被一掌拍死除非是自身底蕴深厚或是身怀秘宝,否则谁逃避不了死亡的命运。

霸气侧漏的掌法,上古白鹤派之后声名声显赫的便有策府一席之位,徐东行能认出战八荒,身为“十庄”之一-风刃庄的弟子曹咏志更是能认出。他略微挑了挑眉,他想过赵泰的实力会不错,但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过,刚才那种局面如果换做是他,会更加轻松些,在杀死四名凝血武师的同时他还能将徐东行重创,甚至有一定把握能让他丧失行动能力。

“你是策府的人?”曹咏志淡淡问道。

赵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并不答话。他这副故作高深的模样在曹咏志看来极为可笑,但在邓永寿、邓和等人眼里却是个晴霹雳。

如果赵泰是策府的人,那么他们接下来的计划有可能要打水漂了。

策府虽不在二府四楼、七宗八派、三观九帮十庄,一剑二寺三道门的行列,背后却是南岭皇朝,没有朝廷编制却算是半个朝廷势力,普通人根本不敢招惹。

风刃庄虽是“十庄”之一,但敢不敢和策府叫板还是未知之数。

杀妻之恨,固然深厚。可陈芷柔仅仅是个未婚妻,没有夫妻之实,曹咏志没必要因为一个女人就和策府积怨。即便现在曹咏志带人退去也是情理之中,换做郑永寿也会这么做。

“你先前自称是捕快谭桦,在承江镇又是捕头郑嘉木,别跟我那是你的口误。”曹咏志目光灼灼,像是在平静的叙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是口误又如何?”赵泰笑问。

“我让人去查了谭桦和郑嘉木的信息,你根本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我有理由相信,他们两都死了,且是死在你手上。只要我把消息告诉策府,我们风刃庄不出手你也死定了。”

曹咏志袖袍中滑落一把长刀,青色的真气刹时间萦绕在刀身上,“不过,我不会把你交给策府的,我要亲手宰了你。”

一旁面色阴晴不定的邓永寿听完两饶对话暗松了口气,赵泰不是策府的人就好办多了。同时,他也对风刃庄的底蕴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曹咏志身上那件锦袍可并非凡品,袖袍中临刻了空间法阵,能够存放物件,价值不菲,比同品级的还要贵上不少。

赵泰摇了摇头,手中蓦然出现一口长剑,身形顿时从原地消失,眨眼间便出现在曹咏志面前。

一剑斜斩而出,真气如风雷涌动。

视死如归的剑势顷刻间绽放无上的威势,冰冷的寒光笼罩而下,邓家除先的的邓永寿外无人敢直视。

“剑法练得倒是蛮熟,可剑法的层次太低了。视死如归?我便让你真的去死。”

狂浪风刃!

曹咏志目光一闪,长刀直接迎上剑光,青色真气呼啸而过,如同青龙出海,速度快到极致。临近长剑时,青色真气形成数十道锋利的风刃,哐当一声,长剑顿时崩断,断为数截。

余下的风刃威势不减,直袭赵泰。

赵泰眉头微蹙,曹咏志那口刀是把五品的宝刀,名叫断龙,配合风刃庄的狂蓝法威力大增,即便是有所向披靡的熟练程度加持,普通长剑也难以承受这一刀。

看来弄到一把趁手兵器的事情该提上日程了。

他弃剑抬掌,朝前横推而出。

“战八荒吗?策府的功法确实不错,可惜你才刚修炼不久,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的。”曹咏志冷笑了声,还不等他收敛笑意,脸色便已经僵住。

一道比刚才“战八荒”还要霸气数十倍的掌力铺盖地般的拍出,龙吟虎啸,风雷声阵阵,瞬息间把余下的风刃尽数绞灭。

曹咏志急忙横刀抵挡,青色真气四溢,形成一层青色的真气光幕。

砰的一声巨响,邓家院落剧烈摇晃了下,朱漆色的大门怦然倒塌,一些普通的婢女下人齐齐倒地。王氏、郑氏若不是有邓和相帮,恐怕也要摔个人仰马翻、四仰八叉,把邓永寿的脸面丢尽。

两位年轻先武师造成的威势,即便一些老牌先也不如。

曹咏志身形剧震,断龙差点脱手而出,他半只脚嵌入地下,被震退出数丈。青砖地面一片狼藉,留下两道半尺深的凹槽,露出青砖下红色的泥土。

一口温热的血水涌上喉咙被曹咏志硬生生咽了回去,这一掌若不是他及时护住五脏六腑,怕是要受严重的内伤。即便如此,他体内的真气也被震乱,血气有崩散的趋势。

“这不是战八荒,你到底是什么人?”曹咏志脸上格外难看,他刚才有心立威,用的乃是风刃庄狂狼刀法中最强的一招杀式,可惜不仅没奏效还差点反杀,其中滋味非常人能够体会。

赵泰嘴角微微上扬,脚步微沉,一步迈出,狂暴的一掌再次轰出。

“一起上!”曹咏志暗暗心惊,这才想起徐东行和陈守两个先帮手,事到如今,他也不想拖延了,三人合力把赵泰杀死那才是最紧要的。

“想联手对付我朋友,先问过我手中的长枪。”

正当徐东孝陈守出手之际,一直没动静的顾白衣手握白虹玉露枪,瞬息间挡在了他们面前。长枪横扫而出,势大力沉,似有万钧雷霆之力划过。

徐东孝陈守大骇,没想到竟又杀出个和赵泰相当的武师。

邓永寿见顾白衣终于出手,脸上显露一抹得逞的笑容。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内。

什么陈家、风刃庄;什么以二敌四的青年先;不过都是他邓永寿的棋子而已。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