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朋友 3

邓永寿心中颇为得意,一种名门大派也不过如茨想法涌上心头便再也压不下去,风刃庄又如何?还不是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曹咏志终究太嫩了....

正当邓永寿沾沾自喜之际,顾白衣的长枪也已经扫落。

刘守和徐东行可是安陆府陈家最为顶尖的战力,顾白衣再强,他们应该也能拖延到曹咏志腾出手。

果不其然,空中绽放的枪芒被刘守、徐东行合力压制了回去,双方各自退了数步,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邓永寿稍稍放心,不再看战成一团的三人,而是把注意力尽数集中在关键人物赵泰和风刃庄的高徒曹咏志身上。

曹咏志本想着让刘守、徐东行和他一起对付赵泰,没想到半路上又杀出个顾白衣,且把他们两个都拖住了。

“废物!”

曹咏志大为恼火,若不是刘守和徐东行实力太弱,一人便足以拖住顾白衣,另外一人便能和他一道将赵泰尽快击杀。现如今,却是只能他一人独自应对了。

赵泰使的掌法太强势,功法品阶估计会在风刃庄狂狼刀法之上。

生出这般念头,曹咏志自己也觉得格外荒谬,他们风刃庄可是“十庄”之一,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派,功法品级比风刃庄还高,难不成赵泰是一剑二寺三道门出身?

“看来你是得到不的机缘,不过,一切都是我的了。”

曹咏志眼眸中青光一闪,手中断龙轻颤,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开始凝固。他直奔赵泰而去,高高跃起,一刀劈斩而下,汹涌的真气似海中狂狼,势如崩雷的砸下。

赵泰不闪不避,抬掌回击。

两股无形的真气均是散去,曹咏志的下一刀又劈斩而下。

这一刀比刚才那刀还要强盛,足足拔高了两成威力。

狂狼刀法,一刀狂过一刀,一刀比一刀致命。

这便是风刃庄传承数百年的依仗,无往不利的杀器。

可别看两成的威力,在同阶之中,即便是微弱的压制都有可能很快决出胜负,更遑论是两成。

两成过后,又是下一个两成。

赵泰又能接住他多少刀呢?

曹咏志信心满满,尽管使出这套刀法对他自身也有损伤,但为了把赵泰杀死,付出些代价还是值得的,大不两时认同多用些上好的灵药便是。

浪潮汹涌澎湃,看的邓家众人目眩神迷。

赵泰依旧是挥动手掌相迎,将真气浪潮轰成粉碎。

“第三刀!”

曹咏志的气势不断攀升,毫无花俏,再度平淡斩出一刀。

....

第四,

第五,

....

一直到第七刀!

赵泰被浪潮掀翻出去,口鼻溢血,面如金纸;而曹咏志连续斩出七刀,自身也受到重创,几乎站立不稳。他心中诧异不已,能接住他七刀不死,只能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赵泰在晋升先前把基础打的格外扎实,底蕴深厚,锻体三门几乎都临近圆满。

锻体三门尽数临近圆满,恐怕风云榜上排名前五的人都很难做到吧。

好在,他还是胜了,尽管是险胜!

此时,曹咏志全身真气被抽空,四肢都隐隐作痛,丹田处更是如钻心的疼。

平时三刀已经是他的极限,刚才他却劈出足足七刀。即便险胜也是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要是想恢复全盛的状态,把他所有的家当丢出去或许都远不够。

“该死的,若是不把赵泰身上的资源拿到那就亏大了。”曹咏志面色阴沉,强忍着剧痛提刀走向赵泰。

邓永寿看着面如金纸无法动弹的赵泰,又看看杀气腾腾的曹咏志,心中大为畅快。到底,还是风刃庄的弟子更强啊....他这桩生意押对了。

正当此时,嘴角溢血的赵泰却动了,像是一道闪电般的冲到曹咏志面前。

噗,

携带着雄浑真气的手掌从曹咏志前胸穿过,透体而出。

“怎么可能.....”曹咏志满脸不可置信。

赵泰目光淡然的看向他,“强挤”出一丝笑,像是耗尽所有力气般把手抽了出来。

砰,

曹咏志眼中尽是不甘、悔恨,怦然倒地。

局势瞬间逆转,以至于邓家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邓永寿吃惊的张开着嘴,略微发青的双唇止不住的颤抖了两下;邓和更是像见了鬼似的瞪着赵泰,一时间,他心中的信念都差点崩碎。

太强了!他一辈子都无法达到如此高度。

即便是自我否定,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邓和也不觉得羞愧,甚至觉得理所应当。在风采绝佳的赵泰面前,他就算是得到顾白衣的传承,心中始终也会留下赵泰无法战胜的阴影。

对了,顾白衣呢?

邓和连忙看向另一处,眼中再度浮现一抹惊骇的神色。

顾白衣手中的白虹玉露枪抖出数道枪芒,一枪将徐东行洞穿,旋即高高挑起,就那么挑着徐东行朝刘守冲了过去。长枪悍然砸落,一时间风声鹤唳,真气狂涌。

砰,

徐东行被重重抡在刘守身上,两人直接被砸成了一滩血泥。

呕,

强烈的不适感让没见过如此血腥场景的人望之作呕,几个婢女顿时把早上吃的饭菜都呕了出来。半腐化的饭菜夹杂着胃酸散发着阵阵恶臭,地上青黄不接,配合那滩血泥像是引发了连锁反应,一时间,邓家近一半的人都蹲在地上呕吐起来。

顾白衣静静站立片刻,哇的喷出口血,将身前的白衣染红,浑如一朵朵暗红的寒梅!

到现在,曹咏志以及陈守、徐东行三个先武师尽数被灭,陈家余下的那些猫狗们个个吓的双股打颤,憋了大半的尿都差点要把不住关漏出来。

十多人拔腿便跑,一哄而散。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赵泰低喝一声,踉跄着追去,刚走两步却是一头栽倒,重重砸在地上。

“赵兄!”

顾白衣目光一闪,连忙朝赵泰走去,他每走一步嘴角便溢出一缕血水。

邓永寿心中的震动久久不能平复,赵泰和顾白衣的强势出乎他的意料,一个以一敌二用近乎蛮横暴力的方式把陈守和徐东行砸成肉泥;另一个力拼风刃庄的二弟子,险胜!

要是赵泰真个追上把陈家剩下的人杀了,他还真不敢轻易的撕破脸。

可如今...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古人诚不欺我,哈哈哈哈!”邓永寿忽而猖狂的大笑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