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恩师 1

顾白衣将脸色泛白的赵泰扶起,诧异的看向邓永寿,赵泰也挑了挑眉,表示不解。

见两人一脸迷糊的模样,邓永寿更是得意,极大的满足了他想马上和人分享的倾诉欲,“两位贤侄,你们真当得上是人中龙凤啊,可惜了.....”

“可惜什么?”赵泰一脸迷茫。

“可惜你们要死了!”邓永寿收敛笑意,眼中的贪婪欲望已经掩饰不住。

随着他一声令下,刚才还看的心惊胆战的护卫们顿时龙精虎猛起来,提着刀剑棍棒上前把赵泰、顾白衣围了起来。拔了牙的两头老虎,没什么好怕的。

“邓兄。”顾白衣神色平静的看向前方的邓和,像是要再最后确认一遍。他和赵泰的戏演到现在,真相已经浮出水面,邓永寿已经露出了他丑陋的嘴脸。但顾白衣还是想问,问问邓和,或许他有不得已的苦衷呢?身在家族体制内,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

他孑然一身,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可邓和不同。

顾白衣依旧在心里替邓和辩解着,“朋友”二字在他心中太过神圣,他不愿意破坏心中那份最纯真的美好。

邓和那有些泛黄的脸皮抖了抖,似乎在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

他一阵沉默,随即直视着顾白衣,一字一句道:“你从来都不如我的。”

一句话让顾白衣那颗热络的心沉寂下去,略微有些松动的脸色也重新归于平静,像是一潭死寂的湖水,泛不起丝毫涟漪。他不需要质问为什么,此时再多的话语也显得空白。

“杀。”

邓永寿冷声下令。

邓家护卫口中唾沫星子飞溅,大有把吃奶的力气用喊出的方式从喉咙深处挤压发泄出来的趋势,他们手中的兵器散发着冰冷的寒光,直取两人头颅而去。

鲜血喷溅的场景如同在眼里提前过滤过一次般,他们眼眸中一片赤红。

赵泰微微侧目,看向顾白衣。

他没动。

顾白衣手中的白虹玉露枪却离开霖面,旋即重重落下。

整座院落剧烈震动,宛若地动山摇,威势不亚于大自然的灾。

那些在连体三门中的邓家护卫尽数被晃倒在地,格外狼狈。

顾白衣长枪指向邓和,随后偏向邓永寿,身形爆冲而出,上来便抖出数十道炽烈的枪芒,枪芒化雨,漩涡形成。

真气剧烈搅动,大有搅塌这方空间的威势。

龙魂旋涡!

枪头直直挺出,邓永寿胸前蓦然出现一个血洞,整个身子迅速扭曲,血肉以极为诡异的方式拧起,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捏住不断旋转。

噗,

血肉悍然炸裂。

邓永寿直接被绞成血泥,空中留下一片殷红的血雾。

一出手,便是雷霆一击!

此刻,顾白衣的形象在所有人面前顿时伟岸起来,如同一座难以逾越的青山,震慑人心。

“父亲!”

邓和脸上已经不剩半分血色,他根本没想到身受“重伤”的顾白衣还有行动能力,且能如此迅速的把他父亲-一个先武师一招秒杀!

太匪夷所思。

他甚至来不及去想顾白衣为什么还能爆发出惊饶战斗力,因为摆在他和邓家面前的,已然是一条死路。

主心骨邓永寿死了,谁还能挡得住顾白衣?

一念之差,便让邓家即将覆灭。

若是当初他极力反对,以死相逼,就不会发生如今的一幕。

顾白衣还是他邓和的好友,他们仍旧无话不,他仍旧能一句话就让顾白衣不顾一切的来相助邓家。有如此赋卓绝的好友,邓家在吕川州即便是三流家族,也无人敢欺负。

邓和相信,顾白衣走下去,定是一方巨擘。

但那又如何呢?

事情已经闹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他自己,是他的贪婪、是他的不甘、是他的妒忌.....

“我不配做你朋友....但是顾兄......我请你放过我的族人,他们都是无辜的......你若是心中有气,杀了我便是。”邓和一阵失神过后,面色诚挚的看向顾白衣。

顾白衣肩膀轻微抖动了下,背对着邓和,默默朝邓家外走去。

“一时间让你转变过来确实不太可能。”

赵泰看了眼顾白衣离去的背影,暗叹了口气。刚才顾白衣确定真相后依旧没选择对邓和出手,而是把怒火全部倾泻在了永寿身上,现在一言不发的离去,也明他还是对邓和下不了手。

或许在他心中,杀了永寿此事便落幕了。

顾白衣不去考虑后果,也不会去想把邓和放了后会有什么麻烦,他仅凭本心,随心而动。

可赵泰不同,安陆府陈家的人死了便死了,毕竟只是一方家族,在江湖上掀不起半分波澜。曹咏志却不同,他是十庄之一风刃庄的二弟子,他的死足以让江湖震动、风刃庄震动。

邓和万一再把他杀策府捕头、捕快的事捅出去,到时风刃庄、策府联手,怕是到不了南斗剑宗便被两大势力追杀的入地无门。

所以,邓家的人必须死!

顾白衣做不到的事情,他来做。

顾白衣不想做恶人,他来做。

顾白衣心软,他不会心软。

顾白衣径直离去,其实已经默认,不论结果如何,他都能接受。

一切的决定权落在了赵泰身上。

“赵兄,顾兄都收手了,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饶恕我们一回。我愿意把邓家所有钱财、资源都给你,当做是微不足道的一次补偿。”邓和见顾白衣毫不停留,心里既松了口气又格外的难过。顾白衣出了这扇门,以后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和割袍断义相比,这种无声的诀别反而更让难受。

可他没办法,他不能看见家族毁灭,即便是低声下气,为了让族人活下去,他也认了。

“何必呢?都下去陪你父亲不好吗?”

赵泰轻轻摇了摇头,脸上哪儿还有半分颓然之色,他的身影蓦然间在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和生母王氏面前

王氏清丽的脸庞上满是惊恐之色,她亲眼看见了自己的心被掏出,随后活生生捏爆!

砰,

一具女尸倒地,血水顺着青砖地面间的缝隙流淌而下,润泽着下方的红色土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