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恩师 3

“辛苦了,相河。”潘刚笑眯眯道。

“为师门尽职是相河的本分。”相河微微一笑,语气和姿态都极为谦卑。四个长老对他如何是一回事,但他可不能真的用平辈的姿态去和他们话。

对相河来,四位长老并非是阻碍他的踏脚石,而是助益他青云直上的伯乐。

恭敬、谦卑、有礼,总归是不会错的。

“此事你如何看?”陈星剑有意考究下他,淡淡问道。

“回陈师叔,秘宝问世乃是我玄冰门的气运,若是抓住必定能让玄冰门跻身大派行粒”相河沉吟片刻,话锋一转,“可正因如此,这也许会是宗门的一场考验。材地宝,自来是有能者居之,我们知晓秘宝对玄冰门的帮助有多大,其他势力又如何想不到呢?”

“所以不仅是吕川州的几大势力,包括临近几个州郡的家族势力、散修武师,甚至是大派的子弟都有可能过来分一杯羹。而宗门身在漩涡正中,难免被殃及.....”

“如今师父正闭关冲击外罡境,对我们来更是一场全所未有的考验。不过我们也不必过分担心,水乌山毕竟是我们玄冰门的地盘,时、地利都被我们占尽,要拿到秘宝应该不会太难。”

一席话让四名长老均是暗暗点头,相河的大局观着实是不错,确实是门主的不二人选。起此事,几人不由都是一阵叹息,他们几个老家伙手下的弟子没一个成器,和相河比起来简直是壤之别。

“相河,你的不错!如果得到秘宝,你的实力定会进境迅速,风云榜上必有你的一席之地。和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比起来,不论是赋、心性你都不差,甚至还要好很多,要不是宗门资源有限,你恐怕也要到内罡了。”陈星剑叹了口气,满是惋惜之意。

“师叔的是。不过相河始终相信一句话,叫大器晚成。”相河眼眸中满是信心,一种欲与风云榜上的俊杰争雄的信念如洪潮般涌出,陈星剑等人均是为之侧目,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

玄冰门是鸡是凤凰,就看此次了。

持有悲观心态的陈星剑被相河的豪迈之气感染,想起年轻时仗剑走下、问尽时间不平世的狂傲,不由豪气万丈,重重的拍了下桌子。

“谁想阻挡我们玄冰门,必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

.........

宣泸城

周家四先在墨江楼被杀的消息一晚上便传遍了全城。

几个家族的家主相聚讨论此事。

“此番周家也是倒霉,竟踩到了不该踩的人物。那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缺真是凶威盖世,尤其是那顾白衣,一杆长枪有镇压世间的气势,周玉宇那家伙竟被砸成血泥,太恐怖了。”诸葛义长叹道。

诸葛是宣泸城四大家族之一,诸葛义也是位先武师,和周家的周元正相比略有逊色,可一身武艺也是让人不容觑。

如今四大家族,周家已经是名存实亡,只留一个空壳。

四位先都死了,周家余下的人还能翻出什么浪花?诸葛义和其他两家家主傅乡、纪磁共聚商议,想要把周家的产业接手过来。

“不过也好,不正是便宜了我等吗?周家的翻掌可不好惹。现在他们家族中只剩下些老幼妇孺及一干微不足道的护卫,实在不足为惧。周家数十处产业都富得流油,不拿下实在可惜。”纪磁年轻最,只有三十岁左右,但野心却是最大的。

诸葛义和傅乡虽是中年模样,却少有六七十岁了,和年轻人相比确实要少些锐气。

傅乡行事中庸,一旦有什么事考虑的都比较全面,瞻前顾后,犹豫不决。傅家本是宣泸城最强盛的家族,可传到傅乡这代,遇上他这么个畏畏缩缩的家主,家业基本只能维持不变。

而其他三家,都呈向上的趋势,一直锐意进取,久而久之,傅家也就成了最弱的那个。

“周家二公子周泽可是七宗八派之一的四象宗弟子,你们可知道他的师父是谁?是四象宗宗主力敌千钧萧克,凝练了顶上三花的大人物,想谋夺周家产业,可得问过周泽同不同意!现在,估计周家老大周学真已经送信去四象宗了,周泽一回来看见他们周家的产业在我等手中,我们还有命活吗?”

傅乡的话让诸葛义和纪磁J面色一沉,一个周泽不可怕,四象宗的普通弟子也不可怕,但一个四象宗就不是他们宣泸城几大家族势力能够匹敌的了。

更何况周泽的身份摆在那儿,萧磕关门弟子,可想而知所受到宠爱有多浓厚。

只要周泽一句话,想必四象宗就会让他们几家覆灭。

“富贵险中求。”

纪磁冷笑道:“四象宗确实不好惹,可周泽并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纪老弟什么意思?”诸葛义微微眯起双眼。

傅乡也把目光投向他。

“众所周知,周元正四人是在墨江楼被那顾白衣和赵泰杀死,很多人都亲眼看见,周泽若是回来随便找个人就能问清楚。我们大可把周家的人全杀了,然后推到顾白衣、赵泰身上人,让他们去承受四象宗的怒火。”

“你们想啊,能把周家灭聊人,谁嫌疑最大?自然是那两个杀死亲生父亲、叔叔和两个供奉的散修武师了,他们无门无派毫无背景,欠缺的便是资源,灭了周家夺取资源很他合理。”

“所以我们即便是接手了周家的产业,周泽也不会牵连到我们身上。退一万步讲,他周泽若真是心胸狭隘之辈,想要拿我们撒气,大不了把产业还回去便是,他四象宗可是名门正派,难道还能因为我们顺手接下他家的产业就把我们三大家族都灭了不成?”

纪磁满脸阴狠之色,心中早已打好了算盘。

“你想把周家满门灭了?”傅乡耸然一惊,拱拱手,转身便走。“今就当我没来过,我什么都不清楚,你们继续,我先告辞了!”

“听了我们的计划就想那么走了?”纪磁阴恻恻的声音响起。

傅乡肩膀微颤,转过身,一脸怒容,“难不成你还想杀了我?我傅乡可不怕你个毛头子,老子行走江湖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如此做派,早晚有一你纪磁会让纪家走上灭亡的道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