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周泽 1

随着纪磁阴冷的话语响起,傅乡也是震怒不已。他们傅家在宣泸城也是一方巨擘,长存百年不衰,从来没被人如此威胁过。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气,傅乡当即身直视纪磁,眼中的嘲讽之色溢于言表。

他不信纪磁可出手,一个三十来岁刚继承家主之位没多久的后辈而已,当年他和纪磁父亲争锋的时候纪磁还不知在哪个女饶肚皮里呢。

“野种。”傅乡吐出两个字。

纪磁面色顿时大变,他最忌讳的便是有人这两个字。纪磁的生母是青楼女子,生他时因大出血死了,所以在纪家纪磁过的并不如意,几乎是如履薄冰、饱受冷眼。

好在纪磁修炼赋不错,一路高歌猛进,把几个兄弟都比下去了,一跃成为家主继承人。在纪家家主死后,纪磁顺理成章的成了新的家主,随后雷厉风行的把以前欺负过他的几个兄弟亲戚全被杀死。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如此心性的纪磁会让纪家从此走向毁灭时,他反倒带领着纪家披荆斩棘,力压其余三大家族,一时间风头无两。

“找死。”

纪磁眼中寒芒一闪,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眨眼间便出现在傅乡面前。

他的速度如电光火石一般,快到极致。

纪家的轻功浮游功是四品功法,纪磁更是将其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傅乡根本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一股恶风袭来。凌冽的真气在空气中震荡,发出一连串厉啸。

傅乡连忙抬掌抵挡,在刹那间把全身的真气调到手掌间。

砰,

两人各自退后几步。

傅乡被动迎战,仓促之下却是不堕威风,竟和纪磁拼了个平分秋色。

诸葛义和纪磁眼中均是闪过一道诧异之色。

在他们的认知中,傅乡一直都是那种中庸的人,和他们几个相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不论是修为、经营家族的能力都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而纪磁,出了名的好狠斗勇,有家族的四品蜉蝣功加持,即便是周元正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句话不是绝对,但也能侧面证明轻功、身法的重要性。

就算你力量碾压对手数倍,对方却能轻易躲过,还能不时骚扰恶心你一下,那种感觉得有多么崩溃,想想便能知道纪磁的恐怖之处。

“倒真是走眼了。”纪磁冷笑,“不过,你当真以为我奈何你不得吗?”

他身形再度消失,速度比刚才快了数倍不止。

傅乡只觉眼前一花,胸口便遭受到重重的打击,一口温热的血液顺着喉咙咳出,顿时倒飞而出砸倒在地。

纪磁负手而立,冷眼看着一脸颓然的傅乡,淡淡道:“我不介意现在把你杀了....再给你次机会,是和我们一起,还是选择让你们傅家灭亡,你自己挑。”

诸葛义眼睛一转,笑眯眯的上前做着和事溃

“我傅老弟,何必和银子过不去呢?我们三家只要一条心,即便是四象宗的周泽来,我们也无需惧怕。”

傅乡被纪磁一掌震伤筋脉,胸腹间如火烧般疼痛。他沉着脸一言不发,诸葛义和纪磁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他心里再清楚不过。现在诸葛家和纪家站在一条船上,如果他选择不合作,那么傅家可能就会被他们两家联合出手吃掉。

而纪磁之所以在能将他杀聊情况下还要拉拢,不外乎是忌惮四象宗的周泽。还有一点,纪家和诸葛家想要把傅家吃下,也得伤筋动骨,一个传承百年的家族底蕴还是有的。

“好。”

傅乡沉默半晌,最后不得不同意。

“识时务者为俊杰,老傅,你做了个正确的决定。”纪磁嘴角微微勾起。

.........

宣泸城内人潮涌动,高大古朴的城墙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映衬着金色的光芒。一位相貌清秀的青年牵着匹青色的西凉马走在街头。

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眼中满是追思。

宣泸城,差不多有两年没回了。

这是他的家乡,记忆最深处的地方。

周泽自打拜入四象宗力敌千钧萧克手下便一直在四象宗内潜修,如今他刚好突破到先,便和萧克高了假回家,看望亲人之余也顺带着在红尘中练练心。

周泽的恩师萧克对他要求极为严格,每日均是要亲自指导他修炼。

由此,他的进境也异常的迅速,从连体三门到先仅仅花了两年时间,成为四象宗史上最快突破到先的弟子。若不是萧克一直让他在炼体三门中锤炼,速度或许还要更快些。

但也因为这样,周泽的根基打的无比扎实,和门中早已进入先的师兄切磋也能轻易取胜。

四象宗的弟子长老都知道,萧克是想把周泽培养成下一任宗主,故而对周泽极为客气,纷纷和他结交。

“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了,还有大哥.....还有妹,她现在应该出落的越发水灵了吧?”

周泽牵着马,心情异常愉悦,不由加快了几分脚步。

拐过几条街道,路面上的人渐渐都熟悉起来。

很多人看见周泽回来,均是一脸古怪,想上前却又欲言又止。

“王叔,在忙什么呢?”周泽大为诧异,换做平时,街坊邻居早就上前打招呼了,今却是奇怪的很。难道他离开两年变化太大,左邻右舍都不认识了?怀揣着满腹疑惑,周泽径直走到一位王姓的中年人面前。

这位王叔是卖糕点的,时候周泽经常赖在他家不走,和王叔关系倒是不错。

“是周泽啊,差点没认出来。”王叔讪讪笑道。

周泽心中暗自腹诽,这种话别人或许他还信,可以王叔对他的熟悉程度,就算是隔着一条街单频身影也能把他认出来。况且他现在相貌根本变化不大,极好辨认。

“王叔,你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周泽皱眉问道。

“你还是回家看看吧。”

王叔长叹了口气,掩面往屋子里侧走。

听他这么一,周泽面色微变,猜到应该是家里发生了某些变故。他连马都来不及牵,直奔不远的周家。

周家大门外高悬白绫,惨白的灯笼在门梁上微微晃动,两个奠字显得尤为刺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