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还要?

“奚哥,这是煮给予哥的吗?”盛楚铭开口问。

“嗯。”沈奚一边应着,一边把粥端下来放到一旁。

病人应该吃点粥。

盛楚铭看着那锅粥,咽了咽口水,有些羡慕。

奚哥给予哥开灶,一个人喝一大锅粥,真羡慕。

这时,盛楚铭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是不是以后他生病也会有这种待遇,一人独享一锅粥?

盛楚铭大脑飞快的转着,最后,只见盛楚铭露出一抹阴森的笑,走出了厨房。

而叶向南看着盛楚铭的笑容,莫名的有些寒意阵阵。

卷毛这是中邪了吗?笑得这么可怕!

想着,叶向南转身也走出了厨房。

客厅里,林初寒和徐莫臣正收拾着碗筷和桌子。

沈奚从厨房走出来,上楼,来到了薄予的房间。

开门进去,沈奚来到床边,看着躺着床上的薄予,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

烧的不是那么厉害了。

再看看薄予的睡颜,安稳了许多,脸色也开始好转。

真是发烧来的快去的也快,早上吃完药,现在就已经好转了了。

沈奚正想着,只见床上的薄予悠悠转醒。

想开眼睛看见沈奚的那一刹那,琥珀色的瞳孔里面划过一抹流光,紧接着就是一抹惊讶。

薄予动了动,感觉身体很疲惫,头微微刺痛着,嘴唇轻抿。

又发烧了。

而沈奚发现薄予醒来,淡淡的开口问:“你醒了,感觉好点没?”

“嗯。”薄予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

接着沈奚又开口问:“饿不饿?”

薄予点头:“嗯。”

“好。”

着,沈奚转身走出房间,没一会,沈奚手里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舟上来。

闻着味道,薄予抬头目光幽幽的看着沈奚手里的那碗粥,接着听见薄予低沉沙哑的嗓音缓缓响起:“你煮的?”

“嗯,自己可以喝吧?”沈奚走到薄予跟前,把粥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嗯。”

语音一落,薄予双手撑着无力的身体缓缓起身,看在床背上。

接着,薄予抬手端起旁边的粥,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沈奚在一旁颇为欣赏的看着薄予。

哪怕是生病没力气,喝粥的动作依旧优雅矜贵,沈奚看的赏心悦目。

兴许是饿了,又或者是粥好喝,很快,一碗粥见底了。

薄予看着空空的碗,眼底划过一抹光亮。

只见薄予把碗递给沈奚,直直的盯着她,没有话。

沈奚接过碗,挑眉:“还要?”

薄予轻轻点头。

随后别开目光,没有再看沈奚。

沈奚看着薄予别扭的模样,心里嗤笑,想吃就直嘛,傲娇!

接着,沈奚拿着空碗走出去。

很快又回来了,这次沈奚连同那锅粥都带了上来。

就带一碗上来,谁知道薄予吃完还要不要,干脆连锅都端上来,让他吃个够。

薄予看着沈奚手里的锅,薄唇轻抿。

沈奚装了一碗粥给薄予,薄予接过,安静的喝着。

就这样,一来一回,很快,一锅粥薄予就已经解决了一半。

沈奚已经拉着凳子坐了下了,原本还不饿了,但是看着薄予喝的那么香,她也有点饿了。





上一章 下一章